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教授‧鳥 (仰觀情人節接續文活動)

活動網誌按此

只是這個斷點真的讓我好想惡搞阿XDD





「你打算在那裡待多久呢?」教授柔聲說道。從聲音的方向聽來,似乎連頭也沒有抬起,紙張翻動的聲音也未曾停下。

青年嚇了一大跳,身體猛然震動,肩膀撞上了鳥籠發出聲響,鸚鵡叫罵得更大聲了。

「你讓那兩個孩子很緊張。」刷刷的紙筆聲還是沒有停下來。

「是誰讓誰緊張阿.......」青年小聲嘟囔著,拖著腳步從鳥籠後的藏身處出來。

教授的桌上擺放著的果然是學生們的報告,已經有許多批改好的了,看來教授並沒有對每份報告都細看。

但是那完全不代表教授會沒有注意到夾在他報告中的照片......如果教授已經批改到他的報告的話。

教授放下筆,轉向青年,雙手手指交錯併攏放在交疊的膝上,目光在青年臉上及身上打量。

「你是修我課的學生。」肯定句。教授的聲音聽不出生氣,或是其他的情緒。

「是的,老師......我......」青年頓了頓。「我沒有惡意。」

教授挑起眉毛。「那麼你來這裡做什麼呢?」

青年心中念頭飛快地轉著,該編個藉口嗎?一時之間似乎也想不到什麼合情合理、並且能夠取回照片的說詞,應該說,如果有的話他根本就不用來當小偷了阿!

「老師......我......」豁出去了!他心想,突然有著一種壯士斷腕的悲壯感覺「我的報告裡不小心夾了其他的東西,不好意思讓教授看到,所以我本來想偷偷拿回來的。」

阿母啊!你要以自己的兒子為傲,這已經遠遠勝過華盛頓的櫻桃樹故事了啊!青年在心底吶喊著。

「喔?」教授微微偏頭,似乎是覺得很有趣。「是什麼東西呢?寫給女孩子的情書?」

「呃.......不是,是照片、有點私人的東西。」青年覺得自己直冒冷汗。

「也是啦,現在的年輕人哪還寫什麼情書。」教授揮揮手「自己來拿你那份報告吧。」

青年忙不迭地衝到書桌前,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如此好運,慌亂地找到了自己的報告,抓在手中抖了抖,數張照片落下來,他迅速將照片全數塞入口袋。

教授並沒有去瞄那些照片,只是望著鳥籠裡的鸚鵡,臉上有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怎麼會這麼不小心,把那種東西夾到報告裡去了呢?」青年把報告放回桌上時,教授轉頭看著他。

「啊?」一瞬間青年還以為教授已經看到了照片「就我前男友......」

話甫出口他才意會到自己正在說什麼,同時也才想到教授應該只是單純問問為什麼會把照片夾到報告裡去而已。

他臉上的表情想必很滑稽吧,因為教授笑了,是那種想忍卻又忍不住、哼哼唧唧的笑聲。

「好了、好了,」教授揮著手,還是止不住笑。「快去臭罵你的前男友吧,別再楞在這了。」

青年窘迫地搔了搔頭,向教授道了聲謝,低著頭一溜煙就跑了。

跑去臭罵那個男人。

他前男友看到摔在他面前的那些照片,笑得很尷尬。

「辛、辛苦了......」

「賤貨。」他哼了一聲「下次再這樣,我非把你剁碎不可。我不會再借你抄作業了。」

「別這樣嘛~~」對方嘴上應著,一邊拿起照片看了看。

都是些做愛時拍的照片,青年的前男友瞇起眼睛,看起來有點得意。青年有點懷疑他是不是一邊抄報告一邊翻這些照片才會拖到死線。

「我先走了。」青年說,拉了一下肩上的包包,準備離開。

「欸欸,等一下,」前男友突然拉高了聲調「好像少了一張......」

「你說什麼!?」青年幾乎要尖叫起來「不可能!我確定沒有夾在報告裡!」

「真的少了,我記得有一張,拍你高——」

「夠了!」青年打斷他,感覺從背後一直涼起來。「難道掉在路上?不可能的......!」

「會不會被教授拿走......」

「不,不會的,又不是女教授........?」

前男友聳聳肩,眼神像在說,我不也是個男人?

青年簡直要崩潰了。仔細想想,那份報告上似乎已有紅筆的痕跡,當時慌慌張張的沒注意到。

「......教授改過了......居然耍我......」他右手食指指節抵在太陽穴上,哭喪著臉。

後來他再也不敢選那位教授的課,有一回在系館等電梯遇到,他也只是匆匆問了聲好就改走樓梯。

但即使如此,他也沒漏看教授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讓他彷彿又回到了在鸚鵡吵雜聲中,慌忙翻找報告的那個瞬間。


-完-


從一開始就覺得青年真是衰

所以決定讓他衰到底

其實本來有想要牽扯前男友的XDDD

我覺得我總想不到太出人意表的發展

大概是YAOI看多了,似乎落入一個套套中了

希望可以想到靈感來共襄盛舉阿>___<

但是我到現在腦中還是只有牙醫orz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