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hgay

Metalocalypse衍生小說。女性向。
無性愛描寫但有各種粗口及性玩笑,用字低俗。走一個原著動畫的白爛路線。
配對基本上是Skwisgaar x Toki,開心眼的話可能會看到其他配對,怕雷者請注意。
因為題材關係,文中多少有出現歧視言論,請相信筆者無此惡意,我只是順著角色口氣走而已(合掌)






  巨大的長桌上,Dethklok的成員們齊聚一堂,顯然是因為坐在主位的Charles有話要說,他照例拿著一份文件,用平板的聲調對這群男孩們──至少在他眼中就是如此──宣佈Dethklok接下來的行程及活動。

  「我們在下個月要受邀到舊金山舉辦一場演唱會,」他說,而所有的人一如預料地毫無反應:Nathan看著桌面上的一塊灰塵發呆,Pickles的注意力全在手中抓著的酒瓶,Skwisgaar面無表情撥著他沒插電的神之吉他,Toki在組一個似乎是健達出奇蛋附贈的小飛機,而Murderface則是雙手抱胸不知道在神遊什麼,也許想著俏妞與奶子。

  「而我必須告訴你們,這是一個GLBT募款晚會。」Charles停頓了一下,Nathan首先把目光從灰塵轉到他臉上:

  「那他媽的是啥?」

  「呃,Nathan,GLBT是縮寫,它的意思是Gay、Lesbian、Bi-sexual和──」

  「慢著!」Murderface大聲打斷他,「你是說,我們要在一個都是gay的地方表演?」

  CFO的眼睛稍稍瞇了起來,「雖然不見得是每一個,但是你可以這麼說。」

  「Fuck!!!我不幹。」Murderface說,同時響起了其他的埋怨聲,Nathan和Pickles似乎也不覺得這是個好主意,Skwisgaar沒說話,Toki則忙著幫小飛機配上螺旋槳的聲音,用兩根手指讓它在身邊飛來飛去。

  「那是一個募款晚會,所以我們拿不到太多錢?那為什麼我們要跑到一個擠滿他媽的同性戀的地方?」Pickles質問,紅色的眉毛扭得像是上面穿的環都要掉下來了。

  「對,Offdensen,解釋。」Nathan用他低沉的死腔吼道。

  「因為這可以讓我們在同志市場的銷售更加有利。」Charles就像平常面對團員的攻擊那樣,微微皺眉但心平氣和地回答,「同志的消費力很可觀,尤其在遇到同性戀友善藝人時──不管他們是直的還彎的。你們的粉絲已經遍佈全球了,現在該是讓我們把眼光從國界轉到族群的時候了。」

  「Gay一點也不metal。」Nathan說。

  「對!!」Murderface附和。

  「不過很多教會都恨gay,」Pickles好像突然想起什麼,「跟教會唱反調還滿metal的。」

  「喔,真的嗎?」Nathan似乎有了興趣。Pickles點頭。

  「聽說他們會用鞭子打那些人的老二,」

  「打神父跟修女嗎?」

  「不是,是教會的人打那些gay,而且還會按著他們的頭祈禱,要他們的gay病好起來。」

  「哇,那真他媽的殘暴。」Nathan雙眼發亮。

  Offdensen清清喉嚨,「所以,Nathan?」

  「呃……如果辦這個演唱會可以讓那些宗教白痴跳腳,那還滿有趣的。」

  「很好,看來我們達成協──」

  「我不同意!!」Murderface拍桌子站了起來,「我光是想到他們怎麼搞的就想吐,想像看看,上一個跟你一樣有小雞雞的人屁眼……」

  「喔,其實那沒那麼糟啦,男人的屁眼其實還滿緊的。」Skwisgaar淡淡地插嘴。整個大廳一下子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看著Skwisgaar,就連Toki都停下了飛機,轉頭張著嘴看Dethklok的主吉他手。

  「喔天啊天啊天啊Skwisgaar你難道是在說──」Pickles扶額。

  「什麼時候的事!?」Toki高亢的聲音響起。

  「──難道老阿嬤還不夠重口味嗎──」

  「跟誰!?」Toki的尖叫再次打斷Pickles的崩潰吶喊。

  「你!白痴!你喝得爛醉吐了我一身那天晚上!!」Skwisgaar惡狠狠瞪著Toki,音調一提高他的瑞典腔就變得非常明顯,「你耗了我整晚不能去搞那些小妞,可是我想幹的時候就是要幹!」

  Toki震驚得看起來像是被重新開機了。

  「幹他媽的,Skwisgaar你也太不挑了吧!看到前面那根他媽的老二不會讓你軟掉嗎!?」Murderface非常激動。

  「呃,我是從後面上他的所以幾乎沒有看到……」

  「我就覺得奇怪!」開機完畢的Toki氣沖沖地開口,「我想了很久是喝了什麼才會讓宿醉頭痛蔓延到屁股!」

  「有沒有看到根本不是重點!我是說,你真的有需要不會打手槍嗎!?」

  「我又不是你,我根本不習慣自己打手槍。」Skwisgaar回嘴。

  「夠了!停止這個話題!」Nathan出聲打斷這場鬧劇,「我們約定過不討論彼此私生活的,就算……就算Dethklok的主吉他手搞了節奏吉他手的屁眼也一樣……對。」

  氣氛沉默下來,Charles看了看因各種原因扭曲著表情的團員們,稍稍聳肩:「就結論而言,你們會在那個募款晚會表演吧?我要確定的就只有這個。」

  「呃,我想是吧。」Nathan回答。

  「不,我不會參加演出的。」Murderface做出拒絕的手勢,「你們要辦演唱會那是他媽的你們的事,我才不要在一堆噁心的死gay面前彈貝斯。」

  「你可以假裝彈貝斯就好。」Toki插嘴。

  「閉嘴,Toki!」Murderface朝Toki吼道,「我為自己之前居然老是跟你混在一起感到後悔,我再也不會跟你比賽誰先找到『米奇在哪裡』了!」

  語畢,Murderface踢開椅子,走出會議大廳。Charles推推眼鏡:

  「我想你們最好說服Murderface,我要把行程排下去了。但如果你們決定要弄一個貝斯機器人什麼的……到時再來告訴我。」


  

  Charles離開後,Pickles伸伸懶腰:「好吧,夥計們,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呢。」

  「去打一場撞球怎麼樣?」Nathan提議。

  「這個不錯。」

  「我不去。」Skwisgaar斷然表示,「我要練吉他。」

  「反正撞球是兩個人打的,你要去還多出來呢。」Pickles從椅子上跳起來,踩著無憂無慮的腳步跟Nathan一起離開大廳。




  「呃,Toki。」Charles停下腳步,看著跟在他身後的Toki,「你有什麼事情找我嗎?」

  「是這樣的,Charles,」Toki看起來有些慌張,他的眼神一直飄向地面,話也說得飛快。「你可以幫我安排個身體檢查什麼的嗎?」

  「你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嗯、你剛才也聽到了,反正、我……」Toki支支吾吾地,最後終於大聲喊道:「我要知道自己有沒有懷孕!」

  CFO拿下眼鏡,用力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他突然覺得非常疲倦。

  「Toki,」他重新戴上眼鏡,有耐心地解釋,「你不會懷孕,你是個男人,男人不會懷孕。至少現在不會。」

  Toki看起來還是一副飽受驚嚇的小動物模樣,不斷眨著他藍藍的眼睛:「你確定?可是……可是對方是Skwisgaar喔!」

  Charles完全不明白是Skwisgaar又怎樣,但是他想快點打發掉Toki。「聽著,不管是Skwisgaar上你或是你上他還是其他的誰上了誰,只要是兩個男的,就絕對不會懷孕!不要再擔這種心好嗎Toki?」

  「不管是誰都一樣?」

  「對。」CFO開始有點失去耐心。

  「就算是Toki上Charles也一樣?」

  「對──呃,你剛剛是說Charles嗎?」

  CFO看見Toki像個小孩般笑得很開心,感覺很不妙。

  「謝啦,Charles,掰。」

  「Toki──」

  但是Toki已經一溜煙地跑走了。




  Charles一路上都在叫自己別想太多。他回到辦公室,想幫自己倒一杯白蘭地平復一下心情,卻看見Skwisgaar像平常那樣臭著臉走了進來。

  「Charles,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請說?」Charles只好從善如流地坐在辦公椅上,雙手交握。

  「那個舊金山的演唱會,我要拒絕任何歌迷進入後台。」

  「這是你個人的要求?」Charles冷靜地反問,「除非給我一個夠好的理由,否則我要問過其他團員才能決定。」

  「喔,他們會同意的。」Skwisgaar不耐煩地聳聳肩,「聽著,平常我們很歡迎那些女歌迷到後台來跟我們亂搞一番,可是這次不行。Toki就算了,我一點也不想搞其他的男人。」

  「Well,這消息真讓人欣慰。」Charles說,「不過你可能忘了,Skwisgaar,從很早以前你們的後台就只讓女歌迷進入了。」

  「呃、是嗎?」Skwisgaar愣了愣,隨即又強硬起來,「不,我不要冒險,之前我遇上一個穿馬甲、蕾絲吊帶襪,胯下卻長著屌的傢伙!這是什麼世界啊!」

  「所以,你希望從此以後拒絕所有歌迷進入後台?」

  「不是,我只要真正的女人進來!」

  「呃……你的意思是要在他們進入後台前先驗明正身嗎?」

  「不行嗎?這也是你的工作!」

  CFO覺得頭痛了起來,他有演唱會的事要忙、Murderface在鬧脾氣、Toki又一副很想中出他的樣子,現在Skwisgaar還來無理取鬧。不管怎樣,身為Dethklok的經紀人,對於Skwisgaar提出的這種侵犯人權又增加人力成本的要求,他顯然必須──

  「我知道了,我會安排。」Charles說。




  Pickles用花俏但顯得有些做作的反身姿勢,從背後將桿子一推,漂亮地把八號球擊落袋中。他得意地朝Nathan笑笑,拿起巧克磨了磨桿頭,準備再打下一球,這時Toki走了進來,腳步輕盈,顯然心情很好。

  「喔,Pickles,Skwisgaar去哪了?」Toki問道。

  「I don’t know.」Pickles的鼻音在發「n」時顯得非常重,他彎下身,仔細瞄準母球和六號球。

  「你找他做什麼,Toki?」Nathan問,雙手交叉夾著球桿。「而且你他媽的笑得好爽,噁。」

  「我要告訴他不用擔心會多個兒子。」

  「呃!」Pickles手一滑,球桿在桌面狠狠刮出一道痕跡,沒有被擊中球心的母球疲軟地滾動了一下,壓根沒碰到六號球。他直起身子用綠色的漂亮眼睛瞪著興高采烈的Toki:

  「什麼──你去做檢查了嗎?他們真的拿像鼻涕一樣的東西抹在你肚子上嗎?」

  「哈!你居然不知道男人不會懷孕嗎?」Toki用一種「你看看你!」的表情和語氣嘲笑道。

  「讓開,Pickles,」Nathan用低八度的嗓音說道,「換我擊球了。」

  Pickles聞言閃開,目光依然停留在Toki身上:「我敢說Skwisgaar根本不在乎他是不是『又』多個小孩,他的種早就他媽的遍佈天下……」

  「是啊我們的專輯賣到哪個他媽的國家他的精子就跟著他媽的射到哪裡,」Nathan看著天花板嘆了口氣,然後瞄準Pickles剛剛沒擊中的那顆球,「弄得好像我們專輯有附送內含他精液的按摩棒一樣。」

  「而且這次我們都還沒賣專輯給gay他也先上過gay了。」Pickles接腔。

  「Toki才不是gay呢!」Toki不高興地抗議。「而且他不在乎是因為Charles有讓那些女歌迷簽同意書,可是Toki沒有,這會嚇死他的!」

  咚地一聲,Nathan順利將六號球打進袋中。他直起身,轉身看著Toki,臉上露出幼稚的笑容:

  「聽起來很有趣。」然後他用重低音嘿嘿地笑。Pickles的臉上也閃現惡作劇的神情。

  「喔你們都在這,」Skwisgaar挑了一個戲劇化的時間點踏進撞球間,「我剛剛去找Charles,他同意──」

  「嘿,Skwisgaar,」Nathan打斷他,「你猜怎麼,你要當爸了。」

  「What the fu--?」Skwisgaar皺起眉頭,眼光飄向愣愣站著的Toki。

  「Yeah,」Pickles把手搭在Toki肩膀上,這讓Toki嚇了一跳,「Toki懷孕了,我猜是個男孩吧,畢竟是你們兩個生的。」

  「喔對,因為你們都是男的。」Nathan說。

  「嗯,如果迸出個女孩就太違反常理了。」Pickles說。

  「這不可能!」Skwisgaar瞪圓了眼睛,「Toki是個男的耶!就算我那天射在裡面──」

  「啊!你果然!」Toki大叫。

  「──男的才不會懷孕呢!」Skwisgaar無視Toki的不滿。

  「就算是Toki?」Nathan低沉有力的聲音質疑道。

  Skwisgaar動搖了。

  「不可能……不可能……而且哪有這麼衰的……」他喃喃自語,眼光落到Toki臉上,盯著他的眼睛。Toki下意識地閃避Skwisgaar的視線,顯得很驚慌。

  「Toki──」金頭髮的吉他手難得這樣慎重地喊他的名字,Toki變得更不知所措了。他的藍眼睛看進他的藍眼睛,渾厚性感的嗓音吐出話語:

  「小孩,要跟我姓。」

  「What!?」Toki吼道。




  辦公室裡,CFO一如往常板著臉孔,冷靜地朝著手機講話。

  「……沒錯,我們已經答應演出了。

  「不,我們的成員沒有人是非異性戀,而且我認為這不是你們可以過問的事。

  「你提到瑞奇馬汀是什麼意思?

  「嗯,一個瑞奇馬汀的出櫃勝過千萬個同志運動……所以呢?聽著,我們和那個人無論是經濟上、音樂上、物理上、精神上甚至是次元上都沒有任何關係。然後也不會有人需要在晚會中出櫃什麼的,到此為止。我晚點會把演唱會的細項傳真過去。」

  剛掛斷電話就想起敲門聲,Charles皺起眉頭,Dethklok的孩子們應該沒有一個會敲門才對。

  進門的出乎意料是Knubbler,Dethklok的音樂製作人,他看起來有些煩惱──大概吧,從那對閃著光點的電子眼裡實在看不出太多情緒。CFO在辦公椅上交叉起雙腿,心想今天的辦公室真是熱鬧。

  「Knubbler,什麼事?」

  「呃……是關於Willy。」Knubbler那薄弱尖銳的聲音響起。

  「Murderface?」CFO開始有頭痛的預感。「怎麼了?」

  「他今天充滿煩惱地來找我傾吐。」

  「嗯。」CFO發現自己一點也不想知道細節。

  「然後在我,呃,跟他心靈交流之後,他大發雷霆地走了。」Knubbler有些畏縮地繼續描述。

  「你們談了什麼、唔,」Charles瞇起眼睛,用銳利的眼光盯著Knubbler,「你跟他出櫃了嗎?」

  「不不不不是!」淡色頭髮的製作人尖聲怪叫了起來,「我怎麼可能跟Willy出櫃呢!我只是、稍微讓他知道我在櫃子裡而已。」

  「呃──」CFO猶豫著要不要指出讓人知道你在櫃子裡,其實就跟出櫃沒兩樣。

  「總之,William看起來情緒更糟了,揚言要解散尿尿行星並且退出Dethklok,你去請其他團員挽回他吧!那些傢伙也只聽你的話了。」Knubbler懇求道。

  「我倒是第一次聽說他們會聽我的話。」CFO有些疲憊地說。




  Charles還沒走進撞球間,就聽見刺耳的吵鬧聲,他毫無困難地辨認出是Skwisgaar和Toki在大聲爭執。

  「小孩跟父親姓不是很自然的嗎!」

  「喔,可是我也是爸爸啊!而且你自己又跟誰姓呢,Skwisgaar Skwigelf?」

  「Wow-wow,我警告你別把話題扯到這裡來!」

  「Guys,」CFO淡定地開口,他打定主意不去問他們在吵些什麼。

  「Offdensen,告訴Toki,小孩跟我姓才能拿到撫養金。」Skwisgaar將他細瘦的手臂交叉在胸前命令道。

  「誰需要你的撫養金啊!Toki可以自己養啊!」Toki扁著嘴。

  CFO推推眼鏡,他好像明白這兩個長頭髮的斯堪地那維亞吉他手在爭辯什麼了,雖然他完全不明白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Toki,我以為我今天才告訴你,男人是不會懷孕的,所以,告訴我哪來的小孩?」

  「喔──不──!」Nathan失望地吼道。

  「你也太掃興了吧,Offdensen!」Pickles抱怨。

  「呃……我也不知道。」Toki聳聳肩。

  「幹,早該猜到的。」Skwigaar罵了一句,臭著臉不再說話。

  「Guys,」CFO再次開口,「我想請你們去和Muderface談談,我想他打算退出Dethklok了。」

  「喔,那我們可以要一台貝斯機器人嗎?」Skwisgaar接口。

  「對啊,不過這次不要有啥人工智慧跟自我人格了。」Nathan想起那個在車廂裡喊救命的又gay又丟臉經驗。

  「但是啤酒要照常供應!」Toki開心地補充。

  「呃,我希望你們可以先試著讓Murderface轉變心意,機器人還挺貴的。」

  「是喔。」Pickles哼了一聲。

  CFO看了鼓手一眼,「嗯,Pickles,你們每個人都是無可取代的,好嗎?」

  「而且貝斯手站在舞台前面,如果是機器人的話有點礙眼。」Nathan說。「鼓手就算了,反正在後面。」

  「那我們應該要一台小一點的貝斯機器人。」Toki說。

  「Murderface自己也滿礙眼的。」Skwisgaar表示,「嘿或許我們來個劃時代的革命,把貝斯手跟節奏吉他手擺到鼓手後面去……」

  「Skwisgaar,為什麼你每次都要針對Toki?」Toki生氣地質問。

  「我針對的是起不了作用的節奏吉他手。」

  「那跟針對Toki有哪裡不一樣?」

  「夠了、夠了,」CFO出面阻止話題越扯越遠,「不會有什麼貝斯機器人也不會有人要被蓋在爵士鼓後面──」

  「除了本來就在後面的鼓手以外。」Pickles低聲抱怨。

  「──我想以前樂團經歷過的一些事讓你們明白了我們需要團裡的每一個人,包括Toki和Murderface,我這麼說有錯嗎?Nathan?」

  「呃,隨便啦。」Nathan說。

  「Fine,」CFO還是那張撲克臉,只是聲音裡多了點強勢:「我相信Murderface正在他的房間裡收拾行李,而我強烈建議你們現在就去找他。要是真的萬不得已我們得使用貝斯機器人的話,」CFO停頓了一下,「我就得從你們的中國大熊貓之旅經費裡扣了。」

  團員們面面相覷,這下可嚴重了。




  「唉,幹。」Murderface一邊嘆氣,一邊把三四條看起來都一樣的短褲塞進行李箱中,「或許尿尿行星不需要解散……我只要把Knubbler那個pussy換掉……」他環顧自己放滿標本、古董和其他鬼東西的巨大房間,「可是必須和Dethklok以及Mordhaus道別了,這個樂團在我的努力下好不容易才開始略有規模,我現在就像一個要離開兒子的老爸一樣不忍心。」

  「不過通常兒子要離開老爸倒是會覺得挺痛快的。」Pickles的聲音響起,Murderface一轉頭看見Dethklok全體成員都站在他的身後。

  「你們在這裡幹嘛?」

  「呃,來告訴你我們並不打算在沒有你的情況下演出,就算Charles答應給我們機器人也一樣。」Nathan慢慢地說,低沉的嗓音聽起來莫名其妙地誠懇。

  「所以那個他媽的gay演唱會取消了嗎?」Murderface將粗短的雙臂交叉在胸前,抬起下巴。

  「呃,沒有。」

  「那沒什麼好談的了。」

  「不,Murderface,我們需要你。」Pickles開口,張著雙臂,「你要丟下我們自己去面對成千上萬的gay嗎?」

  「噁,Pickles,這招有點過火了。」Skwisgaar低聲說道。

  「不然你自己來說,肛交專家。」Pickles回嘴。

  「呃,Murderface,我們……超想你的。」Skwisgaar弱弱地說,Pickles猛翻白眼,作出想吐的表情。

  「Murderface,我想要你留下來。」Toki說,「我們有過很多美好的回憶啊,一起組過公司、一起上過法庭……而且……而且我還買了一本新的《威利在哪裡》!」

  「Toki,《威利在哪裡》你可以自己一個人玩,那本來就是設計給他媽的獨生子他媽的自得其樂用的。我看到你跟Skwisgaar就覺得不爽。」

  「喔拜託,那只是個意外,」Skwisgaar聳聳肩,一邊撥弄手上的吉他,「就像你有時喝醉了會上一些本來不想上的醜妹嘛。」

  「對啊,就像你曾經射在醫生的臉上一樣,是個意外嘛!」Toki說。

  「啥,這件事我怎麼沒聽說?」Skwisgaar驚訝地張大嘴。

  「反正,Murderface,我們的樂團需要貝斯手,才能在那個他媽的gay砲演唱會裡屌翻天,就像我們平常那樣。」Nathan打斷了無關的話題,回到原本的目的上。

  「Yeah,你還可以施展你的屌彈貝斯絕技,讓他們知道什麼才叫男人。」Pickles繼續說,「Come on, dude, 你不想要Dethklok在一群gay前面丟臉吧!」

  「而且如果你現在離開樂團,」Toki垂著兩道褐色的眉毛,淺藍色眼睛睜得大大的,「原本預定的大熊貓旅遊你就不能參加了!」

  「No way!!我期待熊貓已經好久了!幹,好吧,你們說服我了,其實我也知道Dethklok不能沒有我,我只是一時氣話……」Murderface回心轉意,開始得意洋洋地發表感言。




  「呼,Murderface超囉唆的,不就是辦個演唱會嗎。」Skwisgaar長吁一口氣,和Toki兩個人肩並著肩走在走廊上,一邊經過幾個帶著面罩的員工。看來今天大家都很認真工作,沒有人躺在血泊中睡覺。

  「不過至少他答應還是會跟我比賽玩『米奇在哪裡』跟《威利在哪裡》了,這樣我才可以一直贏他。雖然最後Murderface都會生氣。」Toki看起來很開心。

  「哼,那種東西無聊死了,而且有夠娘娘腔。」Skwigaar不以為然地說道。

  「隨便你怎麼說,反正你只要有GMILF可以消磨時間就夠了,真是膚淺又低級。」Toki皺起眉頭,果然Skwisgaar講沒兩句話就要欺負自己。

  「噗,你自己還不是個GMILF。」

  「你的英語又變糟了嗎,我才不是老阿嬤(Grandma)。」Toki抗議。

  「但你是個good man that I would like to fu......」



-End-

*米奇在哪裡:迪士尼的一種類似大家來找碴的遊戲,要在畫面中找到三個圓圈組成的米奇圖案。
*威利在哪裡:一系列知名的英國遊戲書,類似米奇在哪裡,要在畫面中找到威利。


這篇寫得比預期還長XD 到中間真的開始失去控制,比如說我本來沒有想讓Knubbler登場、Murderface不該這麼影薄,以及Pickles與Nathan本來沒有這麼腦殘之類的(艸)

另外也有很多本來想寫的爛梗最後沒寫進去,總之這幾個傢伙湊在一起真的是難以掌控啊(汗)

不過從一開始我就打算寫個偏向全員歡樂的東西,Skwissgaar跟Toki的關係只是配菜(喂)也因此字數都浪費在無意義的白痴對話上了,對不起,可是我寫得好開心XDDDDDDDDD

總之最近真的超迷這個的啊,正在慢慢複習動畫中,看第二次可以看到不少本來沒注意到的梗XDD 這動畫真的是神作、在知道它的製作團隊有多迷你之後更覺得神了!第四季快來吧2012真的有好多可期待的東西唷!!

Pichorka

7 則留言:

  1. 幹我笑到快崩潰XDDDDDD
    Toki懷孕我也還是會很愛他的!

    回覆刪除
  2. 害我開始想像Toki大肚子的樣子wwwww
    然後還會被產前產後憂鬱症搞瘋,順便搞瘋其他團員www
    唉我好想看Nathan帶小孩的樣子(為什麼是Nathan

    回覆刪除
  3. 不然難道我們可以期待Skwisgaar帶小孩嗎XD
    這群人裡面只有Nathan有個正常老爸啊!

    回覆刪除
  4. 我相信謀殺臉會很樂於當老爸XDDDDDDD
    Pickles也可以幫忙帶啊雖然他可能會把對Seth的恨意轉嫁過去...w

    回覆刪除
  5. (路過)
    以為男人會懷孕的Toki太可愛了!!!!!
    太棒了這篇wwwww看完感覺就像看完一集動畫!!XD

    回覆刪除
  6. 這篇太棒了 路過留言!!!

    回覆刪除
  7. 天哪XDDDDDDDDDDDDDD
    太可愛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