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Sweet Home

這次CWT35發送的無料小說本,貼上我的部份;-)

也可以在這裡下載PDF檔自行製作成冊→




A Home without Marriage.

  他笑著讓下班回家的他親了親自己,隨即又斂起眉:「我後天期末考。」
  他故意孩子氣地噘起嘴:「掃興」
  「有什麼辦法,我被退學了就要遣送回國。」
  「那我也跟過去。」
  「然後跟我一起在那裡被吊死?我才不要。」
  「我說笑的嘛,你這麼聰明怎麼會被退學。」他以雙臂繞住已經認真蹙起眉的情人:「學位拿到之後呢?」
  情人的眉頭更加深鎖:「再申請一個短期學校吧。」
  於是,又讀了一個學位。
  而之後,又是一個學位。為了留在某個地方而不斷進修,這簡直比毫無變化的婚姻生活更讓人厭膩。
  直到那天,他那有些孩子氣的情人在晚餐時洋洋得意地宣布:「我決定自己出來開公司了。」
  接著他單膝跪下,拿出一紙聘書:「Now, will you be my employee?」
  他笑得眼淚都出來了:「I do.」
  然後新郎親吻新郎。


A House Is a Home when It Has a Dog

  是耶誕節,雖然不是虔誠的信徒,他們也還是跟著商人的把戲起舞,順水推舟地裝飾聖誕樹、享用大餐,至於禮物,既然沒有小孩,不需要耶誕老人的謊言,就方便地在晚餐後進行交換了。
  他以領帶矇住他的眼睛(事實上他也乖乖閉著沒有偷看這僅是一種情趣),牽著他的手走往從他返家以來就被明令不准進入的客房。他的手往前伸著,像許多還不適應黑暗的人會做的那樣,口中說著:
  「好了嗎?好了嗎?我覺得好興奮。」
  他感覺到情人放開他的手。
  「等一下,等一下噢。」
  他聽見金屬敲擊聲,接著是他的聲音:
  「好了,你可以把領帶拿下來。」
  他迫不及待地照做,打了黃光的客房中,一個男人,不,一隻狗,伸出舌頭彷彿在笑地望著他,搖動黑色的尻尾。
  他發出快樂的驚叫聲。
  「噢天哪天哪天哪……你知道我一直反對聖誕節小狗,但牠真是……」
  「很漂亮對嗎?」
  「太漂亮了,看看牠的線條,難道是軍人嗎?」
  「是救生員喔。」
  他滿意地看到情人露出滿意的表情,並回身吻了吻他。他將細細的狗鍊交到他手中,就像把車鑰匙交出去一樣。
  「嘿,」他一彎身狗兒就親熱地湊了過來,任他搓揉牠的耳朵,「歡迎來到我們家啊,大男孩。」
  狗兒發出快樂的吠叫聲。


New Home Conflict

  今天來看房子的是有些奇妙的三人組。
  看起來較年長的男子、看起來較年輕的女子、看起來最年輕的男子。
  年輕的女子與年輕的男子顯然對他們想要一間什麼樣的房子十分有想法,有時他們禮貌卻尖銳地挑戰我的說詞,有時他們彼此爭執。
  稍年長的男子則總是靜靜地、偶爾在其他兩人徵詢意見時給予優柔寡斷的回覆。
  我胡思亂想地猜測起這三人究竟是什麼關係。
  年輕的男子和年輕的女子談話間有種不把對方放在眼裡的親暱,也許是過了熱戀期的情侶?但如此一來我有些無從解釋起年長男人的身份,或許是其中一方的父親?
  慢著、兩個男子間交換的眼神很有些曖昧,也可能他們才是情侶,牙尖嘴利的女子則是年輕男子的損友姊妹淘?又或者同時是兩人的損友姊妹淘?
  不對,我為什麼要這麼執著認定這三人中有兩人是情侶關係呢?也許他們三個人都是彼此的超級好友?還是說三個人都彼此為情侶?
  正當我被自己的想像力搞得有些混亂時,年輕的女子似乎終於被年長男子的模稜兩可回應給惹怒了:
  「爸,拜託,一開始是你先說想要有自己的房子的耶!這是我們三個人的家,你認真點!」
  啊、我果然讓想像力奔馳得太遠了,原來只是普通、隨處可見的單親家庭啊。
  正這麼想著,卻看見年輕男子握住年長男子的手,柔聲道:「你有什麼想法就直接說,好嗎?」
  唔,結果我的想像力還是不夠奔放啊。我繼續以營業用的微笑,接待這個有些難纏但似乎感情很好的三人家庭。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