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Kiss Does Make Differences

3 Idiots衍生小說。女性向。Rancho/Raju。極清水。
CWT27三傻突發本試閱。全篇約一萬一千字,此試閱為三千弱。





  鈴聲響起,Raju在棉被中翻了個身,抓起手機,睜眼看見螢幕上顯示著「Farhan」。納悶之餘他按下了通話鈕,Farhan又急又快地說著什麼關於Chatur,嗯,那「Silencer」會有什麼了不得的消息,他發明了屁的利用方式?但接著他聽見Rancho的名字,馬上從床上跳了起來。

  Rancho回來了!他慌張地找著衣服,又興奮又混亂。那傢伙!消失這麼久連電話也不來一通,等會看到他一定要揍他幾下。他匆匆向老婆講了聲,抓著NIKE鞋子跑出家門,剛好看到Farhan的車子過來。

  「該死,忘了襪子啊。」在車上,Raju看著鞋子裡,咕噥道。

  「不只吧,你連褲子都忘了!」Farhan笑著,Raju往下一看,果然如此。

  「不會吧!」連Raju自己都覺得好笑,真是的。

  「你聽到Rancho就失去理智了嗎?」Fathan故意說道,Raju推了他一把,笑著:「去你的,才不是!誰叫你這麼晚打給我?」

  「喂喂,我可是讓飛機迫降了才……」Farhan正要敘述自己的妙計,卻注意到駕駛座上那無辜的司機,還是晚點再告訴Raju好了。

  「居然已經五年沒見到Rancho了。」Farhan說。「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

  「我都要懷疑他已經死了呢……!」Raju看著窗外,大學四年的回憶湧上心頭,一段他時常懷念的日子。

  而Rancho,無疑是那段記憶的核心。

      ★

  Rancho是個很愛傻笑的人。至少Raju是這麼認為的,Farhan雖然也很愛笑,但是那和Rancho不一樣,比較屬於笑點低的那種笑,而不若Rancho總是像想起什麼秘密一般自顧自地笑起來。有時看起來還真像個白痴,Raju想,並沒有嘲弄的意思,只是對於好友的特點下個玩笑般的註解,如同死黨間總是會說一些看似刻薄的話一樣。

  就像現在,Rancho也是和他們兩個走著走著,就突然堆起滿臉的笑容,讓原本就有些孩子氣的面孔看起來更是像個因下午學校突然停課、於是雀躍地計畫著該玩些什麼的小鬼。

  「笑什麼啦?Rancho!」Raju口氣刻意裝得惡劣,像是責怪起他不分享有趣的想法。

  「沒事、沒事。」Rancho心情愉快地回答,「我只是想到,三個人的組合超經典的。比爾.蓋茲中學時代不也是跟兩個朋友組了鐵三角,打算一起開公司?」

  「你總不會要拉我們兩個也去開公司吧……」Farhan用一種不感興趣的態度默默吐槽。心想雖然也許Rancho老爸的資金會幫上不少忙,但是跟這個風一樣的傢伙共事感覺就會是災難一場。

  「我只是舉例啊!不然,之前有部英國電影,拍好多集的那個,主角也是三人組嘛。」

  「你舉的例子都太不吉利了吧,比爾蓋茲的三人組其中一個山難死了,然後你說的那個電影還小說……」Farhan兩手一攤,「其中兩個後來變成情侶了!這個還叫三人組的死黨嗎!?」

  「哎呀、」Rancho趕飛蟲似地揮著手,「那是電影嘛!怎麼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呢!更何況我們都是男的耶,你說是不是,Raju?」

  「……對啦。」Raju沒好氣地回答。這次聽起來不像是裝的,而且說出口之後就緊閉著嘴,不參與話題。

  Rancho皺起眉頭,感到不解。「怎麼,你生氣了喔?為什麼?」他拍拍Raju的背,但是對方依然不理他,並露出煩躁的表情說:「我不跟你們去吃午餐了,我要回去準備明天的考試。」

  語畢,邁開他的長腿很快地離開了。Rancho一臉錯愕。

  「Farhan~這怎麼回事啊?」Rancho抱怨道,踢著路上的碎石子,嘟起嘴,「我說錯什麼了嗎?Raju那混帳幹麻突然走掉?」

  Farhan聳聳肩,雖然的確有些奇怪,但是Raju這種急躁的個性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可能覺得那很理所當然吧,別忘了他的生長環境就真的像一部五十年代的電影。」

  Rancho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你說的沒錯,到他家去感覺景物都變成黑白的了。唉~算了算了~~晚餐再拖他出來,他才受不了一直關在房間裡唸書呢!」Rancho像是恢復了興致,有些蹦蹦跳跳地走了兩步,卻突然「啊」了一聲。

  「這次換你怎麼了?」

  「我只是想到──」Rancho說著又住了嘴,搖搖頭,「算了,應該是我想太多了。」

  「偉大的Rancho導師,你不如花點心思想想午餐要吃什麼。」

  「我們繞回寢室,把Raju割來吃好了。」Rancho提議。

  Farhan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開玩笑的啦。」

  「我只是想說都是骨頭耶。」

    ★

  Raju是個不愛笑的人。至少Rancho對他的第一印象是這樣的,當Farhan帶著熱情笑容跟自己打招呼時,Raju卻露出一副最好和自己保持距離的冷淡表情。而且因為八字眉的關係,不笑就看起來超命苦的啦,Rancho在心裡嘀咕著,但是就算家裡窮也好過他連家人都沒有啊,沒必要老是一副辛苦的樣子吧。

  「Raju,你已經讀一下午的書了,一起出去吃晚餐啦。」Rancho對顯得悶悶不樂的Raju說,Raju卻只是從座位上回頭白了他一眼,就又回到書中。這讓Rancho有點洩氣。

  「你不餓嗎?」

  「我有泡麵。」Raju眼睛沒離開過書本。

  「什麼,不要吃那個啦!」

  「有什麼不好,很便宜啊。」

  「沒營養又孤僻的食物,對身心都不好。」

  「喔。」

  說完就不再搭理Rancho。儘管他有點想問Farhan去了哪裡。Rancho坐在自己的床上看著Raju挺直的背,咬著嘴唇思索。

  「你還在生氣喔?」Rancho放低聲音問。

  「誰生氣?」

  Rancho抓抓頭,強迫Raju承認自己在生悶氣好像沒什麼好處。他看看Raju的書桌,牆上貼滿了宗教畫像,還有個小祭壇,桌上則擺著姊姊的照片。看著Raju老是把姊姊的照片擺出來,兩人感情似乎不錯,Rancho覺得有些羨慕。

  「你姊姊過得好嗎?」Rancho扯開話題。

  「噢……老樣子。」提到姊姊,Raju的態度和緩了下來。「我也希望她能早點結婚,但是你知道的……」

  Rancho抱著膝蓋,「你不會捨不得嗎?我看你們感情不錯。」

  「……女人總是要嫁的啊,」Raju有些落寞地回答,一邊下意識地搓弄手指上的聖戒。「不然會被笑的。」

  「我可以看你的戒指嗎?」Rancho跳下床,走到Raju身邊,拉起他的手,寬大而骨感的手,粗粗的聖戒更讓手指顯得嶙峋,好像摸了都會被骨頭扎疼似的。「哪個是為你姊姊祈求?」

  Raju指給他看。

  「這個呢?」

  「這個是學業。」

  「那這個呢?」Rancho似乎很感興趣似地追問每個戒指的意涵,而Raju也一一回答:爸爸的健康、媽媽的健康……但是問到最後一個戒指時,Raju卻閉上了嘴不肯說。

  「什麼,居然是秘密嗎?」Rancho的興致提升到了最高點,Raju越是不肯說,他越想知道這個聖戒代表著什麼。「難道是女朋友?你媽的新沙麗?秋葵降到一公斤五塊?快說嘛!」

  Raju的臉開始有些漲紅(雖然在棕色的皮膚上不是很明顯),看起來好像想逃走。最後在Rancho越來越扯的猜測逼問下他終於開口:「工作啦!這個戒指是希望能找到好工作!」

  Rancho完全不相信,有些賊賊地笑著,食指朝Raju點著:「如果只是工作,你才不會這麼緊張呢。」

  「吵死了,被你弄得都不能唸書。」Raju氣惱地推開他指著自己的手指,「你都不用準備考試嗎?」

  「吃過晚餐後,我們一起唸,你可以教我。」Rancho笑嘻嘻地說道。

  「少來了,是你教我吧,萬年榜首。」

  「嘿!」Rancho彈響手指,「這麼說是要吃晚餐囉?走吧!」

  Raju瞪了他一眼,然後忍不住笑了,伸伸懶腰,從椅子上站起來。坐了一下午,全身都痛。

  「Farhan呢?」他問,一邊活動僵硬的肩頸。

  「他去圖書館讀書。」

  「啊!我都忘了可以去圖書館,這樣就不用被你鬧。」

  Rancho聳聳肩,「圖書館氣氛太嚴肅了,我不怎麼喜歡。」

  「是我要去又不是你去?」Raju奇怪地問道。

  「呃,三人房裡只剩一個人很冷清耶!」

  「拜託喔,這房間小得像個紙箱,一個人在哪裡冷清了。」Raju吐槽道,和Rancho兩人走向門口。

  「孤身一人是很難受的。」Rancho說,有點像是在自言自語。Raju聽見了。

  後來Raju依然習慣在寢室裡唸書。

To Be Continued...


  貼出來後,看起來還真短啊!(抹臉)

  我的部份大概就是這樣短短地一段又一段,整篇都走清水歡樂風。

  剛剛看了另外兩人的稿子,看來我是最清水的唷!(樂)

  這本除非重大意外不然應該不會窗了,書名出來之後就更新資訊頁,噢耶!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