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君不習慣

APH衍生小說。短篇。無CP。出場人物:阿爾、伊凡。





  阿爾弗列德眉頭深皺,藍眼珠隨著手上那份聲明稿的橫寫文字由左向右移轉,接著跳回左端。他忍不住看了第二遍,氣沖沖地將文件摜在橡木辦公桌光可鑑人的桌面上。他沒有移開壓在文件上的右手,左手插在腰上,低頭思索。

  「哇阿,美國君看起來很苦惱的樣子呢~」雖然不帶惡意,但在這種情況下聽起來就是充滿嘲弄的聲音響起。伊凡出現在門前,手上抱著兩個鼓鼓的,印著黃色M字的牛皮紙袋,不疾不徐地朝阿爾走來。

  「買這東西似乎不用開口也沒問題呢,美國君。我只是指一指菜單、點點頭或搖搖頭,就買到了。太好了,我對自己的英文還是不太有自信的呢。」伊凡笑著,將紙袋擱上辦公桌。

  「……你怎麼自己跑去買午餐了,我說過可以帶你去俄國餐廳的。」

  「這個嘛,我對美國君家裡的俄國菜,可是有點不太想嘗試。王耀也跟我抱怨過,你曾經拿裡面包著碎紙的小餅乾給他吃呢。」

  「那是幸運餅乾!是王耀家的特色點心,我才要奇怪他怎麼不知道呢!?」提到王耀,阿爾的神經似乎被拉斷了,莫名激動起來。伊凡注意到了,挑起淡金色的眉(當然微笑依舊),一邊將防油紙包著的漢堡遞給阿爾。

  「何必突然生氣?或許是因為既然到了美國君家裡作客,就想試試你家的食物吧,像我一樣阿。」說著,拿起自己的漢堡咬了一口,嗯,如果想吃油脂多的食物,他還是比較喜歡羅宋湯上漂浮的牛油呢,至少那不會半溫不熱的。

  「我不是突然生氣,我本來就在生氣。」阿爾一口咬掉三分之一個漢堡,沒夾整齊的生菜和肉末一起掉落下來。「以前、只覺得王耀是個、有點怪的、傢伙、」伊凡雖然想要基於禮貌在別人說話時看著對方,但是他又實在不想看見食物在阿爾口中被翻攪的樣子。他瞄了一眼阿爾桌上的文件,就大概明白阿爾在不高興些什麼。「但是他這幾年、」阿爾吞下口中的食物「實在太愛和我作對了!」油亮的嘴唇抱怨著。

 「他不想讓人民幣升值,不是針對你吧。」雖然伊凡根本不在意王耀和阿爾的感情好不好,但他知道阿爾不會輕易放下這個話題,而會向他長篇大論地抱怨。應該說,阿爾才不在乎他想不想聽呢。

  「可是我這個HERO都告訴他該怎麼做了耶。」阿爾睜大眼睛,不可置信伊凡居然和他有不同意見。雖然事實上伊凡一直都和他有不同意見。

  「我這麼要求他,是對他以及全球的經濟都好唷。」阿爾補充道。『並不是為了我自己的利益而已喔!』伊凡在心中幫阿爾接口。

  「明明就是吧?」伊凡輕聲笑著,而阿爾接著譴責強硬的貨幣管制是多麼的蠻橫專制、箝制自由,並沒有注意到伊凡說了什麼。「……所以說,採納我的意見才是對大家都好的阿,王耀為何要一意孤行呢!又是某種莫名其妙的對抗意識嗎?還是命理、風水那些東方的神祕因素阿?」

  「美國君,你只是不習慣罷了。」伊凡淡淡地回答,手上捻著根薯條。

  「啊?」阿爾楞了楞,隨即笑道「你是不是弄錯這個字的意思啊?聽好囉,『習慣』是指--」

  「你可以找翻譯來,我用俄文再說一遍,保證你聽到的是一樣的句子。」伊凡微笑著。「我說,你只是不習慣,不習慣自己不是世界上的唯一強者,不習慣曾經不屑一顧的傢伙現在強大得足以和自己抗衡。」伊凡紫色的眼睛中沒有溫度,但也沒有惡意,只是如實說出自己的想法。就像阿爾也總是如實說出自己的想法。

  阿爾沒接話,緊閉著嘴,眉心泛起皺紋,眼睛透過鏡片盯著伊凡輕鬆的笑臉。

  「所以呢?」阿爾的語氣帶著反抗的意味,連自己都有些吃驚。為什麼有突然被踩到痛腳的感覺阿?這樣一點都不帥!「對於改變,必須花時間去適應是正常的吧?而且為什麼要任意去動搖秩序!大家像以前一樣,乖乖接受我的提議,不要有反對意見,不也過得很好?」

  「啊,就算大家都會有不習慣的時候,但看到美國君這樣就格外有趣呢。可能是因為美國君老是說自己是HERO吧,雖然我覺得你比較像我家的警察啦,但是HERO手足無措是件很好笑的事呢。」伊凡依然是那個笑臉,像是完全不在意阿爾越來越難看的臉色。「然後你好像搞錯囉,所謂『過得很好』應該只有你這麼想吧,對很多國家來說根本沒這回事,只是被迫配合美國君而已。」

  「……配合我是有好處的阿。你怎麼不說你自己呢,你這次來找我,不就是想加入那些你曾嗤之以鼻的組織嗎?連你都妥協了,可見這才是明智的決定吧。以前的你可是會毫無理由地和我唱反調呢。」

  「毫無理由……嗎?」伊凡的笑容似乎有一瞬間變得無奈,果然阿爾什麼都不懂呢。「美國君搞錯狀況了,我改變想法並不是因為我開始贊同你了喔,只是如果不加入遊戲,就無法去影響遊戲的走向了不是嗎?光是在旁邊看你們攪和實在是很無趣。而且因為評估過這樣可能比較有利,所以才決定加入的,就某些方面而言也是一種冒險呢。」

  「什麼攪和阿……」果然伊凡的英文還是有待加強呢,阿爾心想。

  「你有在注意聽嗎,美國君?」伊凡說「總之我希望你弄清楚,我並不是在向你表示臣服,只是努力去追求利益而已。至於什麼是有利的我自己會判斷,不需要美國君擔心。王耀也一樣,美國君你沒有偉大到可以對大家呼來喚去啦,至少王耀並不會想被你呼來喚去呢。」

  阿爾噘著嘴,看著伊凡好一會兒。「我可能得承認,我到現在還是不習慣你這樣不留情面地說話,或者說是直率吧,認識這麼久了還是很難習慣。」

  「我只是說出我想說的話,而且我想不到理由要去為你留什麼情面--需要嗎?」伊凡有些疑惑地微微歪頭「我想美國君也總是說自己想說的話不是嗎,只是你卻沒有察覺呢。當你怎麼對待別人的時候,也該想到別人可能也會這樣對待你唷。」

  阿爾想了想,但是馬上覺得不耐煩。「總之我還是會堅持我的立場,我會再向王耀表明意見。你把事情弄得太複雜了,我決定還是照我的作法來。王耀不是第一個和我意見相左的人,」他用天空藍的眼珠有意無意地瞟了伊凡一眼「想必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但是他們最後都會了解我的想法才是正確的,或者說,最有利的。」

  伊凡攤了攤雙手,這樣的結果早能預料,反正國家間的往來不管說了再多漂亮話,最終還是得回歸叢林法則。或者直到阿爾在叢林法則中落敗,他才會了解自己的意思吧。

  「晚餐,還是由你帶我去吃吧。」伊凡跳回一開始的話題,望向桌上那堆油膩的包裝垃圾「但是不要去俄國菜餐廳。」

  「你這人真是讓人搞不懂。」阿爾說。聳了聳肩。


-End-

Pichorka

2 則留言:

  1. 最好王耀家會有那種特色點心!(掀桌)

    回覆刪除
  2. 真的有美國人以為那是傳統中國菜!
    然後他們相信中國菜都是類似糖醋排骨那種東西!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