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Damn Boat

美國隊長電影衍生。Bucky x Steve。
限制級。詳細的性描寫。
PWP。







  人們都說美國隊長是個聖人,Steve雖然覺得這是過於誇大,但也不會否認自己足夠正直。這樣的認知卻在此時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Steve苦惱地想著,自己究竟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人──他對女人的事確實懂得不多,但這並不表示他不需要性生活,然而Steve總想像那該是更加有條理的、在正確的時機對正確的人有正確的感覺,如此一來才不會淪為下流獸慾。而讓美國隊長覺得困擾的,正是現在除了下流獸慾他找不出更適合的詞來形容自己的感覺。

  他勃起了,而且是在任務執行當中。

  這是個再單純不過的任務,可以說是特意為Bucky/冬兵安排的。雖然Bucky依然沒有想起什麼以前的事,但和Steve的關係卻發展得十分順利──這裡說的順利並不是指他們打得火熱什麼的,而是冬兵能夠很正常地、像個一般人那樣和Steve維持著親密好友般的互動方式。好吧,也許是比好友多了些,偶爾會親個臉,或嘴,但也就是這樣,他們之間沒有那種黏膩的戀愛氛圍,更多的是一起生活,照顧對方。當Steve嚴正告誡Tony不要再拿他們的關係開葷笑話時,Tony翻翻白眼:「天哪,你們把熱戀期丟在冰層裡,直接跳到九十歲老夫妻的階段了。」

  就算是這樣又有什麼不好,Steve在心中暗自反駁,Bucky自願待在他身邊就夠好了。況且他也確實是超過九十歲了,他們兩個都是。過得比較柏拉圖又有什麼問題,Steve在看現代電影時,最不習慣的就是總要來段床戲,好像沒有這個就不完整似地。

  總之,因為Bucky的狀況很穩定,神盾局評估他足以配合,決定試探性地讓他執行第一次的任務。對冬日士兵來說這個任務簡直就是幼稚園等級,用比較戲謔的說法,任務內容就只是「跳到船上,殺光所有人」,冬兵大概在睡眠不足有起床氣的狀態下也能隨手完成。雖然如此,任務依然指派了美國隊長共同執行,Natasha笑他是去當保母。基本上沒錯,神盾局希望有另一名更值得信賴的成員能防止冬兵做出什麼意外之舉。Steve雖然覺得沒有必要,但卻是欣然同行。

  也因為如此,Steve從一開始就決定了會盡量放手讓Bucky去做,除非有什麼突發狀況。他和Bucky劃分了負責區域,各自清除阻礙,而很顯然地重頭戲都落在冬兵身上。

  這真的不是什麼困難的任務,沒有人質,沒有要盜取的資料,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船的控制權搶回來,甚至還不需要為了留活口而綁手綁腳。Steve完成了自己的部份,於是繞去看看Bucky的情況,而對方顯然正在忙。Steve持著盾,站在一段距離之外,看冬日士兵於月光下和劫船者的首領近身肉搏。

  冬兵戴著半臉面具。雖然九頭蛇讓他戴上面具,是為了避免有誰認出他長得和美國隊長的童年好友長得極像,進而引發冬兵的混亂,同時也為了更容易隱藏身份、必要時能進行臥底和滲入的工作。而無論是哪個理由現在的Bucky都不需要。但他還是選擇戴上面具,這似乎能讓他更專心地投入任務,尤其是Steve在場時。

  而面具也讓他更像個精準的殺人機器,他的雙眼毫無溫度,只有很純粹的殺意,但又因為過於純粹反而更像並不理解殺人一事含有任何意義。他的動作簡潔、沒有一點遲疑,不在乎尊嚴與光明正大,用一切手段製造機會,就像黑寡婦一樣無孔不入的攻擊風格,卻又帶上Natasha所缺乏的沉重威壓感。

  於是Steve該死的硬了。

  他甚至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大概是Bucky攻擊的樣子太殘暴、太強大,猶如純然的力量。而在力量面前你只能跪下,像粗俗的俚語所說的那樣──吸他的屌。Steve並不喜歡暴力本身,只是為了守衛價值你不得不掌握暴力;然而Bucky現在渾身上下散發的暴力卻讓他硬得胯間發痛。

  這絕對不健康。Steve想著。他命令自己將目光從冬兵身上移開,卻晚了那麼半秒:以金屬手臂掐住對手咽喉高高舉起、然後捏碎的冬兵,像是感覺到視線一般,微微轉頭對上了Steve的目光。

  冬兵扔下那少說也有200磅重的男人身體,像甩開一隻小兔子。他鬆動了一下肩頸,往Steve走來。

  他走得並不快,但姿態卻讓Steve腦袋發白。

  那不是他在早晨遞過牛奶時,會忍不住偷親一口的Bucky Barnes。那是剛結束殺戮,全身肌肉都還充斥著戰鬥的興奮以及熱度的冬日士兵。Steve從不認為自己柔弱,冬兵的眼神卻讓他覺得自己是個獵物。他感到下身酸麻,連逃跑的念頭都沒有,還抓著盾的左手無力地垂下。

  他和冬兵交手時從沒有這樣過。是因為現在他很清楚知道對方是Bucky?因為明白他其實不是敵人?

  Steve知道自己的勃起很明顯。該死的超級英雄緊身衣,好像認定英雄都是性無能一樣完全不考量這樣尷尬的可能。Bucky以右臂壓上他喉嚨時Steve忍不住閉上了眼睛,然後他感覺到金屬拂過臉頰:Bucky把他寫著「A」字的面罩揭去。但Bucky沒有吻他,他還戴著那冰冷的黑色面罩。Steve睜開眼,看見在夜色中變成海水般暗藍色的Bucky雙眼,覺得自己就算馬上射精也不奇怪。

  冬兵眼中劃過一抹神色,Steve不確定那是意外,輕蔑,或者其它──那他媽的面罩讓冬兵看起來幾乎不像人,更別說分辨他有什麼感情。接著Steve感覺到胯間一緊,差點哀號出聲,冬兵以他剛殺過人的金屬左手,狠狠抓住了Steve的性器。

  除了痛以外,還有快感,更夾雜著被那擁有怪力的金屬手臂抓住要害的恐懼,但這反而讓Steve感受到瀕臨崩潰的舒服。他很確定那隻硬而冰冷的手掐住他性器時他噴了點什麼出來,也許還不是精液,但從剛才他的尿孔就不斷泌出東西,很快就會浸濕服裝,從外表也看得見了。

  「不……」美國隊長微弱地說。就連面對最兇惡的敵人他也不曾求饒。

  冬兵絲毫不為所動,好像他從來就不認識Steve Rogers,這只是他一個敵人,一個任務,甚至是一個玩弄對象,讓他發洩一下連續戰鬥下來被引燃的獸性,讓他血管中流竄的腎上激素不是白白浪費。

  他金屬製的左手隔著藍色布料,劃弄著Steve勃起陰莖的輪廓。那發燙的肉塊被緊身褲壓著,只能委屈地半挺,冬兵用他的手讓它能順利抬頭,龜頭滑過布料,最終陰莖緊貼著Steve的腹部挺立。Steve背抵著牆,身子微微下滑,不斷發著抖。他不知道自己怎麼還能堅持著不射,也許超級士兵血清在這裡也發揮了點效用,但卻不能讓他神智稍微清醒點。

  冬兵的手指靈巧地抓住了Steve胯間的拉鍊,以折磨人的緩慢動作拉下。Steve摒住呼吸,然後那堅硬的手指不客氣地伸進褲中,從內褲的開口將Steve硬梆梆的陰莖掏出。冬兵並沒有解開褲頭的釦,Steve的性器艱難而疼痛地被拽出拉鍊張開的口。彷彿這樣還不夠,金屬手指掏弄著,讓陰莖之下鼓脹著的囊袋也懸在開口之外。

  如果這樣的景象被哪一家下流小報的記者給拍到,想必能改變美國的政治史──穿著國旗的美國隊長抖著腿,露在藍色褲襠外的陰莖與陰囊漲成紫紅色,被一身黑的冬日士兵壓在牆上擺弄著,看起來像個打了藥的婊子般神情恍惚。

  金屬手指在夜晚的冷空氣中不斷吸走肌膚上的溫度,Steve卻完全沒有冷靜下來的跡象,反而被冰冷表面摩擦著敏感處的刺痛感弄得更加興奮。他的喉嚨還牢牢地被冬兵抵住,力道不重也不輕,剛好足夠讓Steve覺得自己將要窒息,腦袋缺氧。冬兵幾乎可說是溫柔地,以他最殘暴的武器套弄撫摸著Steve的陰莖,彷彿想測試它是否已經硬到極限,然後隨著擼動漸漸加重力道。兩人都十分清楚冬兵只要稍一用力,就能輕鬆實現所有男人的夢魘。

  金屬手指在鈴口處打轉,戳著早就完全露出的前端,然後稍微挑開包皮,食指擠進那溫熱狹窄的夾縫。Steve在冬兵耳邊倒抽了一口氣,腰像是想閃躲般,不安分地扭動。但冬兵不會輕易讓到手的東西溜走,他的左手依然牢牢抓住Steve的陰莖,陷在包皮內的手指則轉動了起來,沿著莖身的圓周活動。這很容易,因為Steve的陰莖早就浸滿了他自己的體液,變得濕滑水亮。

  就在冬兵以金屬指尖刺了刺完全暴露在外的尿孔附近時,Steve終於忍不住一陣顫抖,伴隨被他硬是壓在喉間的混濁呻吟,射出白色而黏膩的液體。然後他在冬兵身下不住喘氣。只不過是射一次精而已,根本不足以讓美國隊長感到疲累,看來心理上壓力造成的脫力感更大,讓美國隊長那紅透的臉覆上一層薄汗。他那正直、英俊的臉,被情慾染得淫蕩,眨動著眼,看著冬兵。

  Steve的頭髮有點亂,這是因為一開始被冬兵揭去了面罩。漂亮的金髮像是被揉過一般,彷彿剛剛他是被抓著頭髮操。配上他的表情與身上的精液腥味,這個捏造倒是很有說服力。

  冬兵鬆開了從剛剛就抵著Steve喉嚨的右臂。他的眼睛直直看著Steve,好像能透過眼神將他刺在牆上以防逃脫。而Steve也真的無法動彈,能做的最大限度逃避就只有將眼皮稍微拉下,卻也無法就此閉上眼睛。他長長的淺色睫毛,看上去竟有點亂,或許是稍微沾上汗的緣故。

  冬兵舉起他的左手,垂著眼的Steve看見那反著光的手指上都是白色與透明液體,他自己的體液。冬兵將手指伸到Steve面前,那氣味讓Steve遲疑了一下,但接著他微微打開嘴,金屬手指濕漉漉地塞進來。Steve笨拙地舔著、啃咬著那手指。金屬是冷的,精液卻還帶著熱度。堅硬手指擦過Steve牙齦,在他口中隨意戳弄,撫摸舌面,不斷深入。

  然後又是冰冷堅硬的觸感貼上Steve的陰莖。那不是冬兵的左手──冬兵的左手還含在Steve口中──比那更冷、更薄、更銳利:是冬兵總會帶在身上的小刀。那鐵片充滿威脅性地,以刃的部份輕挑地在Steve的性器上遊走,輕輕刮著敏感的皮膚表面。Steve也許是這輩子頭一次有想死的念頭,因他又很快地勃起了。明明他和正常男人一樣對刀刃在陽具上滑動感到極受威脅,這威脅卻像催情藥,讓他的陽具雄然昂立。

  如果冬兵真的傷害他的陰莖,Steve也不會感到意外。他已有點認不出眼前的人是否確實是他的童年好友,感覺就像他們第一次在屋頂上對峙。他看見的是強悍而危險的殺手,但這次卻只想任他擺佈。對方用尖銳物品在他的性器上比劃,他依然吮著那不屬於人類的手指。

  小刀揚起,割斷的不是柔軟的肌肉,而是美國隊長的腰帶。帶鋸齒的軍用小刀來回幾下,粗紡纖維從中崩開。Steve聽見它掉落在地上的聲音。接著小刀將褲頭挑起,冬兵轉一下手腕就用刀尖開了暗釦,匕首對冬兵來說猶如手指延伸能隨心所欲使用。

  然後Steve聽見匕首扔在地上的清脆聲響,同個瞬間在他口中胡攪的手指猛然抽了出來,冬兵不浪費任何時間,兩手粗暴地抓著美國隊長的褲頭往下扯,Steve一下感覺到自己的肌膚大片地暴露在外,耳朵的溫度馬上竄高。褲子他媽的太緊了,Steve都怕Bucky會把褲子扯裂,但謝天謝地美國隊長制服同樣不是破爛的材質。

  冬兵彷彿沒耐性將Steve的褲子完全脫掉──他還穿著靴子,確實是太麻煩了些──只扯下到露出鼠蹊的程度,就抓住Steve的左腿往上扳。褲襠布料繃得緊緊地,限制了腿開的幅度,但倒是足以讓後穴暴露出來。Steve以為冬兵會就這樣直接插進來把他壓著操,而這想法讓他可恥地興奮不已,然而碰觸Steve臀瓣的卻是還帶著點濕涼的金屬手指,甚至也沒有插進來,而是撫摸了一下皺摺處,然後滑上會陰,在陰囊下不輕不重地游移。這把Steve撩撥得幾乎想扭動腰部。

  Steve看著冬兵的雙眼,那眼神冷得讓人發痛,卻讓Steve下腹中的慾火越燒越望。他不耐地挺腰、抬高下身,好像希望能讓冬兵的手指落在肛門的位置,但那靈活的金屬手指蛇一般又往上溜去,也許搓弄他的陰囊,卻就是不順美國隊長的意。

  「Bucky……拜託……」隊長的口中吐出灼熱而羞恥的低語。他看見冬日士兵眼中閃過一絲光芒。

  金屬手指突然捅了進來,Steve不由得驚喘一聲。只有食指進入,轉動摩擦著內壁,吞入一根手指對美國隊長的身體顯然不算什麼,冬兵很快地又插入了一根手指,在Steve體內用力屈起按壓肉壁,Steve同時縮起身,好像那金屬手指能夠操控他似地。

  對了,他要這個。他要Bucky進來他裡面。但只有手指不夠。

  Steve的腸道收縮絞緊,猶如想拼命討好那金屬手指。他發誓自己聽到冬兵面罩下傳來細不可聞的一聲冷笑。金屬手指貼著腸壁滑動,像是要確認它的寬度及彈性,在Steve體內一次次劃著,那有點痛,但更多的是電流般的刺激。Steve爽得腰臀跟著一下下顫抖。

  冬兵扯出手指,無預警得讓Steve粗喘一聲。他知道自己下面的口少了東西塞著,正不知廉恥地收縮開闔。但接著冬兵的陰莖抵了上來,濕滑地壓在Steve大腿上,Steve感覺到它的硬度、熱度以及龜頭大小。他再次顫抖,完全是因為期待與興奮。

  冬兵稍微挺了下腰,他抓著自己的陰莖,將它往Steve推了一點,卻只是頂在肛門口,讓它吻自己的前端。他們兩個都能感覺到Steve的穴口是如何動著。然後冬兵開始在穴口無關緊要地磨蹭。Steve差點要爆粗口,拼命咬著下唇忍住,顧不得害羞地扭動了一下腰作為表示。他看著冬兵的眼神,還是那冷冷的無動於衷的神色。Steve想用手去碰冬兵的陰莖──他不知道,也許抓著它戳進自己體內什麼的?但戴著手套的掌心卻被薄刃抵住。冬兵身上當然不會只有一把小刀。

  「你膽敢碰它試試。」這是他們開始任務以來,冬兵說得最完整的一句話。那聲音沙啞低沉,被面罩壓住了大半。

  「你要我怎麼做?這快把我逼瘋了──」Steve痛苦而混亂地說,嗓子因為情慾也發著乾。

  因為面罩的關係,Steve不會知道冬兵舔了舔嘴唇,他只見到對方眼中的侵略性關不住似地一下增強。

  「說出來。」冬兵說。「說你想要什麼。」

  Steve發現自己的心跳居然還能再加速,冬兵說那句話的語調好像那是另一把小刀,正壓在Steve咽喉上。

  「我要……你。」儘管清楚對方想聽自己說什麼,Steve還是無法丟下羞恥心。他是連黃色笑話都不習慣的美國隊長,說出這句話已經是很大的讓步。

  「誠實,美國隊長。」冬兵譏刺地說,「想要我什麼?」

  「你明明──」

  「說。」冬兵命令道,同時將陰莖又往前推了一點,撐開洞口皺摺。感覺到對方挺進一瞬間帶給Steve尖銳的喜悅,但馬上又因動作的停止而消逝。他聽見自己的心臟瘋狂地跳動,聲音大得讓他腦子一片混亂,一下下敲碎Steve的理智。

  「……操我。」Steve吐出那個字。

  冬兵挑了挑眉。Steve感覺快瘋了。

  「我要你操我!」Steve那適合在前線進行激昂演說的正直嗓音,正不顧一切地喊出粗鄙言詞,「用你的那根老二插進來,狠狠地操我!」

  尾音未盡,冬兵就以用力捅入的陰莖表示了他的滿意,Steve根本來不及壓住聲音。那粗硬的東西長驅直入,一路拓開狹窄的肉壁,在潤滑不足的狀況下,Steve的眼中泛起了水氣,卻無法分辨到底是因為疼痛或是快感。

  感覺到被自己壓在牆上的男人猛烈縮起了身子,連帶體內也跟著收緊,冬兵卻毫不在乎地逕自往深處猛插。他們都曉得美國隊長非常強壯,即使受了傷也會很快痊癒。至於Steve會痛?他那彈跳了一下的陰莖不正表明了這樣的痛他相當喜歡嗎。

  冬兵一下子就插到了所能及的最深處,Steve喘著氣,他渴求的那東西正深埋在體內,因脈搏而跳動。他的肉壁正緊緊含著它,幾乎可以描繪出肉棒的形狀。接著冬兵就開始動了,以他堅硬的陽具戳刺美國隊長的屁股,速度並不很快,而是一下一下深深頂著,在裡面研磨著腸道。冬兵的眼神銳利地緊抓Steve藍色溼潤的雙眼。

  「喜歡它?」冬兵低語,同時挺腰頂到最裡面,感覺到Steve難以自制地抬起腰迎合,並微微顫抖。

  Steve滿臉通紅地,無聲點頭。他真的舒服得要死,就連頂插時的痛都是,舒服得要死。

  「還想我怎麼做?」

  美國隊長咬著嘴唇,像要阻止自己說出更糟的話。他那英俊的臉已經被性慾折磨得狼狽不堪,但冬兵很滿意地發現即使身體已經無法再更誠實,要美國隊長親口說出下流話語依然像在要他的命。

  不,這男人曾經把命交到自己手上,所以這比要他的命還嚴重。

  Steve依然沒有回答,冬兵停下腰的動作,冷酷地盯著他瞧。Steve慌張起來,扭動了一下臀部,但馬上記起這沒有用。面對Steve,Bucky總有辦法得到他想要的。

  「不要……停,」Steve結巴得像第一次約女孩出去,但聲音裡添了更多青澀少年所不會有的情慾濃度,「上我,更用力、」

  「現在隊長發號施令了。」還來不及分辨這句話中的挖苦意味,Steve就感覺到塞在體內的肉棒再次動了起來,用力地、狠搗著Steve的肉穴,肉體拍打的聲音響起,每一聲都像搧在臉上的巴掌,讓Steve覺得臉上熱辣辣的。他彷彿不能承受Bucky的目光般別過頭,垂下頸子,閉著眼睛隨著抽插節奏悶哼低喘。

  「嗯、哈、Bucky……」Steve低喚著,「更多……」

  冬兵的喉嚨間擠出一聲低吼,他把自己從Steve腿間抽出來,然後粗暴地將Steve翻身按在牆上。他戴著面具的臉蹭著Steve耳邊,另一樣溫度更高的東西再次插進Steve那已經有些被操腫了的肉洞。Steve聽見冬兵發出滿足的嘆息,覺得這讓他整個後頸都酥麻起來。

  腿被半脫的褲子限制了打開的角度,因此剛剛那個姿勢怎麼插都無法完全深入。從背後就不一樣了,只要挺起臀部就算夾著腿一樣能插到最裡面。冬兵抓住Steve的腰,一個勁往裡塞,把自己熱硬的屌完全塞進去直到陰囊貼在洞口。Steve忍不住發出呻吟,這感覺好到不行,Bucky又粗又大的東西填滿他,在他的屁股內滑溜溜地推動、頂上那個會讓他想射的點。然後冬兵狠狠地操起他。

  「像狗一樣幹,媽的。」Steve聽見從背後壓著他的Bucky低聲道。他那從成堆男人中養出來的髒話聽在Steve耳中只覺得性感。

  Steve趴在他的星盾上,冬兵的陽具不斷頂上他的前列腺,越來越失控地撞著,讓他爽得無法言語,只能呻吟喘息。突然冬兵的金屬手繞到前面,用力掐了一下Steve挺著的陰莖,Steve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射了出來。他忍不住叫喊,帶著哭音。Bucky感覺到Steve的裡面用力絞緊,他更加用力地幹Steve高潮中的洞。這真是太甜了,媽的。Steve彷彿就會這樣碎掉。

  但他沒有。Steve扭過頭親吻Bucky,卻吻在黑色面具上。他有些煩躁地撥開了那一開始點燃他的性慾現在卻顯得很礙事的硬質面具,含住冬兵的嘴,幾乎咬到他。他們潮濕而火熱地吻著,身體完全貼在一起,因此Steve能很清楚感覺到Bucky在接吻中間射精時的抖腰。他抖了好幾次,彷彿這才足以清空應有的量。

  他們吻了好一陣子,Steve揉著Bucky柔軟的深色髮。Bucky長長地呼了口氣,從Steve裡面抽出來。Steve丟下他的盾,反身將冬兵抱在懷裡。他們兩個都還沒來得及把褲子穿好,下身碰在一起,Bucky掙扎了一下,喃喃自語:「這樣抱著又會硬的……」

  「Bucky,」Steve忍不住笑了。

  「我一定是執行任務太興奮了,Steve。」Bucky的語氣像在辯解又像在道歉。

  「嗯,你完全進入了冬兵模式。」

  「你應該要阻止我。」現在則像在埋怨。

  「我沒辦法,你太性感了。」

  「你不能老是任務完成後就什麼都不管了,美國隊長!」Bucky認真地生起氣來,「洞見計畫那時也是,你插好芯片後就隨便我揍。這樣不行!而且這次的任務那麼小!如果我傷害你呢?」

  「但你不會。」

  「我可能會!老天,我自己都不敢說不會。」

  「啊……那樣也沒關係,Bucky。」Steve以額頭碰觸Bucky的額頭,「沒關係。」

  「……你是白痴啊。」冬兵低聲說。他的模樣,彷彿是感到害羞一樣。

  「嗯,我是。」Steve笑著捏了捏Bucky的耳朵。



-Fin-


最近很常在隨緣看文,總覺得多少有點被影響。

不過PWP開心就好了嘛(喂)。

本來只打算寫handjob的,結果我果然是被男性視角色情材料主宰得不插就不開心的人(咳)。順便完滿一下冬兵戴著面罩上Steve的夙願,耶。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