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vate Property I.

本次RM本的第一章。

Red Mary衍生小說。出場人物:道森兄妹十六歲(大約)。全年齡可閱讀(大概)。輕微亂倫傾向(整篇都這樣)。




I.

  史魯恩西手上端著個銀托盤,托盤上盛著切片的麵包和火腿,以及一壺熱茶。一支小小的、未點燃的慘白色蠟燭有些突兀地也被擺置在上頭,隨著史魯恩西輕盈的步伐微微晃動著,燭台和銀盤輕敲出微弱聲響。硬底皮靴發出的足音迴盪在陰暗的長廊裡,雖已是早晨,但卻透不進一絲絲陽光。走廊事實上是有著採光良好的設計的,卻刻意用厚重的黑色帳幔遮住了所有的窗,唯一的光源是牆上長年點亮的燭火,因史魯恩西走動所帶起的氣流而閃爍著。

  衣著輕便的史魯恩西看起來心情愉快,雖然沒有笑容但是眼神柔和。他在一扇高大漆黑的門前停下腳步,小心推開沉重的木門,不想使吱呀聲太過尖銳而驚擾蜜斯克,即使他本來就是來喚醒她的。他放輕腳步,走進黑暗的房間,溜進來的光線隨著關上的房門消逝。史魯恩西毫無困難地走到床頭,摸索了一下確定不會壓到妹妹後坐上床沿,從口袋掏出火柴,火光一閃,托盤上的蠟燭被點燃,照出蜜斯克熟睡的臉龐。史魯恩西注視著蜜斯克的蒼白小臉,黑色的鬈髮披散在潔白床單上,濃長的眼睫毛在闔眼的狀態下顯得格外醒目,被單外露出的脖頸看來像人偶般脆弱纖細。

  他將銀托盤放在床邊,俯下身連著被褥一起輕輕環抱蜜斯克,臉埋在她柔軟的髮絲中,小聲喚道:「蜜斯克。」

  「唔……」蜜斯克發出模糊的聲音,動了動,睜開美麗的黑色大眼,「哥哥。」她微笑。

  「睡得好嗎?」史魯恩西柔聲問道,沒有放開蜜斯克,感覺到她的身體在懷中顯得多麼細小。

  「很好。」蜜斯克撒謊。

  「我幫你帶了早餐。」史魯恩西總算放開蜜斯克,伸出右手作勢要拉蜜斯克。蜜斯克也輕輕將手放在史魯恩西因不常勞動而幾乎和她相同細膩的手掌中,坐起身。史魯恩西拿過一邊的盤子,往麵包上塗抹牛油。

  「哥哥……這種事讓僕人們來做就可以了。」蜜斯克躲避著史魯恩西的目光,膽怯地說著。「哥哥很忙的,常常得工作到很晚,卻還早起來叫我。」

  「怎麼又說這種話?」史魯恩西輕斥道,「從小時候開始,就一直是我叫你起床不是嗎?」

  「嗯……」蜜斯克退縮了,沒有再回話,從史魯恩西手上接過麵包,小口咬著。史魯恩西滿意地看著妹妹吃東西的模樣,一邊往瓷杯裡倒了熱茶,遞給她。一時間他真希望這房間能再亮些,想看看心愛的妹妹在灑滿陽光的明亮房間中開心微笑的模樣,他想像她的皮膚在黃色的溫暖光線中白得發亮,接著他恨起那罕見的病,恨起這終年圍繞在她身邊的黑暗。蜜斯克應該要被白色絲綢包裹,並身處於燦爛光芒中。天使有資格像個天使。

  蜜斯克微微低著頭,偶爾對史魯恩西投以笑容。即使不看史魯恩西,她也感覺得到哥哥的目光落在身上。曾經使她安心的眼神近日卻變得烙鐵一般,蜜斯克不自禁想去逃避。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對哥哥有了顧慮?史魯恩西擁抱她、親吻她,如他們孩童時那樣,但感覺卻不若年幼時單純。史魯恩西的接觸開始引發小小的電流,蜜斯克無法分辨自己覺得喜歡或是厭惡,只是隱隱覺得這樣是不對的。

  昨晚蜜斯克睡得並不安穩,她夢見自己肚腹隆起,雙腳岔開躺在黑色的臥室中,身邊圍繞著發出詭藍光芒的蠟燭。她滿頭大汗,眼睛瞪著天花板,史魯恩西握著她冰冷的手,以臉頰摩挲,嘴裡說著安撫的話。腿間撕裂般痛著,有東西正在擠出體內,血溽濕了床單。奈梅爾突然出現,咯咯笑著,抓住她腿間的東西,用力拖了出來,抱在懷裡親了一下,沾著血的嘴大大咧開,將嬰兒展示給蜜斯克看。蜜斯克在看見那長著角的頭顱和覆滿青亮鱗片的皮膚時猛然驚醒,一身的冷汗。

  「蜜斯克,嘴角。」史魯恩西說,伸出手要擦去蜜斯克口邊的麵包屑,蜜斯克卻驚懼地躲閃開來。史魯恩西愣住了,手滯在半空中,又突然揚起,蜜斯克害怕地閉上眼睛,但是熱辣辣的巴掌並沒有落下,她張眼偷覷哥哥,看見他的眼神中有著不解和怒氣。

  「哥哥,」她顫抖著,從聲音到腳趾,「對不起。」

  「怎麼了?」史魯恩西問,聲音無法控制地透著嚴厲,他想讓語氣溫柔些卻做不到。「妳不要我碰妳嗎?」

  蜜斯克沒有點頭,沒有搖頭,也不說話,只是低著頭,依然在發抖。

  「妳討厭我嗎?」蜜斯克用力甩著頭髮有些蓬亂的頭,眼睛裡噙著淚水。

  史魯恩西再次朝她伸出手,蜜斯克這次沒有躲開,但史魯恩西看出她正不自主地屏著呼吸,身體僵硬地緊盯著史魯恩西白皙的手,像是在看一條迎面滑來的毒蛇。史魯恩西收回手臂,感覺到胃裡緊縮著。

  硬實的木門傳來悶悶的幾下敲擊聲,史魯恩西蹙起眉頭,他知道只有一個人的命令讓僕人敢在這種時候打擾他。

  「史魯恩西閣下,」女孩的聲音,因門的阻擋顯得模糊「奈梅爾主人請您過去一趟。」

  史魯恩西出了房門,看見來傳話的是一個蜜斯克特別喜愛的年輕女僕,史魯恩西並不記得她的名字。女孩長相平凡,膚色黝黑,卻相當伶俐貼心,也不多話。蜜斯克不但要她隨身服侍,甚至還教她讀寫。

  女僕低著頭等史魯恩西走過她面前,然而史魯恩西卻停下腳步,瞅著她:

  「喂。」

  女僕正要答應,史魯恩西卻一把擰住她並不豐潤的臉頰,像是要捏死某種小動物似地用力,又賞了女僕兩個清脆的耳光,最後將她猛力推倒在地上,然後離去,皮靴的聲音在長廊中迴盪。

  眼淚因疼痛而流出,女僕撫摸著紅腫的臉頰,盡快擦乾淚水,感到委曲又摸不著頭緒。然而年輕男主人的冷酷僕人們早都心知肚明,被打兩個巴掌還算是相當便宜的。女僕走進房裡,蜜斯克看見她的臉只是輕輕嘆了口氣,接著吩咐她將銀托盤收走,並服侍自己更衣。

To Be Continued...


短短的第一章,這篇算是把以前就有的架構重寫~這樣。

只是現在看來側重的點和當初很不一樣了。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