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花小段子

おお振り衍生小說。女性向。田島x花井。超清水。
不滿兩千字的小段子。





  「唷,小梓~!」那個鼻子上都是雀斑的傢伙遠遠地朝這裡喊著,一邊精神十足地用力揮手,陌生的稱呼方法讓一旁的水谷和泉等人下意識轉頭想看看「小梓」到底指的是誰。花井臉上一熱,惱怒地吼著:

  「我說過不要這樣叫我──!」

  田島還是嘻皮笑臉的,像是覺得花井的反應很有趣,沒有要改口的意思。

  「有什麼關係嘛,小梓?」

  「不要玩了,已經五點了吧?快點暖身,準備開始練習!」花井板起臉孔。

  「要先作冥想練習,花井,你忘了嗎?」才剛放好東西、走到球場上的阿部冷靜地說著,一邊皺起眉頭。花井做事一般來說是很可靠的,但是碰上田島,卻常常莫名地慌張。

  他覺得花井好像有些太在意田島了。明明如果不想被田島捉弄,最好的方法就是無視。全隊大概只有三橋和花井到現在還學不會這點。

  「說到這個,志賀老師還沒到嗎?」泉的目光掃過球場入口,話題就此扯開,直到小百教練出現,並帶著富有威脅性的微笑提醒他們開始冥想練習。

  「這樣的練習不需要志賀老師指導也能開始的唷,花井你怎麼沒有督促大家呢?」百枝兩手插腰,笑咪咪地問著花井,隊長不由得冒出了冷汗,連忙叫所有人牽起手圍圈圈。

  這天的晨練,田島逮到機會就喊花井的名字,弄得花井心浮氣躁,連打擊練習也頻頻失了準頭。

  『可惡~田島那傢伙……』好不容易結束了練習,花井在水龍頭邊沖洗著滿是汗水的臉,不甘心地想著。

  都是老媽啦,講電話就講電話,為什麼非得要這麼大聲?通話鈕一按下去就聽到一聲拉長音的「小~梓~~」,被恰好站在旁邊的田島聽得一清二楚。如果是被阿部或其他人聽見也就算了,偏偏是田島這個幼稚的傢伙……

  花井關掉水龍頭,揩揩眼睛附近的水珠,拿起掛在肩膀上的毛巾擦臉。這時卻又聽見了田島那過份精力旺盛的聲音:

  「小~~梓~~~!」

  一回頭,田島正笑著跑過來,上衣已經脫掉,皺巴巴地捏在手裡。光裸的胸膛汗涔涔的,在陽光下簡直會發亮。

  「你鬧夠了吧,田島!」花井有些不耐煩起來。

  「咦,花井你到底為什麼這麼討厭人家叫你的名字?」田島問著,一邊扭開水龍頭,把頭伸到水龍頭下,嘩啦嘩啦地沖洗著。水花都濺到花井的身上了。

  「……我跟你根本就不是可以直呼名字的關係吧?」花井一邊擦著脖子上的水,有些臉紅地閃避了這個問題。討厭被直呼名字的原因,不用說也知道是因為名字像女孩子吧?真不知道爸媽當初為什麼要取這樣一個沒辦法一聽就知道是男是女的名字……!

  「可是如果花井要叫我的名字的話,我可是不介意的說。」田島從水流中抬起頭,像狗一樣甩甩頭,把水分甩出去。

  「不要甩啦!還有快把水龍頭關上!」又被弄得一身是水的花井困擾地說著。「田島當然沒差囉,你的名字一聽就知道是男孩子啊。」花井忍不住用埋怨的口氣說道,看著田島扭緊水龍頭,用脫下來的、浸滿汗水上衣的去揩眼睛。哇嗚,這樣一來洗臉還有意義嗎?

  「欸?原來花井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很在意嗎?」田島睜著澄澈的雙眼看著花井。水沿著他的臉頰滑下,在下巴凝結成大大的水珠,然後滴落。

  花井一下子臉紅了起來,弄不清是因為不小心讓心裡的想法衝口而出,還是因為田島抬頭看著他的視線。

  「剛剛明明說,是因為跟我沒那麼要好的緣故不是嗎?」田島像是在戳破花井的話一樣,直率地進一步問道。

  「……那個才是主要原因啦!」花井別開臉,並沒有說清楚「那個」指的到底是名字不夠有男子氣概這回事,還是指他和田島的關係。

  「可是~叫你小梓很有趣啊。」田島把手臂交叉在腦後,「因為大家平常都叫你花井,我叫小梓的時候大家都會一時間不知道是誰,可是你卻會馬上知道我在叫你。」說著說著,他大大咧開嘴笑了:

  「感覺就好像,只有你跟我聽得懂的密碼一樣。」

  這傢伙在說什麼啊!花井覺得自己的臉明明才剛用冷水洗過,怎麼又熱得像是剛跑完操場,好像可以把臉上的水珠都煮沸蒸發。

  「啊、不過如果太常叫,就會失效了說。」田島突然想到。「那我還是叫你花井吧,小梓等想叫的時候再叫就好了。」

  「就說了──不准叫我小梓!」所以他才沒辦法無視田島嘛,這麼、這麼地為所欲為,給他人帶來困擾,並像是以此為樂似地。

  「就算不讓別人聽見,也不可以叫嗎?」田島笑嘻嘻地問道。

  「……當然不行!」花井發現自己居然猶豫了一瞬間,氣急敗壞地說道。「快點去換衣服,第一節課快開始了吧?」

  「啊、我沒有帶毛巾。」田島像是現在才注意到花井手中拿的東西,又想拿那飄散著濃濃汗臭的運動服去擦身子。

  「不要拿那個去擦,你這樣哪擦得乾淨?」

  「可是花井你又不准我脫光光曬太陽。」田島埋怨道,但是聽在花井耳中這根本不是理由,重點是要帶毛巾吧!?

  「我有多帶一條下午練習用的,先借你吧。」花井無奈地說道,一邊盤算著如果把毛巾晾在外面,以今天的陽光應該可以在放學前曬乾。

  「謝啦,小梓~」

  「閉嘴!明天你給我自己帶!」

  「是──!」田島咧嘴笑得像是今天的陽光那麼燦爛。

End

我真的好喜歡田花~~!說不定暑假場會來出個田花本(那露樣本呢orz)。

非常喜歡既帥氣又乙女的花井隊長,怎麼可以同時兼顧這兩個特質!!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