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陽光 Sunshine At Midnight (二)

鋼之鍊金術師衍生小說。BL向,阿爾馮斯 x 愛德華。
開始覺得整個故事都會是清水向了XDD




  下午的陽光強烈得讓人踏出屋子時會忍不住瞇起眼睛,昨夜的大雨現在連水窪都不剩了。愛德將白色的被套和被子披上細長的竹竿,用大曬衣夾夾起,然後將其他洗好的衣物也一一掛上。

  這時他聽見電興奮地吠叫著,轉頭看見阿爾拄著支撐用的拐杖,手上拿著顆髒兮兮的白色小球,一邊擋著想撲上來的電,一邊往院子走來,並笑道:「不要這麼興奮啦、到外面才能玩啊。」

  「唷,阿爾。」愛德華出聲打了招呼。

  「哥哥。」阿爾朝他笑笑。

  「你的肌力訓練今天這麼早就結束了?」愛德問,隨手抖開手上濕濕的毛巾。

  「因為電纏著我跟牠玩……」阿爾說,將小球以拋物線遠遠扔出,電隨著竄了出去,追逐落地滾動的球。「以牠的年紀來說,這不太平常呢,於是我想就休息一下,陪陪牠吧。」阿爾打量了一下曬衣竿,注意到上面晾掛著的白色被單。

  「啊、我正想著等一下要把昨天淋濕的被子拿出來……」

  「沒關係,我順便拿出來曬了。」愛德華仰著頭,正在調整竹竿上衣物的間隔和位置。

  「謝謝。」

  「嗯。」愛德隨口應道。這時電咬著球跑了回來,將球放在阿爾腳邊,搖著尾巴看著阿爾,像是想再玩一次。阿爾蹲下身撿起球,讚賞地摸摸電的頭,再次用力地拋了出去,黑色的狗兒飛也似地朝球的可能落點衝去。

  「天氣很好,應該很快就乾了吧。」愛德說,完成工作後拍了拍手,提起裝衣服用的籃子往阿爾這邊走來。

  「嗯,」阿爾看了看藍藍的天,又看看在草叢中找球的電翹起的毛茸茸尾巴。「不知道晚上會不會又下雨呢。」

  「希望不要。」愛德說,「下雨天時,身體連接機械鎧的部份會很痛。」

  「……也是呢。」阿爾答道。

  *

  空氣裡有機油的味道,工作檯上堆滿了各種螺絲、承軸等零件以及工具。溫莉坐在矮凳上,仔細幫愛德調整著新裝上的機械鎧。雖然熬了夜趕工,但有些零件需要花時間調貨,溫莉比預期的遲了幾天才完成愛德的新機械鎧。

  「我本來以為你們待在利賽布爾,機械鎧的耗損率比較小,我可以閒一點呢。」溫莉說,拿起小板手檢查每個螺絲。「結果還不是得一直換。」

  「你有生意不是很好嗎?」愛德兩手放在椅面上,腳微微舉高使溫莉方便作業,「……不過就算沒有我,妳的訂單也夠多了。」

  「嘿嘿,我很行吧。」溫莉笑著說,「我差不多可以接奶奶的招牌了。」

  「妳要不要連『利賽布爾的母豹』這個稱號也一併繼承啊?」

  「哪有這回事!人家我可是很溫柔的!」溫莉抗議道。這麼多年來,她跟愛德說話依然是這樣,你來我往地。或許是因為是青梅竹馬?相處的方式有時更像是家人、朋友。

  「要說溫柔,妳可能還比不上阿爾呢。」愛德笑著。

  「唔、雖然不甘心,但好像沒辦法反駁啊。」溫莉噘起嘴,放下板手,拿起一旁的小罐潤滑機油,將那尖尖的管口插進關節處的縫隙,為機械鎧上油,「阿爾他從小開始,就一直是個過份體貼的孩子了,跟某人完全不一樣。」

  她以為愛德會出言反駁,說些「像阿爾那樣反而會吃虧」之類的話,但愛德華卻不發一語,低著頭像在沉思些什麼。

  「阿爾那傢伙啊……」愛德話才說出口,卻又停住了。

  「怎麼?」溫莉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愛德欲言又止的模樣。上次愛德用這種態度提起阿爾的事,似乎是她出差到中央市為愛德維修時了。阿爾對於沒有肉體的不安,醞釀發酵為對自身存在的質疑、甚至是對愛德華的不信任。

  那好像也是她唯一一次看見阿爾那樣大發脾氣──不是孩提時代那種回頭就忘的鬥嘴、吵架,而是真正的懷疑與誤解。也是她所知的唯一一次,這對相依為命的兄弟感情受到動搖。

  「不,算了,當我沒提。」愛德說。

  溫莉沒有追問下去,但她想到上次的情況,愛德可沒有向她隱瞞什麼。

  不過,他們有著只有兄弟間才知道的秘密,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從小就是這樣,下課後的行程也好、鍊成媽媽的計畫也好,總是有些事情,溫莉被排除在外。她畢竟不是愛德與阿爾的兄弟姊妹。

  「好啦!」她站起身,伸展了一下筋骨,一邊脫下手上被機油沾髒的工作手套,露出潔白纖細的手。然後她看了牆壁上的時鐘一眼。「哎呀,這麼晚了。」

  「妳快點去睡覺吧,謝啦。」愛德也從椅子上站起,試走了幾步,沒有什麼問題,溫莉的手藝已經幾乎是無可挑剔的了。

  「我還得先去洗澡呢。」溫莉揉揉酸痛的肩膀,解開綁起的馬尾,淺黃色的頭髮披散下來。「晚安了,愛德。」

  溫莉離開工作室後愛德也回了臥室,裡頭的燈亮著,阿爾歪在床上睡著了--在愛德的床上。

  他看見弟弟那有些不自然的姿勢,知道阿爾是坐著等他等到不敵睡意侵襲。是為了等愛德回來,詢問他能不能再次和哥哥睡同一張床吧。就像前幾夜那樣。愛德望了阿爾的床一眼,上面折疊整齊的棉被從曬乾之後就沒再被動過。

  那天如同愛德所猜測的晚上沒有下雨,月光很亮,阿爾背對著投進屋內的銀光,雙手背在身後,帶著小心翼翼的微笑,艱難地開口問愛德,能不能還是睡在他的床上。

  他想問原因,但看到阿爾那擔心被拒絕的神情,話到嘴邊就吞了回去,然後聳聳肩,說:「好啊。」

  阿爾看起來很高興。他們熄了燈,躺在床上時,愛德聽見阿爾的聲音悄悄響起,漂浮在月光中。

  「哥哥。」

  「嗯?」

  「能夠稍微抱著你嗎?」阿爾的聲音有些發抖,正如他開口詢問是否能睡在愛德床上時一樣。

  愛德沉默了一下,但很快也如先前那樣回答:「好啊」

  然後阿爾抱著他,輕輕地,珍惜地,一整夜都是如此,直到早晨愛德在阿爾的臂彎中醒來。之後的幾夜,也都這樣過了,唯一的差別在於阿爾細瘦臂膀的收攏程度,一天比一天還緊。

  而今天,想必也打算提出相同的要求吧。愛德看著熟睡的阿爾,用溫暖的手輕撫他的臉頰。怎麼還是這樣凹陷呢,可以輕易摸到顴骨的形狀,明明很努力在補充熱量與營養了,是因為處於成長期的緣故嗎?

  「阿爾、阿爾馮斯。」他低聲叫他。

  「唔嗯……」發出了模糊的聲音,阿爾微微睜眼。

  「上床躺好,今天也一起睡吧。」

  「嗯。」即便還在睡夢中,阿爾也露出了欣喜的微笑。而在愛德熄燈上床後,阿爾像是習慣性似地,又抱住了哥哥,並將臉蹭上愛德的臉,猶如抓住毛毯的小孩,安心地進入夢鄉。

  這是阿爾撒嬌的方式,愛德想。或許是太久沒有與人肌膚接觸的感覺了,阿爾渴望觸碰人類吧,溫暖的、柔軟的、彷彿有電流通過的。但是以阿爾那溫和有禮的個性,能稍微任性一下的對象,也只剩下哥哥、只剩下我了。

  於是愛德決定不向任何人提起這件事,甚至是溫莉。他知道阿爾也沒有、也不會,就連自己的需求,都為了不給人添麻煩而隱藏得好好地,這就是阿爾。愛德知道保密才是讓阿爾不覺得難為情的作法。

  「……其實再恣意妄為一點,也沒關係的,阿爾。」愛德喃喃說道。


  *

  起床時覺得有些不對勁,阿爾眨眨眼,接著猛然低頭,看見褲檔的隆起時臉一紅,被燙到似地推開懷裡的愛德華。動作太粗魯,愛德醒了,阿爾慌張之下,竟然跌落床沿。

  「阿爾,你搞什麼?」愛德用還帶著睡意的眼睛望著坐在地上揉捏發疼後腦的弟弟。

  「……早啊,哥哥。」阿爾說,想表現出一切正常的樣子,卻發現自己開著的腿間正對著愛德。他咻地將腿夾起,漲紅了臉頰。

  愛德帶著戲弄意味地笑了,「幹嘛這樣扭扭捏捏的,以男孩子而言這不是很正常嗎?」

  「雖然是這樣沒錯──」阿爾馮斯訥訥地說,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好啦,不逗你。」愛德搔了搔一頭因為睡覺而蓬亂的金髮,伸伸懶腰。「既然你覺得難堪的話,我就先出房間啦。呃……」愛德跳下床,遲疑了一兩秒,「今天早餐又有牛奶嗎……」小聲嘀咕著,他將手臂交叉在腦後,信步離開臥室,留下依然坐在地上的阿爾。

  阿爾抹抹臉,手掌感覺到臉頰的溫度比平時來得高。「真麻煩啊,肉體什麼的……之前根本沒有這種困擾……」自言自語著,隨即又拍拍自己的臉,「沒什麼好抱怨的。這種事情只要習慣就好。」

  深深吸了一口氣,卻發現一件剛剛沒有注意到的事。

  『啊啊,空氣裡有著機油的味道……是因為哥哥的機械鎧吧……』他心想。

  *

  「阿爾,」溫莉手上拿著一杯牛奶,頭上紮著紅色的頭巾,看起來又是一副準備工作的樣子,「今天要去打鐵鋪喔。」

  「嗯,我沒有忘記。」阿爾拉開椅子,坐在餐桌前,注意到愛德大口咬著煎香腸,一旁杯中的白色液體卻顯然沒動過。

  「哥哥,牛奶不能不喝喔。」阿爾說。愛德聞言抖了一下,用力吞下嘴裡的食物:「我又沒說不喝。」

  溫莉和比拿可奶奶都帶著有些促狹的笑容看愛德,阿爾舉起自己的杯子:

  「那麼,哥哥和我比賽誰喝得快吧,預備──」

  「啊、慢著慢著,」愛德拿起杯子,湊到嘴邊。雖然牛奶的腥味讓他皺了下眉頭,但說到比賽,他可是不願認輸的。

  「開始。」阿爾話音甫落,愛德就顧不得自己討厭牛奶地大口喝光了杯中的液體,比喊聲的阿爾快了一點。愛德用手背抹抹嘴角,得意地晃著手中的空杯,杯壁上殘留的牛奶慢慢往杯底滑去。

  「怎麼樣,我贏了。」

  「贏的人可以得到什麼獎勵嗎?」阿爾笑著問。

  「牛奶豁免權──」愛德話還沒說完,就被溫莉和奶奶的笑聲打斷了。比拿可揮揮手,像是受不了這兩個男孩子似地,最後說道:

  「贏的人洗碗!」

  「咦──這是處罰吧!」愛德說,溫莉摀著嘴,全身抖著。阿爾也忍不住偷笑,但馬上接著說:「我們一起洗吧,反正我們今天都睡晚了,沒有幫忙準備早餐。」

  「阿爾你太好心了啦。」溫莉笑著,一邊叉起盤中的香腸。阿爾只是笑笑,沒有回答。

  早餐後愛德幫著阿爾將前幾日送回來的,曾經作為阿爾身體的盔甲裝上馬拉貨車,溫莉也在一旁協助。盔甲放上貨車後,阿爾俯身看著散落的金屬塊。盔甲裡面的血印還在,乾涸多時的血液呈暗色,阿爾將沒有拄著拐杖的左手伸進去摸了摸印記,看見手指上沾了些剝落下來的深褐色碎片。

  是哥哥的血呢。他想。靠著這個才活下來的,而能像現在這樣恢復身體,也是因為有哥哥,自己一個人的話是辦不到的。

  「阿爾,怎麼了?」溫莉問道。「如果你改變心意的話,也沒關係唷。」

  阿爾搖了搖頭,搓搓指尖,轉頭對溫莉和愛德說:「我們出發吧。」

  小小的貨車載不了三個人,況且他們只有一匹馬,因此由溫莉牽著馬兒,三人一起走著。鐵工廠不遠──但在這個充滿羊的鄉下地方,即使是「不遠」的地點都要走上好一段路。愛德與阿爾並肩走著,悄聲問他:「剛剛看你若有所思的,難道真的捨不得啦?」

  「才不是,我從一開始就打算這麼做的啊。」阿爾說,「能讓這東西成為別人的手腳,不是很好嗎?會不會也成為哥哥機械鎧的一部分呢?」

  「你要是打這種主意,直接跟溫莉說就好了啊,說你想要讓這盔甲做成我的機械鎧。」

  「不要。」阿爾金黃色的瞳孔照在陽光下,顯得閃閃發光,他的嘴勾起弧度,笑得有些莫測高深,「只要『有可能』就好了,這樣比較有意思。」

  「什麼啊,我完全搞不懂。」愛德說,雖然不明白阿爾的話,可是看到弟弟那像是懷有秘密的愉快笑容,自己也忍不住微笑了起來。

  「刻意去做感覺不太好。」阿爾解釋,但愛德還是沒有聽懂,只是,也不太在意。因為是阿爾的盔甲,照他的意思去處理就好了。

  阿爾寧可不要知道盔甲被做成了什麼樣的零件、而又使用在誰的身上,總覺得如果特意作成了愛德的機械鎧,被替換下來時一定會覺得失落的。現在這樣反而能一直相信哥哥會使用到盔甲做成的機械鎧零件,因為不曉得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愛德身上,就能姑且認為是在了。

  就算不刻意指定,還是會到哥哥身上的,阿爾會從下一次愛德的機械鎧維修時開始這麼相信。

  「哥哥,」愛德微微轉頭,微風吹得阿爾清爽的短髮像麥子那樣起伏,「等一下,請打鐵師傅做一把鐮刀吧,奶奶每次割草的時候都好像很辛苦。」

  「好啊。」愛德回答,一邊心想溫莉說得沒錯,阿爾這傢伙真是體貼過份了。

  輪子壓在有碎石的泥土地上叩隆叩隆地,車內的破碎盔甲也隨著顛簸發出金屬互擊的聲響,冶鐵場就在不遠處了。


To be continued...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