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oc Is Staying Over Tonight!

Avengers電影衍生,科學組,大概是Science boyfriends的程度,沒分攻受。
在下是不認真的電影黨,各種牴觸原作想必有。以東尼很喜歡博士作為前提。
英文和中文的交叉使用非常自由。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再考慮往下看。






  戴著三角紙帽的小機器人唯一一條「手臂」──事實上也可以說他本身就是一條機器手臂──上掛著過多的領帶,從高雅的素面樣式到猶如延請精神分裂者設計出的詭異圖案應有盡有。但最讓人感到不解的可能並非持有者的品味,而是這樣迥然不同的領帶居然都有著不相上下的高價。時尚真是難解之謎。

  但整個房間裡最大的謎團或許是,東尼.史塔克明明連內褲都還無法決定,卻讓Dummy掛滿了領帶在一旁待機這回事。

  看見主人認真地反覆從各種角度看著鏡子裡穿著螢光色三角內褲的自己,A.I.管家難得也想人性化地嘆口氣。更別提主人皺著眉頭將三角褲脫下扔開(這個動作他已重複了半小時,導致地上扔滿了皺巴巴的內褲),全裸站在鏡前說道:「不好。」

  「Sir,我無意多嘴,但依照您這樣的挑選速度,與班納博士的會面將會遲到至少五個小時。」

  「而這都要怪我的衣櫃裡居然沒有一條像樣的內褲。」

  「我不認為班納博士會在意──甚至是注意到──您穿什麼樣的內褲,sir。」

  「你永遠不知道。」東尼看起來異常認真。

  A.I.管家差一點點就真的發出了嘆息,對此他運算出自己的程式或許是寫得太好了的結論。

  「如果您需要建議的話,sir,我認為底層那條亞曼尼的黑色三角褲很合適。」

  「哦?」東尼揀出那條貌不驚人的內褲,套了上去。他看看鏡子,挺挺腰,轉過身照照背面,然後滿意地扠起雙手。

  「你說得沒錯,最簡單卻最好的,幹得漂亮,賈維斯。」

  他的目光越向房間另一頭,「接下來是襯衫……該穿襯衫,是嗎?但襯衫應該要和西裝做搭配,我想我應該有足夠多的西裝來選出最好的……」

  賈維斯正以毫秒為單位估算自己的程式是否有好到能在約定時間之前將主人穿戴整齊,同時還要很有品味、氣質不凡,既能說服主人又能讓他不失面子。

  ……將功率輸出到最大。A.I.管家顯然下足了決心。




  賈維斯的苦心雖然不能說是白費,但也沒有達到他預期的成效。即使如此,將五個小時縮減為二十分鐘依然是了不起的成就,而賈維斯的失誤便在沒有預測到史塔克先生連車子也要挑個老半天。這從沒發生過。畢竟,東尼的車就像是以「回頭率百分之百」為標準來購買的,簡而言之,不管哪一輛都是難分伯仲地顯眼、拉風、昂貴、騷包。

  「這你可沒理由反對,賈維斯,布魯斯絕對會注意到我開什麼車的。他還要搭我的車呢。」東尼興高采烈地加上最後一句。

  注意到有開車、注意到開什麼樣的車、在意開什麼樣的車,是三種完全不同的程度,並且以他對班納博士的瞭解──別那麼擬人化來說就是以他掌握的資料──賈維斯深刻懷疑對方會以東尼開什麼樣的車作為評斷參考,但賈維斯為了不浪費時間在無意義且再怎麼有憑有據都無法贏得的爭論上,選擇了不說出這樣的事實。

  就像他沒有指出東尼這種興奮難耐的模樣,簡直就像是姊妹淘要到家裡來開睡衣派對的十三歲小女生一樣。也許就連現在的十三歲小女生都不會為了這種事讓期待的心情溢於言表了。

  當然,超級智慧型管家賈維斯還是成功地讓史塔克先生跳上其中一輛車──顯然選擇敞篷車正中了東尼「讓大夥兒瞧瞧我有個博士在副駕駛座」的秘密願望而成為好的開始,但在目的地看見布魯斯.班納以外的復仇者聯盟成員──事實上是所有的復仇者──賈維斯才發現到自己獲得的資訊從一開始就不完全。

  「Sir,我還以為您今天是來接班納博士……」

  「嗯?沒錯啊。」東尼春風得意地推開車門。

  「我想應該修正為『來接班納博士順便參與復仇者集合』?」

  「冰雪聰明,賈維斯。」踏出那底盤低得要命的車身後東尼甩上車門。「否則只是要看外星人回家去的話,我為什麼不用豪華家庭劇院再看一次E.T.呢?」

  「或許是因為比一個外星人回家去更有看頭的是兩個外星人,sir。」

  沒有對賈維斯的冷笑話做出反應,東尼一邊走向穿著黃色襯衫、一頭鬈髮的男人一邊張開雙臂:

  「博士!」

  班納博士露出一個好脾氣的微笑:「很高興見到你,史塔克先生。」

  「拜託,叫我東尼吧,你都要跟我回家了。」

  班納似乎有點尷尬地微笑點頭。因為這傢伙總是這個樣子,反而讓人有點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有意在口頭上佔便宜。

  「看來有人對於睡衣派對感到迫不及待呢。」在一旁雙手抱胸的紅髮女子冷靜地說出賈維斯選擇沒有說出口的描述。

  「很可惜這個派對是男孩限定,羅曼諾娃特工。」

  「就算這樣Nat也比我們任何人更有資格──噗嘔!」彷彿戴了墨鏡就不會看場合說話的鷹眼胃部遭受重擊。

  「啊啊,我修正,是科學男孩限定。」東尼表現得好像自己知錯能改一樣。

  「咳。」佛瑞試著贏回一些注意力,「我就不要追究你連復仇者集合都能遲到了,史塔克先生──」

「那你應該連這句都不要說啊,這就像折價券印有最低消費額度一樣沒誠意。雖然我是沒在用折價券啦。」

  「我說我不追究,可沒說我不介意。」佛瑞僅剩的一隻眼彷彿要冒出火花,「然後,若各位不介意,我們是不是能夠開始了?」他手一揮,將大家目光集中到照理是今日主角的神兄弟身上。

  「嘩,洛基的新首飾挺好看的嘛。」在所有人往中間靠攏,並不自覺站成圓形時東尼依然不改碎嘴本色。

  「你知道……真可惜他們不是騎著腳踏車橫越天空。」站在東尼旁邊的班納博士以只有對方聽得清楚的音量說道。

  「但是他們多一個外星人。」

  班納微笑,因為東尼的笑話,也因為東尼聽懂他的笑話。




  快速行駛的呼嘯聲、馬力十足的引擎聲、毫不在意路人觀感的搖滾樂聲,班納想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東尼非得這麼高聲說話的原因。

  「我知道我那時是邀請你來史塔克大樓,」東尼的手與其說是握住不如說是放在方向盤上,還會因為他說話時的豐富手勢而不時離開,「但你也知道史塔克大樓被那個長著兩隻角的『神』給炸了。」他在說到那個需要強調的字眼時,還真的舉起兩手作出了引號的手勢。班納忍不住猜想這輛車是否事實上是賈維斯在駕駛,或者至少必要時能切換成賈維斯駕駛。

  「是啊,我知道。」班納回應。

  「但是別擔心,雖然我說過史塔克大樓的RD部門是糖果樂園(Candy Land),但我家至少也有著糖果棒(Candy Bar)──」

  「糖果棒?」班納的聲調微微揚起,彷彿在確認這是不是一個黃色笑話。

  「呃,我是說,就像酒吧一樣,只是換成糖果,更好。好吧,也許並不是比酒吧更好……」

  「比酒吧更好意味著非常好。而我想確實有那麼好吧。」博士回答。

  車內安靜了一秒,只聽見風聲、引擎聲、樂團主唱吶喊聲。

  「噢我簡直感動得要哭了布魯斯。雖然我無法不想到一開始曲解的那個意義上,然後我就覺得更感動了。」東尼顫抖著嘴唇。

  「我寧願你不要告訴我後面那句,東尼……」

  「Sir,容我提醒您,即使是男性之間也有可能成立性騷擾。」

  「賈維斯,我開始覺得有布魯斯在場時你不太給我面子,這只是我的錯覺嗎?」

  「我只是希望班納博士能在您的招待下感到賓至如歸,sir。」

  「Wow,那真是非常貼心,賈維斯。」東尼翻了翻白眼。

  車子平順地駛近東尼的住所,那是間坐落在面海懸崖、彷彿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讓攝影者要動用空拍才能納入鏡頭的誇張建築。或許是因為過了相當久一段躲藏、逃亡的日子,班納看著車子沿著車道進入如此顯眼的屋子,不由得升起些微的不安感。

  不過他也馬上告訴自己完全沒有感到不安的必要。

  如果史塔克大樓的RD部門是更勝於東尼私宅研究室的糖果樂園,那班納確實被勾起了到那裡去看看的好奇心。東尼的研究室雖然因為是滿足個人興趣所建的,以至於設備十分偏門、散發出一種狂熱感,但依然相當令人驚豔。史塔克企業所擁有的頂尖科技在此都化為東尼的昂貴玩具了。

  「哇,東尼,這實在讓人印象深──噢、嗯,謝謝。」班納從小機器人手中接過咖啡時顯得又驚又喜,就像看到小狗幫他咬來拖鞋一樣。

  然而東尼本人似乎也感到吃驚,瞪大了他原本就不小的眼睛露出許多眼白,「為什麼Dummy從來沒給我泡過咖啡?賈維斯?」

  「Sir,咖啡是我沖的,Dummy只是拿過來。」

  「你知道我在問什麼──我每次都要自己走到樓上去拿!」

  「我正好要告訴您,您的咖啡在樓上,Dummy拿不了這麼多。」

  「你怎麼知道我總是要加兩顆奶球呢,賈維斯。」班納看來對咖啡的味道非常滿意。

  「在嚐試駭進Helicarrier的同時我也蒐集各種資料,班納博士。」

  「東尼真的把你造得很好。」

  這句話好像輕易地讓本來還想找空隙發洩不滿的東尼開心起來,也不管他的咖啡了,拉著班納在實驗室裡東轉西轉,像個太興奮的孩子拼命把玩具往朋友手上塞。

  「你說這裡是糖果吧其實有些客氣了,或者史塔克公司的RC部門真的那麼棒?」
班納博士看著和東尼胸前所鑲嵌相同的反應爐──自從某次經驗後東尼就知道要準備備用品──看得有些入迷。

  東尼腦袋裡正亂轉著「要看也可以看我身上這個啊正在活生生運轉著呢到底是誰把備用品拿出來的就算那個人是我賈維斯怎麼就不會幫忙收呢」一類的東西,但聽見班納這麼說還是及時作出回應:

  「就是有那麼棒,我真想今天晚上就帶你去那邊看看──嘿,或者我們可以去別的地方,也許沒那麼高智商但也絕對不會無聊,我知道紐約最好的幾間俱樂部,當然也有VIP卡。」

  「從糖果吧到酒吧,是嗎?」博士微微一笑。「我不知道,東尼,我並不是特別喜歡那種場合。」

  「和我一起的話你完全不需要擔心泡妞的事。我是說,你總得有性生活吧?我不是要探人隱私,但總之──你喜歡什麼類型的?金髮?黑髮?拉丁裔?」

  「我的確是沒那麼在意性生活……我的體液有放射線,東尼。」班納的語氣柔和而充滿耐性。

  「噢。」東尼眨眨過長的睫毛,「也就是說最好不要跟你用同一個杯子喝東西,懂了。」

  班納笑著,沒有多說話:任何人都知道,東尼.史塔克並不笨。

  「我幫你續杯吧。」東尼突然看到班納手上的杯子已經見底,從他手上拿走了那個紅色的厚重馬克杯。

  「你可以順便去取你的那杯,雖然應該已經冷掉了。」

  「我有時真覺得自己怎麼不弄一個智慧型管家呢。」東尼的聲音從樓梯口傳來。他走到一樓,拐進咖啡機所在之處,將馬克杯放在一旁。

  「Sir,我已經又沖了兩杯新的。」

  咕咚一聲東尼攤倒在地上,以前額和膝蓋為支點,屁股擠得老高。

  「Sir?」

  「我早該想到的不是嗎,放射線,當然了……」

  一時間兩邊都靜默。然後東尼彈跳起來,居然顯得神采飛揚。

  「賈維斯,你覺得我找出解決辦法的可能性有多少?」

  「依您的動機強度來估算,我想那只是時間的問題。」

  「好啦,現在哪杯是布魯斯的咖啡啊?」




  兩手各端一杯咖啡、東尼走下實驗室,卻看見布魯斯被Dummy和You夾在中間,一聽見東尼回來便急忙朝他投以求救的眼神。

  「呃、東尼,你的朋友們有點對我太好了。」班納一邊說一邊試圖甩開You那靠得太近且猶如追蹤導彈般鎖定他臉龐的鏡頭,但又怕弄壞兩隻機器人似地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它們好像對班納極感興趣,趁著東尼不在圍了上來,緊追著他的一舉一動。

  「Dummy和You,都給我走開,惹博士生氣是我的工作。」

  「我沒生氣。」班納彷彿很在意地澄清,一邊接過東尼遞過來的咖啡。

  「和我聽說的不一樣啊,『總是感到憤怒』先生。」東尼啜了一口咖啡,有些燙到舌頭,接著他看見班納沉著臉,發覺自己好像踩過了什麼界線。「只是開玩笑,我知道你不──」

  「棕髮。」博士表情平靜地說。

  「哎?」

  「你先前問我喜歡什麼類型。我喜歡:棕髮、歐洲裔、留著奇怪的鬍子、超級有錢人、卻花了大把的時間在和機器人說話以及敲敲打打上。」

  東尼.史塔克難得地說不出話來。恐怕會有許多人願意付出代價向班納博士討教這個秘訣。

  「你想聽這個但沒想到真的會由我口中說出來,對嗎。」班納微笑,看起來卻不怎麼令人放心,「東尼,你是個聰明人,但也許我才是這個房間裡最聰明的那個?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

  東尼摸摸鼻子。「我還以為自己掩飾得不錯。」

  「娜塔莎跟我說過你的螢光幕『出櫃』事蹟,我想你不太喜歡花心思在拐彎抹角、口是心非上。」

  「我無話可說。那麼結論是?」

  「嗯,如果你希望的話,我們今晚還是可以去俱樂部。」

  「在得知你的理想類型後我覺得不如就留在這裡吧,絕不無聊並且非常高智商。」

  「悉聽尊便。」班納偏著頭微微一笑。




  在班納專注於某條方程式時東尼背著他悄悄戴起了耳麥,低聲道:「賈維斯。」

  「You稍早錄下的班納博士影像已經在您的個人電腦中備份完成,sir。」

  東尼無聲但激動地做出「YES!」的手勢。

  「我真是以你為傲。」

  班納瞄了東尼一眼,忍不住嘴角微揚,但馬上又藏回他的埋首研究之中。


-End-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