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仰觀點的。完全就是個羞恥play問卷,不過反正我真正黑的歷史早就通通變成光了。感謝那個部落格還不普及的年代,紙本扔了就沒了,唯一要滅口的只有童年好友wwwwww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September 2010 《The French Breakfast》 Inception Saito x Cobb

★開頭

  Dom Cobb醒來,彷彿睡眠突然撤退地清醒過來。像是驚醒,或者更像是從假寐中睜開雙眼。房間很明亮,陽光透進來,或許這就是他醒來的原因。即使清醒腦袋卻空白,他過了幾秒才察覺有雙手從身後緊箍著他。他想起是Saito,試著轉頭想看他一眼確認。明明熟睡雙臂卻絲毫未放鬆,像是要牢牢控制住Cobb似地。

★結尾

  「I’m gonna back to work.」Cobb說,下了床,走進浴室「Thanks for your breakfast.」
  「I can wait and see your success, right? Mr. Cobb.」
  「Get ready to fix my crime, Mr. Saito.」

  他笑了,沒有等他從浴室出來,就逕自離開了房間,準備好面對公司的繁雜事務。

  他在浴室裡聽見他關上門的聲音。


★最喜歡的部分

  「Because you're suffering, and a suffering soul is the most beautiful thing in the world.」
  「……You Japanese are so abnormal.」Cobb愣了愣,然後苦笑著這樣答道。
  「你苦笑的樣子最好看。無奈、悲傷,像是有無窮盡的煩惱。」依然是輕描淡寫的語氣。

  這是某種日式的審美觀嗎?Cobb無法理解。當他看見她難受時只會覺得心疼、希望笑容能夠快點重回她的臉上。他從來不覺得從Limbo回來後的她,因為那些煩惱而美麗。他愛她的優雅微笑、溫柔眼神中的光彩,而不是她的憂傷、她的痛苦。

  「我完全無法理解。」
  「你如果用你愛Mal的方式來理解我對你的感覺,那是當然行不通的。」

  他彎身向前,吻Cobb,和昨晚的吻不一樣,只是輕輕親吻,舔去了他嘴角的麵包屑和沾附的牛油。

☆第一篇SC來著……真好我也想跟Saito在床上吃早餐。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January 2010 無題,是為了仰觀的《小偷.教授.鳥》接續文活動所寫

★仰觀原文的開頭

  青年一開始真的沒想過事情會發展成這樣的窘境。

  鳥籠在牆前面、牆在鳥籠後面,而他在鳥籠和牆中間的縫隙間汗流浹背。籠子是木製、極寬的大箱,幾乎擋住整面牆,唯一不是木料、用金屬欄杆圍起來的一面正對著他,一對綠色的鸚鵡在籠子裏面,惡狠狠地對他發出咕嚕嚕的聲音。

★我接續的開頭

  「你打算在那裡待多久呢?」教授柔聲說道。從聲音的方向聽來,似乎連頭也沒有抬起,紙張翻動的聲音也未曾停下。

★結尾

  後來他再也不敢選那位教授的課,有一回在系館等電梯遇到,他也只是匆匆問了聲好就改走樓梯。

  但即使如此,他也沒漏看教授臉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讓他彷彿又回到了在鸚鵡吵雜聲中,慌忙翻找報告的那個瞬間。

★最喜歡的部分

  他前男友看到摔在他面前的那些照片,笑得很尷尬。

  「辛、辛苦了......」

  「賤貨。」他哼了一聲「下次再這樣,我非把你剁碎不可。我不會再借你抄作業了。」

  「別這樣嘛~~」對方嘴上應著,一邊拿起照片看了看。

☆其實這篇真的寫得不好,我覺得完全暴露出我缺乏劇情創造力這點。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October 2009 《私有物》 紅衣瑪莉 史魯恩西x查爾曼

★開頭

  夜深了,查爾曼坐在寫字檯前,鵝毛筆在紙上沙沙作響。

  褐色的馬尾有些鬆脫,和黑色的緞帶一起散在肩上,煤油燈的光芒映照在他的眼中。

  即使早已過了午夜,查爾曼仍毫無倦意,隨著手中藍圖的逐漸完成,他感到亢奮。

  背後傳來聲響,被厚重地毯吸收的悶悶腳步聲。

  查爾曼回頭,微微吃驚。

  「史魯恩西........?」他放下手中的羽毛筆。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嘴上雖然這麼問著,但從史魯恩西的表情,查爾曼就猜出大概是來找碴的吧。

  史魯恩西兩手交叉抱胸,站在開著的門前,眉毛冷峻地挑起,眼神中滿是厭惡和憤怒。

  「我還以為我表示得夠清楚了,臭建築師!」蒼白的薄脣扭曲著。

  查爾曼將目光轉回桌面,微微低下頭,輕輕地、不讓史魯恩西注意到地歎了口氣。

  大概又是那件事吧。查爾曼疲憊地想著。這小鬼。

★結尾

☆其實這篇沒有寫完,將第一篇的結尾放上。

  生理性的眼淚淌滿了臉,查爾曼坐在地上,頹然看著四周。地毯上、衣服上以及嘴邊沾滿了嘔吐物以及精液。氣味很難聞。

  他站起身,發現寫字檯上的設計圖被鼻血給弄髒了一小塊,他摸摸臉,鼻血已經乾了。

  「............可惡................」

  他喃喃低語著。

★最喜歡的部分

  「你說的沒錯。我得尊重蜜斯克的想法。」他向查爾曼走去,昂貴的皮靴輕輕踏著。

  查爾曼察覺到史魯恩西語調的變化,防備地站起身,看著已走到跟前的史魯恩西。

  「但至於你的想法嘛,臭建築師,我可是一點都不在乎。」

  語氣中有著近似奈梅爾的危險氣味,查爾曼不禁向後退了一步,身子抵著寫字檯。

☆老實說這篇除了H的部分,其他倒是挺喜歡……有時間會把它重寫補完。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February 2006《Hold Me Tight》Harry Potter Harry x Draco

★開頭

  地牢裡聽不見外頭風雨的叫囂,金髮的男孩在火爐前靜靜擦拭鞋上的污泥,皺著眉頭。

  「該死......」

  突如其來的暴雨中斷了魁地奇練習,更打壞了跩哥的心情。

  「他媽的臭泥巴。」

  他真想就這麼將髒鞋扔進爐火中,但想到這麼一來在他向父母寫信要求新鞋之前他就得穿著襪子上所有的課,那還不如忍受把鞋上的泥巴擦乾淨。

  地牢裡只剩他一人,其他的史萊哲林球員都上床睡覺去了--無視於身上及鞋上的髒污。但跩哥就是無法忍受不整潔的衣著,因而他寧願熬夜在泥巴變硬之前把它們清理乾淨。

★結尾

☆同樣是沒填的坑,放上斷掉的尾巴。

  跩哥的臉色很難看。

  他剛剛顯然是被他最討厭的哈利波特狠狠戲弄了一番。

  只是情況好像和平常在走廊上遇到,反唇相譏的感覺有所不同。

  平常可說是敵視,可是這次根本是...


  調戲?


  他搖搖頭,試圖把這個貼切到他不願承認的字眼甩出腦海,然後拉上被子,逼迫自己入睡。


  只是,好像又失敗了。

★最喜歡的部分

  「妳再看的話,我用魔杖把妳轟出來!」

  疲憊的跩哥突然咆哮道,回音在室內激盪,人魚嚇了一跳,正想開口駁斥時,卻看見愛哭鬼麥朵憤恨不平地從某個水龍頭中鑽出來︰

  「在你脫衣服下水的時候,我有把眼睛閉上。」

  「就算妳有把眼睛閉上,」跩哥冷道「幽靈的眼皮是透明的,天曉得妳不看得到。」


☆這篇完全不行(苦笑),喜歡的部分選得很勉強。不過有些設定還挺喜歡,也想重寫補完。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February 2006《Hold Me Tight》Harry Potter Harry x Draco

  嘩啦啦的水聲隨著跩哥扭緊水龍頭的動作戛然而止。他慢慢浸入若大的水池中,撫弄著水面上的濃稠淡紫色泡沫。

September 2010 《The French Breakfast》 Inception Saito x Cobb

  Cobb翻身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白色,像是近期才粉刷過。Saito房間內的一切都井然有序、簇新,透出一種所有事情都在掌握之中的氣息。


☆太可怕了我現在才發現自己幾乎不寫景……要檢討了orz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October 2009 《私有物》 紅衣瑪莉 史魯恩西x查爾曼

  「...........還不賴嘛,臭建築師,」史魯恩西的聲音有著壓不下的高亢「也許你有這方面的才能喔?」

  他用力壓著查爾曼的後腦,將他按在雙腿之間。

  查爾曼沒有抵抗,只是努力的舔舐著口中堅硬灼熱的分身。

  「唔........!」

  查爾曼悶哼一聲,口中無預警地充滿了濃稠的液體,幾乎讓他嗆到。

  「吞下去。」史魯恩西微微喘著。

  將口中的液體吞下的瞬間,屈辱感淹沒了查爾曼的思緒。

October 2010 《Arthur's Mistake》 Inception Eames x Arthur

   Eames拿出一個保險套撕開包裝戴上,又塗了些潤滑後插了進去,Arthur悶哼一聲。「痛?」
  「……不會。」Eames動著腰,節奏不快但是插得很深,頂到底時Arthur會發出煽情的聲音。Arthur雙手環上Eames的脖子,以此為施力點,隨著抽插扭擺著腰。Eames雙手抱住Arthur那猶如青少年男孩般窄小的臀,柔軟的內壁像在吸吮似地緊緊包著Eames。他越來越無法克制力道地頂著。


☆這絕對是最羞恥的一題!!(尖叫)我太慶幸更以前的都沒留下!!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October 2008《On the Thorns Road We Walk Hand in Hand》Inception Eames x Arthur

  如果你愛他,你就該更相信他,Arthur。他在心裡喃喃自語,撫上Eames的臉頰,捧著他的臉親吻,鬍渣刺人。

  「我想你這副邋遢樣也沒有女人要你。」他說。儘管知道這不是真的,但他決定不再質疑。

  「那麼男人呢?我只要叫Arthur的那個男人要我就可以了。」Eames如釋重負地笑了,將Arthur按倒在枕頭上,故做淘氣地將耳朵貼在Arthur胸口,聽他的心跳聲。

  「要。我要。」Arthur輕輕說,手指梳理著Eames的髮「就算你全身臭泥巴我也要。」


☆被三裂葉說這段很甜所以選這篇。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這題好像答不出來,放灰色一點的作品可以嗎w雖然那個痛是另一種意義上的痛。

October 2010 《蜂蜜》 自創小品

  我掙扎但是當然沒有用,他們都是高大強壯的男子,我的頭頂甚至還不到他們的肩膀。他們在笑,我很害怕,甚至不敢大叫。他們拖我走,我心想我總算要死了,只是偏偏是悽慘的死法。我想著他們會先把我打得半死不活,然後輪姦個幾回直到他們覺得沒有力氣勃起,再痛打一次,扔在空地上看看我會不會死掉。被毆打會很痛,被強暴也是。他們會不會想插我的肛門?就像我在書上讀過的那樣?這樣一來就算最後沒死成,身上的傷也會痛上幾個禮拜。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October 2009 《私有物》 紅衣瑪莉 史魯恩西x查爾曼

  黑色的眼睛閃耀著殘忍的光芒,史魯恩西抓住查爾曼的胸口,粗暴地將他按在寫字檯上。

  墨水瓶碰倒了,沾上查爾曼的黑天鵝絨外套。查爾曼的側臉壓在設計圖上。

  「嗚....!你想做什麼....!」

  「噓。大家都睡了。」史魯恩西對著查爾曼的臉就是一拳,查爾曼悶哼了一聲。

  這種力氣。查爾曼有些害怕地想著,鮮血從鼻孔中緩緩流出。完全是一個男人的力氣。


☆再怎麼想也只有這篇有這種粗暴行徑了XDDDD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年代已不可考,最少是六年前的作品(遠目)《異床同夢》Hunter x Hunter 伊爾米&奇犽

  「別傻了!」他在心中默默告訴自己:「殺手...不能有感情

  「即使是自己的兄弟

  「在爸媽面前當然不可以!

  「但是....

  「私底下呢?

  「現在繞去他房間爸媽絕不會知道

  「為什麼...

  「不管我多麼想親近他,友愛他,硬是做不到呢?

  「就好像只要對他好一點,就會有無法挽回的事發生!

  「卻也說不上是怎麼一回事....」


☆沒想到真的用上這篇了……這是我中二時代唯一留下來的東西吧……看得我直冒冷汗,寫得爛就算了連標點都不會用啊!我已經修過上下方括號了!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馬的越挖越恐怖,我第一百萬次慶幸中二時代的東西現在幾乎都連灰也不剩,大概被回收再製成衛生紙擦屁股了吧!想到當年亞雪看了我每一篇的文,我簡直該為他負責(?)。翻來覆去就那幾篇,因為其實上高中後就很久沒寫小說……了無新意,真是抱歉(鞠躬)。


Pichorka

3 則留言:

  1. 你對亞雪君負責的方式就是把人家滅口嗎!?XD

    跟你比起來我覺得我要檢討每篇文都留著的習慣!

    回覆刪除
  2. 「太、太羞恥了,通通給我變成光吧!」所以我就通通回收掉了w
    好可怕啊KoK賣出去後,滅口的人數就會超過負荷了啊……(靠邀)

    回覆刪除
  3. 小說被你講得好像Panty拍的A片一樣!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