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謀者〈一〉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衍生。PGGG,GGCB,要3P的節奏。同謀部長。人渣部長人渣魔王。
不過本篇是全年齡的。







  門鈴響起時葛雷夫望了一眼牆上的掛鐘──上面沒有指針而是在深藍天鵝絨上鋪滿了碎鑽般的星辰,以幾乎無法注意到的頻率變換著閃耀出的圖形──剛過九點,以不請自來的訪客而言晚得失禮,但也還不到擾人清夢的程度。

  他放下正在閱讀的書,起身開門,刻意稍微拖慢了腳步,讓門外的人等待了一會。看見是他的部下蒂娜.金坦,葛雷夫不禁挑起了眉毛。

  蒂娜仍穿著她慣穿的那套舊大衣與過寬的褲子,神情看起來有些侷促,顯然她有非得在這種時刻前來上司私人住處打擾的理由。

  「我很抱歉,葛雷夫先生。」蒂娜這麼說時不自覺扭了下頭,好像要甩掉耳邊某種煩人的小蟲,並且做著無意義的手勢。「我知道現在太晚了,但我不得不……」

  葛雷夫善體人意地舉起一隻手示意她緩一緩,「沒關係的,金坦小姐,我相信妳這個時間來訪一定是發生了緊急事件,請直說吧。」

  「是……那個男孩。」蒂娜急促而又壓低聲音說道,同時她張望了一下四周,「魁登斯,魁登斯.巴波。」

  「那個闇黑宿主?」葛雷夫無意掩飾他的驚訝,「我以為他在正氣師的聯手攻擊下已經……」

  「他逃過一劫,活了下來。」蒂娜往前踏了一步,以便能更小聲地講話,「他──他出現在我面前。狀況不太好──這也是當然的,總之,我想他需要人照看,然而我和奎妮的公寓頂多只能讓他借住一夜。又不能讓其他正氣師知道他還活著,我想來想去,只想到了您。」

  看見上司眉頭深鎖,蒂娜像是搶在他出言拒絕前急切地往下說:

  「我──我知道這可能不是個好主意,您剛遭遇那種事,需要休養。但我想如果是您應該可以理解……這孩子也是被害者。而基於這點,也許……也許他跟您待著能感到安心一點。」

  安全部長深邃的黑眼睛望著他年輕的下屬,看見她在自己的目光下開始懷疑自己似乎搞砸了而漸漸垂下肩膀。

  「他在哪兒?」年長的男巫說,蒂娜抬起頭眼睛一亮。

  「我讓他先藏起來等我……」女巫轉過頭,眼光往對街的暗巷搜索,「魁登斯!」她壓低嗓音,手伸在腰前,迅速地招了幾下。

  有那麼一瞬間,葛雷夫以為接下來什麼都不會發生,然而雖然遲疑了幾秒,男孩的身影還是從黑暗中走了出來,憂慮地確認四周是否有人車,才扭著手朝他們而來。

  他的臉毫無血色,充滿病容。

  葛雷夫看見男孩偷偷瞄了他一眼,而又低下頭,等待發落。

  「他可以待在我這。」男人平靜地說,「我不會把他交給魔國會,正如妳所說,這孩子並沒有犯錯。但是,蒂娜,請妳也務必要守口如瓶。」

  他喊她名字時將手放在她肩上,稍微有點太接近頸部,但尚在禮貌範圍內。

  蒂娜幾乎掩蓋不住她的高興之情。

  「當然、當然,非常感謝,葛雷夫先生!魁登斯,」她轉頭看向旁邊怯懦的少年,「別害怕,這是真正的葛雷夫先生……你值得認識他是個多麼好的人,並且可以信賴。他和我一樣,所做的工作都是為了保護巫師和莫魔的安全,並且遠比我出色。」

  鬆了一口氣的女巫看著她的上司,兩手在身前無意識地比劃,彷彿要找出一個能完全表達她感謝之意的手勢:

  「這真是太好了,讓他待在您身邊我就放心了,畢竟那個──那個黑巫師──」

  「妳不需要在我面前避諱那個名字,不會有下一次了。忌諱事物的名稱只是徒增恐懼。」

  「是,是的,您說得沒錯。」蒂娜愉快地表露出她對上司的尊敬,然後換上一副較為公事公辦的表情與語氣,「那麼,我先告辭了,再次抱歉這麼晚打擾您,葛雷夫先生,以及,謝謝……」

  「不必道謝,妳所做的事是正確的,蒂娜。」他給了她一個少見而溫暖的微笑。

  蒂娜離開後,葛雷夫帶著男孩進了屋,大門喀嚓一聲鎖上。

  「坐吧。」男巫隨意指了指火爐邊的兩張扶手椅,「要喝什麼?茶?熱巧克力?你餓嗎?」

  魁登斯手足無措地站在那,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就熱巧克力吧,晚餐的蘋果派還有剩──如果某人沒有偷吃的話。」男人說話時一邊揮動魔杖並往廚房走,那裡傳來杯盤碰撞聲。

  「坐。」葛雷夫重複了一次,這回語氣變得有些不耐煩。魁登斯感受到巫師的態度微妙地與蒂娜在場時不同,十分不安但總歸是聽話地坐在其中一張扶手椅上。火爐是點燃的,溫柔地劈啪作響。

  裝著深褐色液體的杯子與裝在盤中的一小塊蘋果派自行降落到扶手椅旁的小桌上,桌子還滑動了一下,調整到能順手拿取的位置。

  魁登斯看了一眼蘋果派,上面有個明顯的咬痕。

  「蓋勒!」

  葛雷夫先生站在客廳入口朝房子深處大吼。魁登斯驚嚇地彈了起來。男人浮躁地注意到這點,迅速朝他微笑了一下,「你就拿吧,別客氣。」然後又瞪著走廊另一邊。

  原來屋內有別人。魁登斯縮著肩膀,小心地捧起了那杯熱巧克力。他餓壞了,幾乎已經感覺不到餓,直到溫暖的爐火和食物的香氣喚醒他的腸胃。

  剛看到出現在蒂娜面前的男人時他是很緊張的,那看起來確實──完全是──葛雷夫先生。如果不是蒂娜事先向他再三保證不會讓他受到傷害、拼命向他解釋他所認識的葛雷夫先生是另一個人,他在看到那張臉的瞬間就會逃走。

  第一次被人捧在手心……然後任意摔下,直到過了許多天的現在他都無法細想那天發生了什麼事。

  藏在建物之間的陰影中苟延殘喘,偶然看見那個女巫時,跟上去幾乎是無意識的反應。

  近距離看著男人的側臉,因遭受背叛而燒灼得焦黑的戀慕又悄悄萌芽。難道真有這麼好的事?一個真正關心他的葛雷夫先生……

  花了將近半分鐘,葛雷夫先生喊的那人才出現在客廳。他穿著酒紅色的浴袍,銀髮上掛著水珠,慵懶地朝火爐邊睨了一眼,接著挑起眉毛。

  「現在是耶誕節提早到了嗎?」

  葛雷夫取出魔杖彈了一下,男人的髮絲就變得乾燥,並且如同吹整過般整齊。

  「我的好部下送來的大禮。」

  他親暱地摟住被喚作蓋勒的男人腰間,後者看也不看就揮開他,逕自朝魁登斯走來。魁登斯看見他兩眼的顏色不同。

  「你好啊,魁登斯。」

  銀色頭髮的男人柔聲說,伸手撫摸魁登斯的臉,這讓他緊張得含在嘴裡的一口巧克力都不敢吞嚥。

  「很高興見到你。」

  當男人這麼說,並輕輕笑起來時,魁登斯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他的心臟猛烈跳動,胃部緊縮。他不知道自己這反應是從何而來。

  男人看出他的緊繃,抽回了手,改伸到適宜握手的距離,紳士地將另一手背在身後,微微彎腰:「原諒我的失禮。我是蓋勒.葛林戴華德。」

  魁登斯原本笨拙地急忙放下杯子與男人握手,觸到男人手掌時聽見那個名字,不禁全身僵硬,任由男人包覆住他指骨分明的手握了握。

  葛林戴華德,蒂娜提過這個名字。那就是假扮葛雷夫先生的人。因為他被逮捕後迅速逃獄,蒂娜坦白自己「沒有自信能保護魁登斯」,並說比起她,葛雷夫先生──真正的──更能勝任。

  那個魁登斯曾全心交付而又被一腳踢開的男巫慢條斯理地在他對面的扶手椅上坐下,直視他的目光毫無羞愧。魁登斯覺得雙手發冷,腦袋卻沸騰一般熱,直到黑髮的男巫走過來,轉移了葛林戴華德的注意力。

  「你坐走我的位子了。」

  葛雷夫假意抱怨,說得像調情。

  「誰讓你把我的位子給他呢?」葛林戴華德回答。確實是調情。

  「唉、唉,蓋勒,我們不能怠慢客人啊。」安全部長以矯揉造作的語調回應,手指隨意滑過黑巫師浴袍領口露出的鎖骨,然後將將臉轉向壁爐另一邊的男孩。

  「別緊張,魁登斯。」葛雷夫動用他迷人的微笑,感覺到葛林戴華德的手搭在他腕上,「這世界上最想籠絡你的人就是蓋勒了,如果知道是你要來,他肯定不會在蘋果派上偷咬一口。」

  魁登斯來回看著兩個巫師的臉,啃咬下唇。

  「……別說那些哄人的話了,波西瓦。」葛林戴華德面無表情地接過話頭,「我很高興你還活著,魁登斯。如我先前所說,我想要你,所以現在也不打算放你走。」黑巫師說著,環顧了一下屋內,「這間房子雖然設有魔法,但你應該可以輕易破壞──如果不是這麼虛弱的話。」

  「嘿,房子的主人還在這呢。」葛雷夫插嘴,「魁登斯,你恢復力量後可以逃走,甚至有能力殺死我們,但你想清楚了──『他們』是怎麼對待你的。蒂娜是個好女孩,但她無法從魔國會手中保護你。

  「魔國會看到的是威脅,而蓋勒──我們──在你身上看到的是潛力。」

  他們給了魁登斯足夠的時間思考與消化。男孩像是隨時都會哭出來一樣緊抓著手中的熱巧克力,他的嘴唇微微發抖,似乎陷入了混亂。

  「所以……」當他終於開口時,兩個巫師都側耳傾聽,「你們是一夥的……」

  巫師們笑了。

  「只要你願意,你也會是和我們一夥的,魁登斯。」

  葛雷夫的嗓音低沉性感,一邊說著,他反手握住葛林戴華德的手指,放到唇邊吻了下那蒼白的手背。葛林戴華德任他動作,銳利眼神直盯著魁登斯。

  年輕的闇黑宿主不自覺吞了下口水。



-To be continued-



覺得對不起蒂娜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