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の中の夢




作者:刑部ミト
PIXIV ID:1166972
配對:吉爾加美什x遠坂時臣


王之器2所入手的本子中,這是我特別喜歡的一本。論畫技並不是非常純熟,但是劇情非常有意思,百來頁的份量,說了一個韻味十足、明明有著光明的結局,每次讀來還是讓我心頭隱隱作痛的故事。

(另一方面我也私心喜歡這種手繪線條的漫畫XD)

故事大約來說,是時臣死後因為自身的執念而落到「根源」所在之處,而根源出於惡戲將英雄王吉爾伽美什召來此處與其相會。值得注意的是,由於聖杯戰爭所召喚出的「英靈」其實是複寫體,並且本體基本上是不會去回顧其記憶,所以此處的吉爾伽美什並不具有關於時臣以及第四次聖杯戰爭的記憶。

但是相反地,時臣對於自己遭到弟子與從者聯手背叛而死亡、被迫從聖杯戰爭中脫落一事是記得清清楚楚的。

而在此主線外,另一重要的敘述是關於遠坂時臣作為「遠坂家魔術師」所努力捨去的部份。由於自出生便不具有才能,母親那溫柔的、期許他成為傑出魔術師的話語就如同詛咒般,讓時臣為了達成理想而埋葬各式各樣「不被需要」的自己,喀搭一聲收進箱中。這個箱子便是連結兩端的物件,也是點題所在。

故事的一開始時臣便說了那是「重要的箱子」,並緊緊抱在懷中,當根源伸手搶奪時驚慌失措。因為那是他用來關住「多餘」部分的東西、用來讓自己接近完美的必需品。之所以小心地守護並不是因為裡面放著重要的東西--事實上「美麗的東西不需要放到這裡面」--而是為了不讓裡面的東西闖出來而得用力壓住。箱中是無盡的泥沼,埋葬著不合乎目標及理想的遠坂時臣,留在箱外的是「完美」的遠坂時臣,但卻是個「美麗的怪物」,因為丟去了身為人的部份。

這一點,第四次聖杯戰爭中的吉爾伽美什並沒有理解到,而英靈本體的吉爾伽美什也單純因為根源所帶來的傢伙很有趣所以將他從根源那裡要了過來--但光是「有趣」這樣的評價就已經大大顛覆吉爾伽美什在第四次聖杯戰爭對時臣抱持的態度,同時時臣對英雄王所展現的也是與生前截然不同的、赤裸裸的厭惡。

書中時臣很明白的說了「討厭那個人」,他的確有充分討厭的理由,再次看見吉爾伽美什,就像提醒了他的失敗,提醒了他一生的努力都是白費力氣。但也正如時臣看見根源化身為與吉爾伽美什相似的模樣後就安心下來這樣的橋段所提示的,他對於吉爾伽美什其實帶有一些憎恨以外的情感。此處的吉爾伽美什溫柔對待他,卻又完全不瞭解「自己」曾加諸在時臣身上的痛苦。他們「彷彿之前的事未曾發生過一般平和相處」,這裡所謂「之前的事」對吉爾伽美什是指被根源召換而來時時臣對其兵刃相向,但對時臣而言恐怕指的是生前所受到的背叛以及兩人之間的摩擦。

在時臣這方,或許是想要去分辨第四次聖杯戰爭中的英雄王與現在眼前的這個英雄王,雖然相貌、性格如出一轍,但眼前的王並無須為第四次聖杯戰爭中所發生的事負責。然而這樣的嘗試實在是既殘忍又困難,沒有比一切都被毀去卻找不到責怪對象更折磨人的了。因此當吉爾伽美什以毫無所知的態度表露出對時臣那驚人執念的興味,時臣彷彿忍無可忍一般掐住了對方的脖子並說了「好久不見」--對著那個毀掉他埋葬自己所建起的人生的從者這麼說道。

為什麼要問他從何方來?正是被吉爾伽美什和綺禮聯手殺掉了才會以這樣的形式落到此處不是嗎?並且、直到現在才瞭解他對根源抱持著什麼樣的執念並且感到不可思議,不覺得太遲了嗎?

「明明是自己親手捨棄掉的東西,卻又撿回來」,為所欲為的王是那樣不當一回事地擺弄時臣一生懸命所欲達成的夙願。英雄王出於無聊用來打發時間的遊戲,卻用上了遠坂時臣拼命掙扎所錘鍊出的魔術師人生。要憎恨吉爾伽美什太容易了,應該說這是再正常不過的想法。然而最後時臣卻說了,即使明白這樣很愚蠢,無論那場戰爭重演多少次,他的最佳選擇依然除了吉爾伽美什以外別無他人。那是尚未被壓進箱裡、或者是從箱中偷溜出來的,與理智無關的遠坂時臣作為人的殘存碎片。

就像他要求吉爾伽美什為他讀吉爾伽美什的傳記一般,對於這個「英雄王」他或許是「喜歡」的,但是作為Archer卻又是懷有憎恨的。然而喜歡也好討厭也好,都是應該要沉到箱中的東西,面對吉爾伽美什卻無法做到,快要按不住了、要從箱中闖出來。

但是時臣所忽略的是既然已經死亡,那麼他其實沒有理由繼續被「遠坂的魔術師」這個枷鎖所束縛。被點醒了這點、要他捨棄箱子時反射性地感到抗拒,因為一直一來他是依循著這樣的方式生存,習慣了去壓抑自己的情緒。而結局吉爾伽美什所提供的則是一個接納「原本的他」的容身之地。

雖然第四次聖杯戰爭中的吉爾伽美什與再次出現在時臣面前的吉爾伽美什並非同一,但如根源所說,複寫體的所作所為也造就了本體所須承受的因果。在理解第四次聖杯戰爭的「自己」做了什麼後,將這次的相會視為第二次的機會,吉爾伽美什所作出的選擇是去瞭解並去接納時臣。如同F/Z中英雄王承認、背負世界的惡一般,去承認時臣封在箱中的「醜惡」。

我喜歡在最後的結尾,吉爾伽美什並不是對時臣說了喜歡啊愛啊的,而是說他想和時臣說話。說到底在第四次聖杯戰爭中,這對主從就是欠缺溝通,也毫無互相理解的意願。「本王想和你說話」聽來輕描淡寫,卻是一個和解的開始,打破了這兩人之間的高牆,能向後延伸出明亮的未來。而那只封閉的箱也終於打開來,沒有什麼要再是被埋葬的。

這本書在各種細節的安排上我都相當喜歡,情感的推進十分細膩。而過去、現在、意識這三方的交錯表現也十分流暢,畫面與劇情的配合很有張力。我尤其喜歡時臣面對根源所展露的滿足微笑、根源即將離他而去時的慌張淚水,用很有感染力的方式描寫了時臣對根源的執著,並藉著他面對根源與吉爾伽美什截然不同的態度來刻劃「魔術師時臣」的特質。

甚至連根源這個純粹捏造的角色都塑造得十分有吸引力。他基本上是個功能型的角色,除了使時臣和吉爾伽美什的再會成為可能、也在兩人關係的轉變上扮演重要角色,因此在此之餘還能展現出這個角色的個人魅力及個性,真的是我覺得很棒的地方。

總之,我覺得這是本能夠反覆閱讀的本子,用一百頁就能如此恰到好處地描寫兩人的性格、尤其是時臣之所以成為如此的歷程,並且鋪展一個包含衝突與和解的故事,足見作者的用心。迷F/Z到現在也收了不少本子,我必須說這本讓我愛不釋手。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