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APH衍生小說。露x拉脫維亞。整篇都在做愛!R18。






  地板好硬。拉脫維亞微微挪動背,徒勞無功地想找到一個舒服點的姿勢。上次也是在地板上做了起來,筋骨痠痛到現在還沒完全恢復,明天在床上醒來時大概會動彈不得吧。

  「怎麼了?」依凡的手上還戴著手套,手指在拉脫維亞光裸的身上劃著「覺得討厭嗎?」他看著拉脫維亞泛紅的臉,輕輕扯了扯他發燙的耳朵。

  拉脫維亞感到害怕。在俄羅斯的面前他總是感到害怕,戰戰兢兢,深怕一說錯話就會受到處罰。在性交時更是如此,因為覺得自己更加毫無防備。但是也因為害怕,讓拉脫維亞總是說出不該說的話。「上次、」拉脫維亞深吸一口氣,聽見自己心臟撞擊的聲音「在地板上很硬,背磨得很不舒服。」

  「是這樣嗎?那麼拉脫維亞君想到床上去?」還是問句。溫溫軟軟的。但這並不會讓拉脫維亞安心多少,依然是,非常地緊張。

  「可是俄羅斯先生很重,我想還是會不舒服。」話甫出口,拉脫維亞才感到這樣的回應像是在……找藉口試著拒絕這次的性愛,可能會激怒俄羅斯。為什麼總是在說出口後才後悔呢?不,甚至有時候自己連說錯話都沒有發現,看到立陶宛他們慌亂的樣子還無法馬上反應,真是遲鈍,並且一直沒有長進。如果這時候俄羅斯笑笑地問著「那就別做了?」,自己說不定也會脫口答應,然後徹底激怒這個人。

  「那麼換個姿勢,讓拉脫維亞君在上面好了?這樣就沒問題了吧。」依凡坐起身,背靠上冰冷的鐵製辦公桌,一手抓住拉脫維亞的手腕,將他拉過來。

  「跨上來。」俄羅斯命令道。

  拉脫維亞止不住地發著抖,跨坐上依凡的大腿,溫熱的手掌搭在依凡寬大的肩膀上,感覺到依凡的陰莖頂著他,戴著手套的手扶住他的腰。雙腿大大打開著,身上除了襪子什麼也沒有。好害怕,好羞恥。就算不是第一次順著俄羅斯的意思和他做愛了,但是每次拉脫維亞都像被蛇盯上的老鼠一樣恐懼得身體僵硬。

  然後依凡開始親吻他,幾乎每次都是這樣。臉頰,耳朵,嘴唇,脖子,鎖骨,乳頭。一開始只是用嘴唇親吻,到後來就會連舌頭和牙齒都用上。拉脫維亞感覺到自己開始勃起,頂住依凡的褲襠時似乎聽見了對方的竊笑聲。依凡一邊舔吻懷中的拉脫維亞,一邊輕輕脫下皮手套。脫手套的動作讓拉脫維亞繃緊了肩膀,他知道依凡接下來要做什麼。

  依凡握住拉脫維亞充血的陰莖,開始有些粗暴地套弄著。是以拉脫維亞最有反應的方式。很快地液體從頂端滲出,沿著陰莖流到伊凡的手上。拉脫維亞也開始發出小小壓抑的呻吟。

  「拉脫維亞君、真的好嬌小,」依凡小聲在拉脫維亞的耳邊說道。「好像用力抱緊,就會把你壓碎一樣,手臂會掉下來。」

  可是俄羅斯先生從來沒有在做愛以外的時候抱過我。拉脫維亞有些恍惚地想著。俄羅斯先生所想要的……是了,就只是他現在手指伸進去的地方而已。依凡的手指有些冰冷,探進後庭時拉脫維亞瑟縮了一下,不自覺深深吸了口氣。聞到的都是俄羅斯的氣味。

  「太緊張,會痛喔。像之前那樣。」依凡說「也不好進去。還是我先讓拉脫維亞君射出來一次呢?」

  「只要……俄羅斯先生高興,就好。」拉脫維亞說,微微側著臉不去看俄羅斯的眼睛。其實不管怎樣大概還是會痛的,依凡的尺寸對拉脫維亞而言實在是有點勉強。如果跟依凡做愛的是托里斯,可能會輕鬆一點吧。他胡亂想著。

  「隨我高興嗎?」

  依凡抽手扶起拉脫維亞的臀部,一手拉開自己的褲襠,直接插進了拉脫維亞的體內。拉脫維亞大叫出聲,眼淚都溢出眼框。

  「好痛……!」拉脫維亞以哀求的眼光看著俄羅斯。自己說錯話了嗎?俄羅斯先生為什麼突然這麼粗魯呢?

  「我很喜歡看拉脫維亞君哭泣的樣子。」依凡說。抓住拉脫維亞的腰,開始抽插。隨著動作,拉脫維亞喊著痛,眼淚也滴滴答答地掉在伊凡胸口上。「還有高潮的樣子。不過拉脫維亞君也總是在高潮的時候哭呢,到底是舒服還是不舒服呢。拉脫維亞君喜歡的角度以現在這個姿勢來說的話應該是……」

  一陣陣快感夾著痛楚而來,這真是俄羅斯最擅長的把戲了。拉脫維亞的叫聲開始起了變化,從疼痛變得煽情。就像之前的每次性交一樣,俄羅斯很清楚能讓拉脫維亞得到快感的方式,但也總是先滿足自己的嗜虐心。拉脫維亞開始扭動著腰,想要更多。

  「感覺好嗎?」依凡問。「別只是點頭,我要聽你說。」

  「很好,俄羅斯先生,啊、」微鬈的金髮都濕了呢「很棒……」

  「真是可愛。小小的拉脫維亞君。」依凡也開始喘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吻上拉脫維亞的嘴,貪心地吮著。「總是很坦率,總是讓我有藉口欺負你,簡直像是你故意想被欺負一樣。」

  「並不是的--」拉脫維亞微弱地辯解著。「我不是故意--嗯!」射精了。

  「就算不是故意的、也還是一樣讓人想欺負呢。啊啊、」依凡也射精了,拉脫維亞感覺到。「果然看你高潮的模樣,很讓人忍不住呀。我喜歡和拉脫維亞君做愛。你呢?喜歡和我做愛嗎?」

  又是問句。每次俄羅斯用問句問他時總是讓他緊張:該怎麼回答?真的該回答嗎?這樣回答可以嗎?俄羅斯先生會生氣嗎?愛沙尼亞和立陶宛總是可以猜出俄羅斯想聽的答案,但是自己永遠沒有那麼機伶、永遠摸不透俄羅斯的想法……

  更何況,這個問題的答案連自己也無法肯定。

  「我……」拉脫維亞將頭靠在伊凡的胸膛上,聽見對方的心跳聲漸漸平緩。依凡輕輕抱著他。好大的手,好寬的肩膀,俄羅斯先生給人強大的感覺。這個人,雖然讓人害怕,但自己卻處處依賴著,甚至,景仰著他。

  「我喜歡……今天的體位。」

  因為,做完愛後還可以像這樣互相擁抱著。至少看起來是擁抱著沒錯。

  「真是個不知是坦率還是彆扭的回答呢。」頭靠在伊凡的胸前,聲音像是直接從心臟傳到耳裡一樣「我說啊,我真的那麼重嗎……」


-END-



  居然熬了通宵一口氣寫完了。

  一般而言我沒有特別喜歡攻受君的體型差,對嬌小的角色更是沒有偏好,但是在這個配對卻很喜歡這點,挺微妙的。

  寫完後才發現拉脫維亞是有角色名的,可是太少被提到了,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提到萊維斯時根本無法馬上反應出到底是誰。本來有想回頭把人名改一遍,但是因為無法意識到萊維斯是誰,就抓不到何時使用國名而何時使用角色名,怎麼改都覺得不對勁,結果就維持原狀了。或許接觸多一點關於這配對的東西之後,可以自如地使用角色名吧。

  這篇的起點其實應該是心跳,但是真正寫出來卻不怎麼有關了。標題無論如何想不到了,反正通篇除了做愛也沒別的劇情,那麼不取應該也沒什麼關係:p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很想和伊凡擁抱呢。只要擁抱就好。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