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實作課

Fate/Zero衍生小說,BL向。CWT31所發無料的內容。
遠坂時臣x言峰綺禮。R-18。
沒有劇情只有肉。
時臣攻喔喔喔喔喔!綺禮有點M。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再往下看吧。






  在時臣眼中,綺禮是無可挑剔的完美弟子。

  勤奮、好學、恭敬有禮。不只是在學習方面熱心,作為弟子的儀節也從未怠慢,即使是在瑣碎事務的處理上都能作為他的得力助手,忠實地完成所有吩咐和囑託,偶爾面對在常人看來怪異的魔術課程也不曾遲疑。

  單就心理素質而言很有成為魔術師的潛力,能夠拋開世俗成見,純粹以魔術角度來看待事物。這樣的從善如流深得時臣讚賞。

  除卻這些,這個弟子也有意外可愛的地方。

  綺禮有些喜歡他,這點讓時臣覺得十分有趣。不經意的肢體碰觸得來輕微的顫抖和閃躲,而時臣首次以唇輕碰他時所換得的回吻,則讓他感嘆自己已經無法那樣焦慮而急躁地親吻一個人。

  綺禮那略顯粗硬的黑髮手感很好,時臣經常如父親撫摸兒子那樣撫摸他的頭髮,並總是忍不住微笑起來,尤其是在看見綺禮低頭垂下目光不敢望向自己時。

  而就綺禮的角度而言,說是「有些喜歡」未免太輕描淡寫。

  時臣的優雅沉穩不但深具魅力,那過份的從容更是帶給過綺禮類似受虐的歡愉。

  他記得在最初的基礎課程上,時臣老師以手觸摸他的身體來感知魔力的流動狀況與回路的開拓程度。綺禮出於老師的要求除去了多餘的衣物,僅著一條底褲,經年鍛鍊出來的強健身體裸露地展示著,肌肉的起伏猶如山川紋理,年輕的肌膚充滿彈性且有著健康的色澤。

  老師溫熱的掌貼上他的左胸,遊走於腹部,纖細的手指輕擦,掠過腰際時綺禮覺得胸口一滯,下腹熱辣辣燒起。時臣羽扇般的睫毛低垂,彷彿關閉所有其他感知,僅以觸覺重新認識弟子的專注神情,讓他無可抑制地勃起。

  他知道老師看見了,但時臣沒有任何表示,除了綺禮並不確定是不是錯覺的、在嘴角輕抿一下的笑。溫熱的掌隨著肌理的賁起或凹陷游動如一條魚,泅過綺禮全身,彷彿也鑽進了神經脈絡輕拍魚鰭。老師的視線沒有閃避、動作不見遲疑,依舊沉浸於作業中,彷彿對他腿間的隆起視而不見。綺禮覺得可恥,而老師淡然的態度讓他的羞恥更顯扭捏,卻又因此興奮起來。他站直了身子猶如接受校閱的軍人,試著磊落但因醜態暴露在老師目光之下而無法自在。

  「放輕鬆一點,綺禮。」時臣輕快地說道,這讓他臉上一熱,被陰莖頂起的襠部濕了一小塊。

  但老師也只是在結束觸摸之後讓他穿好衣服。

  好像沒有什麼能讓他難堪的。相反地綺禮在冷靜的面皮之下卻翻攪起了思緒。

  就算在解說魔力補充知識時大著膽子問了句能否實際練習,時臣師依然是微微笑道:「好呀。」然後靈巧的手指探進綺禮修道衣的高領中輕扯,另一手則拉開自己的藍色緞帶。唾液、精液的魔力交流都流暢進行,彷彿那本來就是課程的一部分。

  有些奇妙但又似乎極其自然的師徒關係就這麼維繫著。

  今天的時臣老師也站在工房裡,指導著綺禮,一如以往的白襯衫、藍色緞帶和打理整齊的髮絲,一如以往的完美高雅。

  「今天要進行一樣新的魔術訓練。」時臣以溫和的聲音說道,「稱之為『共感知覺』,在進行偵查時非常方便,相當具有實用性的一項技巧。」

  綺禮扮演好學生的角色,安靜地聽著老師的解說。如字面上所示,這項魔術能夠和他人共享五感,見其所視,聽其所聞,可以零時差地得到斥侯的第一手情報。

  依照預定的計畫,綺禮自然是會與召喚出的英靈共感知覺,以利情報的蒐集。但現在,綺禮必須先以老師作為對象來進行練習。經過指示和提點之後,已經在魔術修為上小有成果的綺禮成功地掌握了訣竅,看著老師笑容的同時,老師所見的自己也映入腦海,非常奇特的感覺。

  「如果想要專注在對方所見的影像上,可以閉起眼睛。」

  綺禮聞言照做,一下子眼前所見只剩下輕閉雙眼的自己。時臣微微仰頭看著他,原來平常自己在老師眼中是以這樣的角度。正待睜開眼睛,卻看到一隻纖長的手撫上他的臉頰。

  「能夠共享的不只是視覺,稍微感受一下?」

  感覺到在頰上滑動的手指,自己的右手指尖也傳來溫軟的觸感。理論上,嗅覺、聽覺、味覺也都能共享,只是現在佔去最多注意力的,便是那同時撫摸與被撫摸的感覺。

  時臣以手指輕觸上綺禮的唇,綺禮知道那是拇指,沿著嘴唇線條描繪過去。綺禮微微張口,想要含住它,時臣卻靈敏地抽開,然後像是作為代替一般,食指與中指伸進綺禮口中,越過齒列,碰到濕潤柔軟的舌尖。

  綺禮舔著老師的手指,突然覺得自己的樣子很難堪。透過時臣的眼,看見自己溫順、帶有色情感地含著男人手指。兩指所感受到的潮濕溫暖,讓他忍不住縮起手指,好像要抽離那種感覺,但當然是徒勞無功。

  如果、在這樣的狀態下接吻的話,真的會像是融化在一處吧。

  手指深入,壓著綺禮的舌,滑溜地掏弄,或改變了角度頂上內璧,綺禮看見自己臉頰被頂弄的部位鼓起。時臣抽出手指。

  「如何呢,綺禮?」平淡的口吻,像是詢問著綺禮對魔術的看法,但是語意卻曖昧不清。

  綺禮睜開眼睛,對上老師那藍色的雙眸,吞嚥口水。

  「請……再讓弟子多感受一些……?」

  時臣微微側頭笑了一下,許諾的信號。



  綺禮彎身吻著坐在椅上的老師,同樣都是舌與唇的交纏分辨不出是誰的感官。他脫去修道服,上身穿著貼身的黑色棉衣,更加凸顯出寬闊的肩和細腰的比例。時臣的手指捏住他胸前垂下的金屬十字架,像是將他拉往自己。

  綺禮的手從老師胸前往下移動,輕擰了下老師的側腹,對方敏感地抖了抖,同樣酥麻的感覺也傳到自己身上。

  原來如此,這麼一來簡直像有雙倍的敏感帶一樣。

  時臣接吻的方法熟練而高明,將弟子的舌頭置於齒間輕咬吸吮,然後舔過他向來很有感覺的口腔上方。綺禮曾好奇過老師偽何如此擅於親吻,那時對方笑了笑道:「交際也是重要的工作。」

  身為聖職者的綺禮則是完全不需要磨練這種技巧,卻也在時臣手下不知不覺開始學習。

  綺禮單膝著地,臉埋進時臣雙腿間,隔著衣物親吻性器。下身傳來輕壓的觸感,真是不妙啊,所有的感覺都反射回身上,簡直像和自己做愛一樣。他解開老師的褲子,仔細舔著對方的陰莖,舌尖繞著柱身及前端,然後含進去。綺禮支撐身體的腿忍不住微微顫抖,性器也很快硬了起來,與老師相同。

  原來口交這麼舒服,老師從來沒有幫自己做過。溫暖、柔軟的口內包覆性器,並以靈活的舌頭舐著,快感十分強烈。不知道如果真是由老師來舔的話,會不會是同樣的感覺呢。綺禮不自覺沉浸在其中,但時臣的手卻往他腦門一推,竟然是要他放開的意思。綺禮抬頭不解地望著老師。

  時臣輕輕咬著下唇,臉頰泛紅。

  「嘴裡,稍微有點奇怪的感覺呢。先停下吧,綺禮。」

  「老師討厭這樣嗎?」

  時臣一臉不置可否,既然沒有反駁,綺禮便繼續道:

  「如果哪天時臣師也願意幫我這樣做的話,我會……很高興。」

  時臣笑了,好像覺得他淘氣,揉亂他的黑髮。

  「看你表現。」

  綺禮覺得臉上有些發熱。或者說,整個身體都是,似乎要在陰冷的工房沁出汗來。

  光線不充足的空間內傳來衣物摩擦的聲響,以及綺禮那屬於男性的低沉嗓音。壓下了音量,耳語般問道:

  「老師,既然您共享了我的知覺,那麼如果我觸摸自己,您也會感受到嗎?」

  「當然。」時臣以手支著臉頰,好看的嘴角呈現一小小的弧度,瞭然於心地等著看弟子接下來要做的事。

  老師的視線籠罩著自己,所見的畫面映射在腦海中。綺禮已除去了下身的衣著,肌肉緊實的大腿、窄小的男性臀部以及半勃起的陰莖,都暴露在時臣的目光之中。綺禮跪在老師面前,滿懷渴望地開始自慰。他不太敢對上老師的眼睛,但清楚知道老師正像在觀賞一齣戲劇般,看著他捋動自己的陰莖。

  不,不只是看而已,而是感受。

  他在愛撫自己,同時也愛撫時臣師。這讓綺禮異常興奮。

  「……呼……嗯……」

  變得急淺的呼吸,似乎讓工房的溫度些微上升。綺禮忍不住微微抬頭想看時臣的表情,時臣的臉潮紅著,露在褲外的陰莖再次挺起,顏色比剛才更深,顯然也和綺禮同樣感到非常舒服,但卻閃避了他的眼神,似乎是有些難為情。

  「時臣師、」綺禮灼熱地喚道,「請看著我、拜託||」

  濕潤的藍眼珠向他瞥來,男人拾回了從容的微笑,卻帶著性慾的氣息。他以魅惑的嗓音溫柔說道:

  「我一直都喜歡你手上的薄繭,綺禮。」

  「啊。」神父發出像是要窒息的低嘆,似乎光憑這句話就能射精。

  「也喜歡你的裡面。讓我看吧。」回應了綺禮的要求,那對藍色眼睛閃閃發亮地直視著綺禮。明明是這樣露骨的一句話,時臣說來卻彷彿要他交上作業那樣普通。

  地上很冰涼,與體溫差距甚大。綺禮對著老師打開了雙腿,一手握住陰莖,另一手則翻弄後穴。兩指陷入肉縫之中,然後撐開,可以稍微看見脆弱而紅潤的內壁。綺禮不必望向老師,也知道他的目光正在打量何處。猶如在鏡前自慰,自己淫亂的模樣全清晰地看見了。

  「時……臣……師……」

  「嗯。」魔術師的微笑,難得地看來有些殘酷。「好好揉鬆喔,綺禮。」

  綺禮是無可挑剔的完美弟子,總是忠實地完成所有吩咐與囑託。時臣看得出來這些命令讓他既羞恥又興奮,粗大陰莖挺得要貼上腹部便是證明。而透過知覺的共享,綺禮在腸道中攪弄擴張著的手指,也給時臣帶來新鮮的刺激。

  綺禮那臉頰通紅眼角濕潤的模樣,簡直像隨時就要去了一樣,可憐兮兮地望著自己。

  「老師、我想要您的||」綺禮抖著聲音哀求,「可以嗎?」

  時臣的笑容略略加深,朝他勾了勾手指。

  綺禮站起身,垂著頭,自桌上拿了一個約十公分高的玻璃小瓶。瓶身沒有任何標示,裡頭裝著透明的液體,他打開瓶蓋,黏稠液體一塊塊滴落在他手掌上。綺禮將手探向身後。

  「……好冰。」時臣壓低了嗓子。綺禮跨到老師身上,一手掰開臀瓣,另一手按上時臣的肩,藉著水性液體的潤滑,讓對方一點一點進到體內。

  「哈啊、時臣師的……插進來了。」綺禮喃喃說道,燥熱的氣息拂在時臣臉上。不僅是後面被塞滿的感覺,插入方那被包覆緊咬的舒服感受,也絲毫不差地傳遞給了綺禮。好熱、好軟,還有內壁律動時活生生的觸感。

  綺禮低頭望著時臣,見他垂著目光,彷彿努力控制著呼吸。老師,在忍耐吧,忍耐這種前後都很舒服的感覺,因為想在弟子面前保持從容的緣故。

  年輕的神父動起了腰,讓粗硬的陰莖在身下來回抽動,響起輕微的水聲。同時刺激著前方,猶如被包夾的快感消磨雙方的理智。

  「老師也有感覺到吧?後面、填得滿滿的,前面也||」

  「嗯、」時臣低聲回答,「綺禮覺得哪邊更舒服?」

  「呼、嗯、不……不知道,」綺禮擺動腰部的頻率加快,只覺得整個骨盆一帶都酥麻不已,隨著抽插電流一陣一陣地往上竄。

  時臣手輕輕落到綺禮的腰際,扶住弟子,配合他抽動的動作,往上撞擊,綺禮忍不住顫抖著,呼吸越來越急躁。綺禮喘著氣,低下頭湊到老師耳邊。

  「跟時臣師的話……都很舒服。」

  「這麼花言巧語?真不像你。」那低低的輕笑噴在耳垂上,綺禮覺得馬上就要射了。

  「那麼,」時臣雙唇闔動時輕搧過弟子的耳輪,弄得對方一陣麻癢,輕柔嗓音發燙地滑進腦中,「下次換你進來?」

  「哈啊、」這句話激起的各種想像,讓綺禮一瞬間繃緊了身子,後穴緊緊箍住深埋體內的陰莖。時臣禁不住低嘆出聲,所採取的行動卻是更用力地往弟子熱燙的體內頂去。

  快不行了。好舒服。好爽。幾個意義類似的詞在綺禮腦中重複浮現,他望著老師也泛起薄汗的臉,覺得有些恍惚。

  就連這種時候,這個人都一副遊刃有餘的模樣,明明共享了自己後面的洞被塞滿抽插的感覺,卻還能在嘴角帶一抹淺淺的優雅的笑。如果是換作自己把他操到射出來,也還會是這個表情嗎?想看,好想看。

  「時臣師……想……想射……」不完整的字句從綺禮口中溢出。

  「嗯。」時臣回答,「這次也可以射在綺禮裡面嗎?」

  綺禮點點頭,有些急忙地。「請和我一起、嗯、」

  他感覺到老師的手緊緊掐住了自己的臀部,在最後幾次的抽插後,兩人幾乎是同時達到了高潮。



  「其實在這種狀態下性交,快感不必然會共享唷。」雖然已經解除了共感知覺的魔術,時臣卻在一邊替弟子撫平衣上皺摺時提起這個話題。

  「是這樣的嗎?」

  「嗯,如果剛好是雙方共有的敏感帶當然另當別論,但舉例來說,綺禮在共感知覺的狀態下吃著最喜歡的麻婆豆腐,我感覺到的是一樣的辣味,但卻不是綺禮所感受到的『美味』的感覺,和這個是一樣的道理。」時臣平淡地解說著。

  「……所以,剛才老師並沒有那麼舒服嗎?」

  時臣微微揚起嘴角,併攏的手指似是不經意地滑過綺禮胸口。

  「很舒服喔,綺禮君的裡面。不過畢竟著意摩擦的是綺禮有感覺的點呢。」將淫猥的話題說得雲淡風清的魔術師,以食指輕戳高大弟子的眉心。「今天的課程結束了,綺禮請回去休息吧,肚子裡的東西也要快點清出來。」

  綺禮抓住按在額上的手,拉到胸前。

  「那麼……時臣師會覺得舒服的點,又是在什麼地方呢?」

  時臣並沒有去看弟子的臉,而是低下了視線,藍色眸子閃動著某種光芒,笑得優雅神秘。

  「有機會的話,再教給你吧,我可愛的弟子。」


-End-

突然覺得有點沒辦法直視這篇,呃呃呃。
雖然我一直是言時言都看,但是看著這篇我正在反省……嗯。
最近寫的東西越來越歪斜了。如果覺得寫得還行之後應該會再開始連載長篇的言時言,不過那個故事踩很多人的雷點……反正我的喜好就是很偏鋒啦(自暴自棄)。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