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eisure Afternoon

Inception衍生文。女性向。Saito x Cobb。
毫無反應,就是篇H文,慎入。
同步發表於PTT BB-Love看板,請勿任意轉載。








  Saito覺得自己一直到Cobb回到美國之後才真正認識了這個人。
  在這之前他所認識的Dom Cobb似乎只有一種表情──或許這麼說並不精確,但是那時的Cobb不管臉上的表情如何變化,都給人相同的憂愁感,即使是笑容也僅僅能掃去那沉重一瞬。他彷彿總是緊繃著神經,猶如一頭懷抱傷口的野獸,只是沒那麼有侵略性。

  做愛時或許好一點,但那是另外一回事。

  Saito原本覺得這段關係會在Fischer的任務結束後畫下休止符,但是在通過美國海關前,他下了一個決定。
  他把一張紙條塞進Cobb的手心,紙條上是他的私人手機號碼──不是工作聯絡用的──Cobb看了Saito一眼後把手中的東西放進口袋,一語不發繼續往海關走去。
  他將決定權交到Cobb手上。而且他必須承認接到電話時忍不住覺得又意外又高興,雖然電話那頭的Cobb顯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This is Cobb, Dom Cobb.」用過快的速度說完這句話後,就沉默了。
  「我很高興你打電話過來,Mr. Cobb。」Saito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
  Cobb支支吾吾地,Saito好容易弄懂他是在問他要不要參加他們下禮拜天的野餐。當然要答應,雖然他有種Cobb是否忘記自己身在日本的感覺。

  「這感覺超怪。」掛電話前,Cobb忍不住這麼說。
  「你隨時可以撥給我,只是如果每次都是這個時間我可能會有點困擾。」
  「啊?」Cobb一下子沒想通,瞄了眼時鐘才想起來Saito並不在洛杉磯。然後他發出笑聲,Saito從沒聽過的那種笑聲,一邊道著歉,掛上電話。
  「……第一次聽到他這樣笑。」Saito在漆黑的房間裡自言自語,嘴角上揚。


  ◆


  Cobb打開門時一臉的驚訝,懷裡抱著James。

  「你怎麼出現在這裡?」他問Saito。
  「我這幾天剛好來洛杉磯辦事。」Saito說,「順便來看看你。Hello, James.」
  「Hi.」James說,有些害羞地笑著,手指放在嘴裡。
  「噢……」Cobb看來有些為難,「孩子們都在家,我可能得陪他們玩。」
  「沒有關係,畢竟我是不請自來。」
  「那麼進來吧。」Cobb說。Saito跟著他走到客廳,這地方跟他上次來時沒有什麼兩樣,除了稍微亂點,茶几和地板上散落著圖畫紙以及蠟筆。

  Philippa原本趴在地上專心塗鴉,聽見有客人來抬起頭,然後綻放出燦爛笑容。孩子們都頗喜歡Saito來訪,一部分的原因是他通常會帶禮物。
  不過今天沒有。看來這次的「順便」是真的了。Saito坐在沙發上,Cobb從冰箱拿了杯檸檬紅茶給他之後,就和孩子一起趴在地板上。

  「這是什麼?」Cobb指著Philippa畫紙上的某樣東西。
  「Charles.」
  「隔壁家養的小狗?」
  「嗯。」
  「我也會畫Charles。」James突然插嘴,像是想搶回爸爸的注意力。
  「你畫的一點都不像。」Philippa說。
  「很像!」James聲音拔高。
  「別吵架。James,讓daddy看看你畫的。」Cobb柔聲說。

  Saito看著Cobb專心的表情,從這個角度可以清楚看到他淺褐色的睫毛在低頭看著James歪扭的小狗時垂著,隨著眼睛眨動而閃著。Cobb聽孩子說話時頭會微微傾著,回答時聲音輕柔且望著孩子的眼睛,並耐心地看Philippa和James用蠟筆在紙上塗抹著。
  他就只是想來看看他。見面的機會並不多,能看到他靜靜和孩子相處的時刻更是有限。他喜歡看他這心滿意足的模樣,趁著Cobb注意力都在孩子們身上時不客氣地盯著他猛瞧。

  看到現在的Cobb,還真有點難想像幾個月前他還像是失去一切似地受著苦,少有笑容。

  這個家雖然少了女主人,但依然有著家那種讓人安心的溫暖氛圍,處處有小孩子存在的痕跡,以及細心打理出的整潔。四周很安靜,只聽得到蠟筆偶爾在紙上發出的沙沙聲,以及Cobb和孩子低聲的對話。

  過了約莫十分鐘,Cobb抬起頭來,發現Saito居然在沙發上打起盹來。看來真的是結束工作後過來的,Cobb心想,示意Philippa和James安靜移動到房間裡去,但這時有小男孩的聲音在門口叫喚,還傳來狗兒興奮的吠叫聲。是鄰居的孩子,帶著他的小狗Charles。
  「Daddy?」Philipa和James同時轉向爸爸。
  「去吧、去吧,晚餐前要回來知道嗎?」Cobb輕推孩子們小小單薄的背,他們開心地跑向門口。

  孩子出門後Cobb看看Saito的睡臉,忍不住笑了笑,到房間裡取了毯子幫Saito蓋上。對於Saito這麼沒有防備的樣子他覺得有些新鮮,思緒拉回到他們剛認識時的時候,那時Saito可是無論在夢裡或是現實中都毫無破綻呢。
  他站在沙發後,趴在椅背上,想利用這個機會仔細看看Saito。他將臉湊近,細細檢視對方臉上每一根線條。Cobb曾因刻板印象而認為亞洲人的五官都是柔和的,但是在Saito身上明顯不適用,即使閉著眼睛熟睡也顯露出剛強的神情。鬍髭、鬢角、髮型無一不是精心修飾過,和他身上的筆挺西裝一樣無懈可擊。

  Cobb伸手用指尖輕輕撫過Saito的面頰,像是用看的已經不夠。他咬了咬下唇,一副下定決心的模樣,偷偷在睡著的Saito嘴上親了一下。

  看見Saito沒有醒來,Cobb又吻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直到Saito終於被吵醒。
  「Cobb?」他帶著睡意發出含混的聲音,用力睜開眼睛。
  「Yes.」Cobb小聲回答。
  Saito看著湊得很近的Cobb的臉,似乎還沒弄清楚剛剛發生了什麼事。Cobb本來期待他會回吻他,但是沒有。
  Cobb又往他唇上親了一下。這次Saito有了回應,他們的親吻由淺至深,舌探進彼此的口中,交纏著。Saito伸出右手托著Cobb的臉,搔癢似地撫摸他的耳際,身上的毯子滑落下來,無聲無息地掉到地上。Cobb閉上眼睛,專注在這個吻上,然而卻突然被Saito揪住領口,從沙發椅背上拖了下來。他跌在Saito大腿上,頭下腳上,不明所以地瞪著Saito。

  「解釋一下?」Cobb說。
  「我才希望你可以解釋一下,你到底想做什麼,Cobb。」Saito說,「我一睡醒你就親上來,雖然感覺很好但是我完全沒搞清楚狀況。」

  Cobb看著Saito,有點生氣,但好像又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

  「你明明知道……」
  「我不知道,Cobb。你從來沒有主動親我。」
  「從來沒有?」
  「從來沒有。」

  似乎真的沒有,Cobb心想。但是這根本不重要,他們要見面並不是非常容易,Cobb不打算收手。他稍稍挪動身子,往Saito鼠蹊部吻了一下。
  「現在知道了嗎?」
  「我知道了,」Saito瞧著Cobb倔強的表情,「你想做愛。」

  Cobb用眼神回答他。Saito俯下身,吻落在Cobb臉上、唇上,然後將Cobb拉起,後者跨在他身上再次索求濕潤的吻。Saito並沒有花時間去問Philippa和James到哪去了,因為他知道Cobb比自己更在意會不會讓孩子們撞見。
  「我真不習慣你這樣。」Saito在他耳邊說。雖然他們做愛已不是第一次,Cobb對這件事也平常以對,但是每次主動的都是Saito。
  「我不能偶爾想要跟你做?」Cobb回答,將Saito的深藍色領帶從西裝外套中拉出,上頭別著一只簡單的銀質鑲鑽領帶夾。他動手解開對方的領帶以及襯衫扣子,一路向下。
  「你可以不只是偶爾。」Saito隔著Cobb的休閒襯衫搓弄他的乳首,感覺到Cobb略微繃緊了身子。
  「我們連見面都只是偶爾……」Cobb低聲說道,將Saito壓在椅背上,吻他的鎖骨,輕輕舔咬胸口的突起。Saito的手也沒停過,沿著腹側下滑到腰際,輕捏Cobb的腰窩,聽見他忍不住悶哼一聲,身子縮了一下。Saito趁機一個翻身用力把Cobb按倒在沙發上,情勢逆轉。

  「那麼無法見面時,你都是怎麼解決的呢?Mr. Cobb。」Saito話鋒一轉,帶向了戲謔及色情的方向,嗓音也帶著挑逗。
  「……」這樣的表情就比較熟悉了,Saito看著Cobb困窘的模樣,滿意地想著。他脫去Cobb下身的衣物,一邊追問著:「嗯?Mr. Cobb?你去酒吧嗎?」
  「怎麼可能。」Cobb說,「我不跟陌生人上床。」
  「那你都自己來?」Saito手掌撫上Cobb開始勃起的陰莖,套弄著,感覺到它在手中硬挺膨脹。
  「我們可以停止這個話題嗎?」Cobb低聲詢問,伸手解開Saito的皮帶,拉開拉鍊,將裡面的東西掏出,摩擦著。
  「你已經引起我的好奇心了,我忍不住要去想像……」Saito壓低聲調,那聲音彷彿也可以搔弄敏感帶似地,讓Cobb感到全身發熱。「你會在這張沙發上,看著租來的影片,一邊撫摸你自己嗎?」
  「別說了。」Cobb覺得非常、非常難為情,但是Saito似乎很享受看他這樣,臉上帶著笑意。

  不過他也知道言語上的調戲最好適可而止,適當的色情話題是情趣,過多的言詞捉弄就可能變成疏遠的開端,尤其是對Cobb這種性生活單純且自尊心高的人而言。

  Saito壓上Cobb,一邊親吻他一邊用兩手搓揉著Cobb已完全挺起的陰莖,「很重耶。」Cobb試著不讓呼吸紊亂起來,像是要引開注意力似地抱怨著,作勢要推開對方。Saito無奈地笑了笑,將Cobb推往沙發邊緣,自己也側躺上沙發,從Cobb身後拉起他的左腿大大張開。正對著電視,Cobb能從那黑色光滑的電漿螢幕表面看見自己的身影:襯衫凌亂不堪,下半身裸露,腿大開著,性器勃起。他別過頭,Saito吻他的嘴。

  他可以感覺到身後有某樣東西頂著,硬且熱的。Saito一邊吻他,右手環過他的肩揉捏他的乳頭,左手套弄他的陰莖,頻率漸快。Cobb接吻的動作越來越激烈,發出響亮的聲音,身子扭動著,Saito知道他快射了,大手包覆住性器的前端搓弄著。
  「感覺有比自慰好嗎?」Saito在親吻的空檔低聲問著。
  「不是、不說這個了嗎──嗯!」Cobb重重喘氣,洩在Saito手裡,緊繃的身子一下放鬆下來。Saito輕吻他的鬢角,沾滿白色液體的左手手指插進Cobb後穴,濕潤那個地方。
  「唔……」Cobb小聲呻吟,挪動身體想躺得舒服一點,努力放鬆使得擴張能夠更加順利。
  「腿再開一點,」Saito說,「臀部稍微往後。」

  Cobb順從地照他的話去做,Saito將陰莖頂入窄穴,Cobb忍不住瞇起眼睛,深深吐氣,感覺到身後的男人正在擠進自己體內。Saito開始抽插,Cobb口中溢出喘息聲,這快感和撫弄性器截然不同,整個下腹都覺得酥麻。
  「再深一點,」Cobb用氣音小聲說道,「對,那裡……嗯、」粗硬的陰莖頂到了敏感的那點,Cobb情不自禁扭動腰。Saito毫不客氣地用力往那個角度頂著,一次又一次,強烈的快感襲來,伴隨著射精感,Cobb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將呻吟鎖在喉間。

  「又要射了?」Saito用幾乎聽不見的微小音量在Cobb耳邊問道。
  Cobb困難地點點頭。
  「但我還沒到噢,你怎麼那麼快?」
  「……你自己來試試,頂到那裡是什麼感覺。」Cobb將這句話從齒縫中擠出。
  「好提議,下次換你上我。」Saito說,更加用力撞擊著Cobb灼熱的體內,幾下之後Cobb再次射精,但是Saito的動作仍不減緩。即使短時間內射精兩次很是疲倦,但這並不會影響後庭刺激所帶來的快感,堅挺的陰莖在體內進進出出,Cobb忍不住要覺得理智正在被削弱。

  「不……」綿軟的聲音伴隨喘氣聲從口中吐出,卻是沒有意義的字句。他可以感覺到身後的氣息越來越粗重,抽插的頻率也失控般增快。Cobb甚至覺得快要被推下這時顯得有些太小的沙發,必須用手指抓住沙發。他轉過頭再次和Saito接吻,用力、像是想掏出什麼似地交纏著舌頭,親吻時下半身的接合也同樣激烈,直到高潮。


  ◆


  「你要留下來吃晚餐嗎?」Cobb問。
  「不,我晚點得到機場去。」Saito說,表情相當疲倦。
  Cobb看了他一眼。
  「我送你去吧。」
  「嗯。」Saito沒有拒絕。
  「你這樣的行程太勞累了。」Cobb忍不住說道,雖然他覺得自己似乎沒有什麼立場去對Saito的生活做出干涉。
  「下午發生的事可不在我的預定行程內。」

  Cobb一瞬間感到耳根發熱,想說些什麼反駁,但是最後一個字也沒說,轉頭進了廚房。

  「Cobb、」Saito從廚房門口叫他,「我不是真的在抱怨。」
  「你是。」Cobb說,沒有回頭。「因為你明明很累,卻被我弄得連午覺都沒有睡好。」
  「那無所謂,我可以在飛機上睡。」Saito擺擺手,「我只是……對你的舉動感到有些意外。」他承認。

  Cobb轉過身子,手上還拿著顆清洗到一半的甘藍芽,看起來不怎麼高興。

  「Mr. Saito,你不是唯一有需要的人,我希望你可以了解這點。」
  「我當然知道,但是你從沒向我表露過。」Saito看著他,陳述事實的口吻,不慍不火。
  「……關於我,你不知道的可多了。」Cobb轉回流理台,繼續沖洗著甘藍芽,水聲嘩啦嘩啦響著。
  「我也承認。不過,已經漸漸開始一些知道你以前不曾讓我見過的模樣了。」Saito看見流理台邊緣有條小小的綠色菜蟲在努力地爬行著,他用手指戳戳牠,小蟲狀似困擾地改變了行進方向。「而我相當、相當喜歡這樣。即使你一直是你,但是在我眼中已經有了些許的不同,好像終於能夠用不同角度去審視你一樣。」

  「如果最後我呈現出你所厭惡的面向呢?」Cobb關掉水龍頭,抓起幾顆甘藍芽用力甩掉水分,放到砧板上面。
  「我不擔心這個。人都有缺點,沒有人在與人相處時就開始憂慮對方會有自己無法接受的缺點的。」
  「也是。」Cobb伸手想拿沙拉碗,Saito遞給他。「謝了。」
  這時他們聽見門口的喧鬧聲,依稀辨認出是孩子正在們互道再見,然後那喧鬧聲推門進屋,往廚房跑來。

  「他們回來了,我開車送你去機場吧。只是孩子們可能會在後座吵鬧。」
  「小孩子有精神是好事。」Saito不經意流露出典型的日式觀點。
  「Daddy,我們可不可以也養小狗?」Philippa央求道,James也在一旁猛點頭,滿懷期盼地望著爸爸。
  「呃,這會需要經過很多討論,孩子們。」Cobb不確定地說,一邊回想鑰匙放到哪兒去了,但隨即想起Saito應該有開自己的車來。「和爸爸一起送Saito去機場好嗎?」
  「可是我肚子餓了。」James小聲說。
  「James──」Cobb用有點嚴厲的口氣喊著年幼的兒子。
  「沒有關係,我自己去吧。」Saito朝James微笑,朝門口走去。Cobb露出抱歉的表情,和孩子一起送他到玄關。

  「再見。下次來我會先告知你。」Saito愉快地說,Cobb卻緊盯著他瞧,好像有話要說。Saito等著。
  Cobb朝他唇上飛快吻了一下。Saito瞪大眼睛看著他,聲音卡在喉嚨。

  「再見。」Cobb說。

  「噢、」Saito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忍不住看向Philippa和James,兩個孩子用天真的眼光回望著他,舉起小手向他道別。Saito只好也向他們揮了揮手,眼光轉回Cobb身上。
  「我認為誠實是美德。」Cobb輕聲說,「雖然有時很難做到。」
  「唔。」Saito說,難得笨拙地朝他微微點頭,然後轉身離去。Cobb注視了一會兒他離開的背影,然後關上門。

  「好啦,如果你們想快點開飯的話就得幫忙,誰要負責拌沙拉?」



-End-



  諸君、對不起,我已是病得看不清有沒有OOC了,如果這樣的SC有雷到人請見諒。從一開始就是懷著「想讓Leo主動求歡嘿嘿嘿」的單純低級想法來寫的,我寫H文的動機大抵都是這種層級,腦子裡都是Cobb磨蹭著要的畫面(什麼跟什麼!),另一個想寫的則是多次前列腺高潮,所以PWP什麼的是一開始就可以預料到了,真對不起(鞠躬)。

  我寫文的慾望好像都是正經文→髒髒文→正經文這樣在循環,正經的東西寫到一半就會翻滾著想要PWP,反之亦然,劣根性十足。而且H寫一寫冒出一堆白痴的梗,例如我曾認真考慮著要讓這兩位做著做著摔下沙發之類的,感覺對腰很傷,S先生已經不年輕了呢。總之久違的更新了!之後會不會繼續寫Inception衍生則是看緣份,就是這樣~



Pichorka

6 則留言:

  1. 不年輕也有不年輕的玩法!!!!!(?)
    淺褐色睫毛之類的請多來幾次啊!!!!!!

    回覆刪除
  2. 你到底為什麼對睫毛如此有愛XDDDDD
    我的話還是比較喜歡恥(ry

    回覆刪除
  3. 我都愛!!!!!(喂)
    但是Leo的話, 最愛的是嘴唇中間的那條線!!!!!!(啥鬼地方?)

    回覆刪除
  4. 我一直都比較喜歡你家的Saito啊honeybee!
    不過這篇的綠色小毛蟲讓我好在意!

    回覆刪除
  5. 尹口<
    我懂!我懂啊!!(懂個屁)

    仰觀<
    那條小毛蟲是有重大象徵意義的,象徵Cobb的人生經過Saito戳弄(?)之後就改變了方向!(胡說八道)

    回覆刪除
  6. 我知道你懂嗚嗚嗚嗚!!!!
    那條線每次都弄得我看電影心神不寧只能盯著線看!!!(欸)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