短文描写お題

噗浪上跟風的短文練習,開放給噗友指定配對與題目。
題目出處→
因為65字對我實在有點難,因此擅自增加成140字,不好意思。



未被指定的題目依然可以指定,請見此噗,指定也請回在這噗,感謝!
指定暫停開放,不好意思m(_ _)m
2013/5/25重啟,題目指定徵求中


00. お名前とサイト名をどうぞ。また、よろしければなにか一言。

  犬五,瑟瑟白樺林。OOC以及劇情性薄弱還請包涵XD


01. 告白-原老

  「喜歡的話直接說不就得了?」紅髮男孩挖著冰淇淋,吃得嘴角都是。
  「髒死了。」老師不耐煩地掏出手帕擦著男孩嘴上的甜膩。
  「說嘛說嘛。不說會一輩子後悔的喔。」
  「你說了還不是後悔。」
  「啊──也是。」他咬著湯匙。「不過原老如果是對我說的話,不會讓你後悔的唷。」
  「……我又不喜歡你。」
  「嘿嘿。」


02. 嘘

03. 卒業

04. 旅-Saito x Cobb

  Saito來訪的頻率高得讓Cobb幾乎要好奇他光是個人飛機的燃料就花了多少在這上頭。雖然他也明白Saito並不在意這點錢。
  一開始還會找理由,現在已經是想來就來了。
  「下次也許該換我去找你。」Cobb有次這麼嘀咕道。
  「要你配合我的行程真是事倍功半,」Saito不以為然,「況且,那個時候是你來找我不是嗎?」說著他笑了。


05. 学ぶ

06. 電車-雁時

  連電車都沒有搭過,果然是個少爺,雁夜忍不住在心裡嘀咕。馬上就要挑戰滿員電車,真是太越級打怪了。
  下車之後,臉上掩不住興奮的時臣發表感想:「沒有想像中的擠嘛。」
  雁夜忍不住要給他個白眼,如果不是自己剛剛兩手撐在他身旁、圈出一塊空間,早就連那藍色的蝴蝶結都給擠歪了。


07. ペット-犬綺禮主人時臣

  似乎是魔術出了差錯,頭頂狗耳、搖著尾巴的綺禮在他身邊打轉。
  不快點恢復原狀不行……但是當綺禮依照吩咐將文件叼來時,時臣突然覺得好像跟平常其實也沒什麼兩樣。稱讚了兩句,雖然面無表情但尾巴卻起勁地甩了起來,甚至比平常還可愛。
  然而、綺禮接著就試著要騎上他,讓時臣完全打消了維持現狀的念頭。


08. 癖-Saito x Cobb

09. おとな-Reese/Finch

10. 食事-漢尼拔

  烏鴉啄走眼珠熊拖出腸子狼撕開喉嚨。
  「那樣就太浪費食物了,Will。」
  他看著黑暗中的醫生,感覺自己肚破腸流。
  「並沒有這回事,瞧?」
  手掌撫摸過腹部,完好而無切口。
  「我還沒開始處理呢。」
  硬物陷入肌膚,發炎的腦瘋狂運轉,他看著醫生的微笑,覺得刺進體內的是性器。
  「我說過那樣太浪費食物了,Will。」


11. 本

12. 夢-時葵

  女子坐在鏡前,對站在身後為她梳理長髮的人輕輕說著話。
  「……醒來時,鬆了一口氣呢。」
  似乎光是回想就令人不安,她按著胸口。
  「幸好只不過是夢。時臣的喪禮什麼的,太可怕了。」說著,她露出溫和而放心的微笑。
  「嗯,真的是太好了,母親大人。」
  執著梳子的少女安靜地回答。


13. 女と女-葵、愛麗跟索拉,大手捏他

  貴腐人茶會上。
  「咦~不行不行,對於鬍子我是完全不會讓步的,一定要打理整齊才可以。」深綠髮色的女子溫柔微笑著。
  「但是沉溺在中二夢想中而無暇刮淨的鬍渣也令人疼愛不是嗎?」銀髮女子以雙手捧著臉。
  「我的話、就算是男人,要連腋下都要光滑得讓人想舔才行!」紅髮女子果斷說出自己的主張。


14. 手紙

15. 信仰-爾豆

  輪椅上的愛德華張開手臂。陽光下的背影缺了一邊翅膀。
  「因為過於接近太陽而被融化翅膀……嗎?那麼阿爾你飛得比我還高囉。」
  鋼鐵的巨大身體靜靜發出聲響。
  「其實太陽什麼的我不是真的那麼有興趣。」阿爾說,「只是對於朝它飛去的哥哥,我無  論如何也想要更接近一些。」
  「笨蛋。」愛德笑了。


16. 遊び-凜時

  非常難得地,今天時臣陪凜玩起互相扮演的遊戲。
  女孩模仿父親的模樣和口吻不斷稱讚「凜」,讓時臣忍不住莞爾。
  抓住不存在的裙角,時臣以淑女的方式行了個禮,回應「父親大人」的稱讚及教誨。
  凜似乎很開心,清了清喉嚨要時臣蹲下來。以為凜要親吻他額頭的時臣,卻感覺到柔軟的小嘴貼上自己的嘴唇。


17. 初体験-言時

  綺禮傾斜茶壺看暖色的茶湯注入杯中,雖是重複過無數遍的動作,他卻覺得前所未有地得心應手,愉快得幾乎想哼起小曲。
  打開房門,看見那人坐在床上,頭靠在枕上。
  「晚安,時臣師。」綺禮微笑,「今天去主持了您的葬禮,凜也非常努力唷。」
  接著他啜了口茶,望著老師安靜的側臉,首次覺得紅茶如此美味。


18. 仕事-佐助/小太

  「這也是工作嘛。」臉上塗著綠彩的忍者以談論天氣的口吻說。
  「如果是那種程度的情報給你也無妨,但也不能白拿。」
  臉壓了過來,近得碰到鼻尖,像是企圖辨識藏在兜下的瞳孔顏色。
  「說你喜歡我。」
  總是嘻笑的臉變得冷酷,細長的眼中有嗜血的瘋狂。
  「說啊,小太郎?要完成任務對吧?」
  但他沒有能說的話語。


19. 化粧-重喬/流明

  看著劇中人一筆筆給他師兄勾臉,流明不免有些感懷起來。當年在屠家班唱戲時,自己也是那樣將悶人的油彩兒往重喬臉上塗。他們戲班子小,多是互相幫著畫。有回重喬笑道給流明勾臉,那吊眉勒得好像也沒那麼疼了。流明雖賞了個白眼,心下卻也道有那麼幾分真。
  只是現下只有疼的分兒了,好在疼也疼慣了。


20. 怒り

21. 神秘

22. 噂

23. 彼と彼女

24. 悲しみ

25. 生

26. 死

27. 芝居

28. 体

29. 感謝

30. イベント

31. やわらかさ-切時

  背貼合在床上,下身卻被彎折起、膝蓋往肩膀壓去,時臣露出疼痛的表情。
  他說過不喜歡這姿勢的,男人卻顯然不打算體貼他。還會一邊說風涼話,最差勁了。
  「身體還是老樣子很硬哪、遠坂,」他笑著,「不過這裡倒是很軟,全部進去了,有感覺到嗎?」
  「……你真是差勁透了。」他以手臂蓋住臉龐。


32. 痛み

33. 好き-槍劍

  迪魯姆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苦惱。
  因為這張臉的緣故,他從來不必主動追求女孩子,但這對那個金髮的嬌小女孩卻不管用。
  這種煩惱說出口也只會被認為在炫耀,善良的迪魯姆多非常苦惱。
  他嘆著氣打開親手做的華麗三層便當,香腸小章魚看起來從沒這麼悲傷過。然而他卻沒注意到有對碧綠的眼眸正緊盯著他不放。


34. 今昔(いまむかし)-帝時

  「我的王啊。」話出口,不知怎麼感覺有些熟悉。彷彿他也曾對另一人這樣垂首行禮。
  「這件事,恕我……」似乎也曾這樣苦惱地進言。
  但那聲若洪鐘的大笑以及用力按在頭頂的巨掌,卻是前所未有。
  「這怎麼行,你可是朕的御主。」巨漢拍拍他的肩膀,硬將把手塞給他。「別輕易放棄。」
  他依言坐了下來,突然有些臉紅。


35. 渇き-露中心

36. 浪漫-時雁

  從學校回家時,會經過一條開滿櫻花的道路。
  不過今天,為了幫時臣找遺落的鑰匙,兩人離開時已經太晚,櫻花道只剩一片漆黑。雁夜忍不住抱怨了幾句。
  時臣停下腳步,雁夜奇怪地回頭看他,只見年輕的魔術師彈響手指。
  瞬間每片雪般飄落的櫻花都燃成小小的火花。細碎的火點照亮黑色夜空,雁夜不由得屏息。


37. 季節-言時

  六月中沒完沒了的雨對慣於埋首研究的魔術師完全不成困擾,彷彿印證他正是於這樣的季節中出生的一般,與院內盛開的紫楊花同樣生氣蓬勃。
  對於梅雨,綺禮既不喜歡也不討厭,只是偶爾他會看見街上穿雨衣的孩童踩踏蝸牛,發出的小小的啪嘰聲總是引起他的興趣。
  那無掙扎的消殞也很像他的老師。


38. 別れ

39. 欲

40. 贈り物-爾豆

  舉起右手,愛德閉上眼,嘴唇觸碰那比左手削瘦許多的手背。
  「做什麼啊,那樣親自己的手。」阿爾看見了,笑著問。
  「才不是自己的呢,」愛德辯解,「是阿爾給我的喔。」
  「哪有這種事。」
  「就是這麼回事。」
  「照這說法,我從肉體到靈魂不就都是哥哥給的嗎。」
  「沒錯!所以給我好好珍惜!」
  「……真霸道。」

Pichorka

6 則留言:

  1. 是在痛什麼的啦……(艸)
    霸王別姬就已經很痛了還來(哭哭)

    回覆刪除
  2. 回覆
    1. 感謝厚愛,只是最近填坑停滯(汗)

      刪除
  3. 超喜歡「34今昔(いまむかし)-帝時」!
    變成我心目中的帝時寫照了>w<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