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vate Property II.

Red Mary衍生小說。出場人物:史魯恩西&奈梅爾。全年齡可閱讀。輕微亂倫傾向。





II.

  「昨天查爾曼向我報告了我離開這陣子的工程進度。」奈梅爾坐在她雖然現在沒有擺置任何「作品」但依然瀰漫著血臭味的畫室中,身上穿著紅色中國絲綢裁製的晨袍,優雅地喝著早茶。王座旁站著佛蘭登坦,沒有表情的臉孔漠然瞪視著前方。熱茶在清冷的早晨冒著縷縷白煙,遮不住那雙青綠眼眸中令人不安的光芒。

  「情況還算順利,看來你們兩個果真和睦相處了?」放下鑲金邊的瓷杯,奈梅爾輕輕咂嘴,帶著讓史魯恩西膽寒的豔麗微笑,看了他一眼。

  「是、對於閣下交代的工作,小的不敢有任何怠慢。」史魯恩西使用著恭敬的措辭,卻有些不專注。他知道這樣很危險,但是卻無法將剛才蜜斯克閃躲他的模樣逐出腦海。

  「好聽的話用不著說那麼多,認真工作才是真的。」奈梅爾擺了擺纖細的手,像是已經聽膩了這些話,「接下來我需要辦個宴會,重要的宴會。我會親自指示該採買的物品和宴會的進行方式,由你負責籌辦,你可以把事情派給下人,但有不合我意的地方就唯你是問。」

  奈梅爾交疊雙手,深紅的蔻丹顯得手掌更加死白,「而可愛的蜜斯克,」──史魯恩西彷彿又看見她低頭顫抖──「則要替我抄寫邀請函,叫她今晚七時到我的書房來。你們兩個都可以參加宴會,但如果要來就花點心思準備,別丟我的臉。」

  奈梅爾彈了彈手指,佛蘭登坦取來紙筆墨水,放在木頭桌子上。「坐吧。」奈梅爾隨便揮了下手,史魯恩西撐起跪得有些酸麻的腿,站起身,拉過椅子坐在離奈梅爾最遠的一角,伸手拿過書寫工具。

  「記下我指定的物品,要在一週內準備完畢。」奈梅爾為自己再次倒了一杯紅茶,看著陰暗地窖中緩緩升起的水汽,專注思考著。她每說一樣,史魯恩西就提筆寫下,但是紊亂的心情卻使他漏聽了一項。史魯恩西抬起頭,感覺自己將有麻煩,意外的是現在的他卻不真的在意,腦海裡不斷閃過的依然是蜜斯克眼裡噙著淚,用力搖頭的模樣。

  「史魯恩西,」奈梅爾輕柔的嗓音響起,顯然看出了他犯下的失誤,「你是否,忘了自己是在誰手下工作?」

  「請原諒我,奈梅爾閣下。」史魯恩西有些麻木地說著,墨水從鵝毛筆尖滴下,在紙上染上了一個大大的污點。

  「你可以對我的指使感到厭倦,但不要忘記那得拿你自己,還有你可愛妹妹的命來換。」奈梅爾笑著,碧綠的眼閃著一種興奮的光芒,猶如本能激起的亢奮,像是已經在盤算如何殺死這對漂亮的雙胞胎兄妹。她輕輕搖晃手中的杯子,茶水在裡頭激盪著,濺出了幾滴。那顏色和一般的紅茶不同,濃艷如血。

  冷汗沾濕了史魯恩西的髮根,彷彿現在才清醒過來地感到恐懼,方才的鬆懈現在看來簡直愚蠢得猶如在狼的面前、還慢條斯理清理皮毛的兔子,並且忘記自己心愛的小兔正伏在狼爪底下。他扔下鵝毛筆,跪倒在地上,顫抖著聲音再次請求奈梅爾原諒他的漫不經心以及傲慢無禮。

  「起來,清單還沒列完呢。」奈梅爾輕鬆說著,「殺掉你,我還得找人接替管帳的工作。不要試探我的底線,別給我添無謂的麻煩。」她用留著長長指甲的指尖輕敲精細的白瓷茶杯,「牢牢記住這些話,我不想再次提醒你。」
史魯恩西唯唯諾諾地應著聲,從地上爬起,這次他專心一志地,完成這項單純不過的工作。
因為不想失去蜜斯克。即使,同時也無法得到。

To Be Continuted...

前兩章都寫得很短呢。不過整篇應該也不長就是了。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