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hot

Inception衍生文。Saito x Cobb。性愛描寫有,請慎入。
此篇為感謝大家的熱情預定,我寫了篇SC電話性愛文,也有自慰,請確定能夠接受再進入。
OOC什麼的……在下很早就分不出來了(乾笑),請自行斟酌到底要不要看這篇文。








  Cobb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習慣撥電話給Saito,以及習慣聽他在話筒裡顯得更加低沉的嗓音,經過機器轉化後聽起來和面對面交談時略微不同,但是可以輕易分辨出是這個男人的聲音。或許是因為在進行最後一個任務時,Cobb總是負責聯絡Saito的那個人。國際電話造成的不清晰及音質差異,對他而言就像Saito的日本腔英文一樣,成為他所認知的Saito的一部分。

  這點在回到洛杉磯後只有越來越明顯。
  
  有時他撥給Saito,只為了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例如他在賣場看到口味奇妙的日本糖果。一開始他還會顧慮是否打擾對方,並且慎選談論的題材,但是通過幾次電話後就開始肆無忌憚,尤其是在Saito也同樣為了大蟲軟糖撥電話過來之後。有時遇上對方無暇接聽,他也不以為意,一來本來就沒有什麼要事,二來Saito從來沒有忘記回撥。
  現在他幾乎只要朝時鐘瞥一眼,就能馬上換算出日本現在的時間。如果他打電話過去的時間驚擾了睡眠,那麼對方想必不在日本。

  至於Saito的作法,他在身上多帶了只顯示洛杉磯時間的懷錶。某次他們上床時從Saito的口袋掉落出來,Cobb才發現的。
Saito來訪的頻率不曾增加,也不曾減少。他們兩人都覺得目前這樣不錯,反正早就該過了為愛情傷神的年紀,想和對方說話時就拿起話筒。至於兩人之間以外的性生活,他們很少談論,雖然彼此都有不少想著對方自慰的經驗。

  Cobb瞄了一眼床頭燈下反著光的錶面,銀色的指針指向11:05。先睡好了,雖然比平常早了些,他想著,一邊闔上手中的小說,卻又不經意想到日本現在已是隔日的下午五點。Cobb搖搖頭,忍不住微笑,笑自己居然養成了這個習慣。那個男人是不是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自己比他原本以為的多?
  他將書本放到床頭櫃上,順手熄了燈,將原本塞在腰下的枕頭平放回床上,躺進了被窩。天氣還不算冷,用的是輕暖的小被,但他一拉上被子、枕上枕頭時,一股熟悉的古龍水味卻隱隱透了出來。他意識到是Saito常使用的那種香水,果然布料一沾染上香水味就很難散去,已經過了一個禮拜還是聞得見那紓緩沉靜的後味,和他平常在Saito身上聞到的如出一轍。聽說就算是相同的香水,用在不同人身上也會有著不同的氣味,或許精確而言沾在床被上的是香水與體味的混合,而不單單是香水而已。

  上個禮拜他們在這張床上所做之事閃過腦海。Cobb想強迫自己別去回憶,要自己快點睡,卻覺得心神不寧。是因為剛剛看的懸疑小說?下午喝的咖啡?Cobb很清楚都不是,是氣味,那股淡淡的、卻教他無法忽視的氣味。在黑暗、安靜的房間裡,嗅覺躍升為主角,他覺得自己彷彿和這屬於Saito的味道獨處,有種難以言喻的私密感。
  「這真是不公平。」Cobb喃喃說道,將臉埋在枕中,吸著氣,感覺到吸進去的好像不是空氣,而是古柯鹼。「這樣算哪門子的『不打擾彼此生活』?」他想起他們曾達成過的共識,莫名地覺得不服氣,好像Saito違反了遊戲規則似的。

  自慰的衝動襲上心頭,雖然稱不上強烈,但Cobb決定快點解決這件事去睡覺。他的手滑進睡袍,觸著開始勃起的陰莖,摩擦它。他想起上個禮拜自己也是躺在這張床上,Saito含住自己吞吐。一回想口腔中溫暖濕潤的觸感,當時的快感彷彿再次湧現,陰莖完全勃起,Cobb閉著眼睛專注在回想上,搓弄著自己。呼吸開始急促。

  《Non, Je ne regrette rien》的聲音突然響起,實在地嚇了Cobb一跳。他有些惱怒地用另一隻手抓起枕邊的手機,看也不看來電顯示就接起:「喂?」

  「Cobb?」那個他早已習慣的聲音響起,聽起來非常愉快,還多了只有偶爾會在電話中展現的、有些過分溫柔的低音。
  這也太巧了。Cobb右手還放在兩腿間,一時間覺得臉上發熱,抽出手,含糊地應了一聲。
  「抱歉,你已經睡了?」Saito注意到他不清不楚的回答。
  「不,沒有……」Cobb有些囁嚅地說道,一邊叫自己鎮定,Saito不會知道他上一秒在做什麼的。但他還是聽見自己心臟快速跳動的聲音。
  「嗯,我知道你那裡現在有些晚了,」Saito的聲音帶著歉意,「但我想告訴你我下個禮拜四可以去找你,行程突然變動了。」
  「下禮拜四嗎?」Cobb複述了一遍,腦袋有些混亂,他記不起那天有沒有行程。
  「沒錯,你有空嗎?」Saito問道,輕描淡寫得像是他正一邊檢閱文件一邊隨口詢問。這樣普通的問句聽來卻有著坦率的親暱。他待他一向如此。
  「我想有。」他回答。雖然他根本不確定。他在心裡描繪出西裝筆挺的Saito執著手機低聲講話的模樣。他會在講電話時偷偷露出微笑嗎?話筒裡傳來的低沉嗓音沒有自覺地刺激了他已被撩起的慾望,他知道腿間的性器不但沒有消下,甚至更加漲硬。他忍不住再次探手抓住陰莖。

  「Cobb,你聽起來不大對勁。」Saito敏銳地查覺了Cobb的心不在焉,「如果你下禮拜不方便,我不勉強。」
  「不,你要來……我很高興。」Cobb試著使聲音聽起來和平常一樣,他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停下手邊的動作,但是這個話題也引發了某些聯想,使他更難保持冷靜。
  電話那頭傳來輕輕的低笑聲,「我可以照自己的意思解讀你這句話嗎?」他帶著慣有的、不多不少的戲弄意味。含著性暗示的戲弄。Cobb知道他們現在想到的都是同一件事。
  「你確定那是你的意思而不是我的?」Cobb像是想反擊似地說道。

  如他預料地Saito沉默了一瞬間,他想像著對方現在的表情,想必帶著些驚訝。接著他聽見一聲嘆息:
  「你偶爾這樣就能讓我馬上好想要你。」他的聲音帶著慾望,「為什麼是下個禮拜,而不是今晚?」
  「Saito,」Cobb忍不住喚他。對現在的他而言這樣的話題完全就是調情。我也希望是現在,Cobb不禁這樣想著。想要,很想要。他用手套弄著已經濕答答的性器,臉上好熱。「Saito,我……」他的聲音顫抖且遲疑,想開口向他要求什麼,但是覺得太丟臉最後還是吞回去,只有灼熱的氣息拂上了話筒。

  「……Dom?」Saito似乎隱約猜到現在的情況怎麼回事,換了一種挑逗的方式喊他。他聽見電話另一端傳來急促的呼吸聲,透過機器後顯得更加明顯。
  「Dom,」他用更加溫柔的方式喚了第二次,「你勃起了嗎?」
  「你故意問的。」Cobb說,透明的液體已經沾得滿手都是,羞恥的感覺卻更增添了自己的性慾。
  「我看不到,你不說我怎麼知道?」Saito又帶著調戲的口吻,「回答我,Dom,你在做什麼?」
  「……哼。」Cobb發出不滿的聲音,沒有回答。細細的喘息聲卻沒有被漏掉,隨著電波越過大半個地球從洛杉磯傳到東京他的耳裡。
  「看不到你現在的樣子真可惜。」Saito壓低嗓音,「下次,讓我看看?看看你自慰的樣子。」
  「No way.」Cobb的聲音發著抖。Saito顯然知道要用聲音取悅對方,就得引起對方的羞恥感以及想像。Saito拋來的問句,不管Cobb願不願意,都會馬上在心中激起聯想。如同聽到大象就會想起大象一樣。
  「那我只能自己想像了?」Cobb聽見Saito那端似乎傳來輕微關門、鎖門的聲音,「你在自己的床上嗎?回答我,Dom。」他命令道。
  「Yes.」Cobb的聲音細不可聞,但Saito仍然聽見了。
  「我們上次做愛的那個地方?」
  「嗯。」Cobb扭動著身體,他想起上次的性愛了。
  「我記得那時我先幫你口交……你喜歡那樣嗎,Dom?」像是乘勝追擊一般,Saito開始提起細節。
  「唔、」Cobb皺起眉頭,快感電流一般從下腹延伸至頸背。
  「告訴我,你喜歡嗎?」
  「我不是都射了嗎?」Cobb抗議似地說道,像是希望這個回答可以讓Saito住口,但是聽起來卻很微弱。
  「嗯,嘴裡都是你的東西。」Saito柔聲說道。他坐在舒適的辦公椅上,也正在撫弄自己。「你要射精時臉頰會泛紅,眉頭會糾在一起。你現在是這樣嗎?」
  Cobb聽見自己濁重的呼吸聲,也察覺話筒那端的呼吸聲漸漸變得可以清楚聽見。這樣的氣息交錯情景他並不陌生,但是通常對方的聲音不是從電話中傳來。

  「你不是應該還在工作嗎?」他逃避他的問題,手上的力道卻不自覺加重。
  「我在辦公室。」
  「老天。」Cobb小聲驚呼,好像Saito是在要求自己在他的辦公室跟他做愛。
  「放心,只有你知道我在做什麼。」話筒傳來的聲音猶如耳語,「就算現在你在這裡,被我從後面用力上,也不會有第三個人發現。」
  「我才不會願意在那種地方……」Cobb說,卻想起冰冷辦公桌貼上皮膚的觸感,以及被灼熱陰莖抵住後庭的感覺。
  「在哪裡都好,我要一點一點地擠進你的體內。」言語和聲音是否也具有熱度?Cobb發覺有,而且有時會燙得驚人。「Dom……你在自慰時會把手指伸到後面嗎?」
  「從來沒有。」但是這時他卻興起了這樣的想法。
  「試試看?」

  Cobb遲疑了一下,然後用肩膀夾住手機,將空出的手滑往窄穴,試探地觸著穴口的皺摺。他沒這樣做過,但是既然更粗大的東西都進得去,照理說應該沒有問題。他沾了一些陰莖前端流出的透明液體,然後慢慢將中指推入。
  「嗯、」他發出悶哼,「原來這裡面──」
  「很緊,沒錯,Dom,」Saito低沉的聲音有著掩不住的、性的亢奮,卻依然掌握著主導權,「現在你知道我沒說謊。」
  Cobb知道他是指那些做愛時的挑逗言語,手指在甬道內攪動時有種是對方的手指埋在體內的錯覺。他低吟出聲,彷彿連自己的呻吟都能使他更加興奮。

  「我要……再多放一根手指進去。」Cobb對Saito小聲說著。
  「像我會做的那樣?」
  「對,就像你那樣。」Cobb放進了食指,擴張著濕濡的後庭,另一隻手也沒有停止摩擦陰莖。他閉上眼睛感受著一切:夾著Saito香水味的汗水及體液的氣味、下半身一陣接著一陣傳來的快感,以及早已習慣但仍讓人想去貪婪獲取的、喚著他名字的低沉男音。
  「Dom、」每喊一聲就將他往高潮推向一步,伴隨著喘息的輕喚讓他忍不住擺動腰,「我真想現在上你。」粗暴的言語,現在也成了調情的利器。
  「哈啊、Saito我──」他的聲音緊繃,用力撫弄前端,臀部迎著另一手的抽插攪動,好像真的在跟對方做愛,「──我快射了、嗯──」
  「讓我聽。」他的語氣又像要求又像命令,溫和卻有侵略性。「聽你高潮前的急促呼吸,你高潮時的停頓,還有回過神後那聲重重的吐氣。」
  「給我、」Cobb說,平常一個眼神、一點細微的動作就能達到的目的,現在非得說出口才能得到,「一個吻。給我。」
  「As your wish.」他聽見對方這麼說,耳邊響起清脆的親吻聲,就像那吻是落在耳際,和許多個他給過他的吻相同。Cobb感覺到下腹一陣酥麻,思緒中斷,溫熱的液體沾上了手掌。話筒另一端也只剩下細微的呼吸聲,他猜想對方是不是也射了精。

  他伸手去抽衛生紙。「Saito?」他試探地喚著。
  「……我在。」
  「不該開這個先例的。」Cobb說,真的有些後悔,這絕對不會是他們最後一次電話性愛。他並不希望原本稀鬆平常的來電也染上性的色彩,但是他想Saito 知道分寸。「我明天早上得洗床單了。」
  「你弄髒了?」他的聲音帶著笑意。
  「嗯。不過這下你的味道也會被洗掉……你知道上面都是你的香水味。」說到這裡,他不禁帶著有些抱怨的口吻。

  「你是在責怪我害你不能安心睡覺嗎?」
  「……」他沉默了一會,「沒錯。感覺就像你入侵了我的生活,這真是不公平。」
  「一開始可是你先入侵我的夢境,這是代價。」
  「哪有這種事。」Cobb笑了,「那為什麼Arthur不需要付出代價?」
  「我是個商人,只願意花力氣在我中意的投資上。」
  「我當初真是惹錯對象了。」他開著玩笑。
  「說認真的,Cobb。」Saito收起笑意,用較為沉穩的口吻說道,「你要是真的在意,我們也可以不在你家見面。」
  Cobb覺得臉上一熱。當Saito表露出體貼時他總是感到難為情。「不,我不是真的……我是說,現在這樣沒什麼不好。」
  「嗯。」他說。Cobb彷彿可以猜到他現在露出了微笑。
  「我知道你的意思。」Saito補上一句。
  他知道維持兩人都能隨時抽身的距離最沒有負擔,但是如果發展得更加親密,這也值得一試。Cobb值得一試。他知道對方多少也帶著這樣的想法。

  「我要睡了。」Cobb有些唐突地結束話題。Saito猜想他大概對這樣的話題感到不自在。檢討兩人關係事實上比做愛還要來得有親密感,這正是使對方感到彆扭的。
  「晚安。」他說,準備結束通話。
  「……如果有機會的話,去日本吧。」Cobb低聲說了這麼一句,略掉主詞,但Saito清楚知道他指的是誰,「一直是你進入我的生活,這樣不對等。我對你一無所知。」
  「如果你這麼希望的話。」Saito說。儘管他認為自己才是對Cobb一無所知,Cobb讓他碰觸的只有表面。他到現在還未曾和他談過Mal的事。但他樂見Cobb開始對自己有所好奇。

  「晚安。」Cobb結束通話,深深吐了一口氣,肩膀因為剛剛一直夾著手機而有些痠痛。
  果然到最後,還是不能不嘗試一些小小的冒險。他想。如果認真投入了,說不定會受傷。但是事情已經朝這方向開展了,從對方成為他的「習慣」時起,要全身而退就已經是不可能。他已經不具有年輕人那樣復元力強健的心了。

  不過,Saito值得一試。



-End-

  所以……我是第一個寫完的嗎?老子現在好睏。三裂葉別忘記你的●●文仰觀別忘記你的○○文啊!(好煩人)

  我喜歡Cobb也喜歡Saito,但是這大概是我最後一篇S/C了吧……再寫下去不知道會OOC到哪個地步去,太可怕了。

  感謝預定KoK的每一個人,下禮拜就是CWT了呢,好期待,既然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拿出來賣,我可以去逛攤攤~希望這篇雷文可以讓大家看得開心(欸),以此表達我的感激之意ˇˇ


Pichorka

6 則留言:

  1. 我要承認我一個字都沒動腦中只有邱壯壯!
    另外我覺得我還看得出來你這篇確實多少有點OOC真是太好了,我的病情還有救。(拭淚)

    回覆刪除
  2. 靠...我把邱壯壯看成邱肚肚,想說這哪招!!(艸)
    OOC什麼的我真的無法(哭),我不要再寫SC了(哭著跑走)

    回覆刪除
  3. 不!!!!!!!!!!!!!!!!!!!!!!
    SC已經夠TM少了犬五妳不要這樣對我(大哭)

    回覆刪除
  4. \尹口寫/\尹口寫/\尹口寫/\尹口寫/

    回覆刪除
  5. 希望樓上兩位都能寫>///<(路人很弱的浮出水面)

    回覆刪除
  6. 可是越寫越OOC就會覺得還是不要寫好了XD
    說不定我的Leo病會演變成他每拍一部新片就寫一個配對(靠邀)
    啊、可是下部新片還好久......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