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Thorns Road We Walk Hand in Hand

Inception衍生小說。Eames x Arthur。性愛描寫有。
同步發表於BB-Love,請勿任意轉載。
長篇的第一篇,但可獨立看。後續可能會直接發表於合本中。




Chapter one- Fuck that Mombasa


  一直到觸及冰冷門把的瞬間,他都還覺得自己很冷靜。他知道如果對方在房裡就不會鎖門,直接轉了門把將門推開,看見Eames半坐半臥在king-size的大床上,床頭擺著幾個檔案夾,手上翻閱的卻是低俗的八卦雜誌。有些磨損的皮鞋及顏色詭異的襪子凌亂地扔在床邊,西裝外套於手扶軟椅上皺縮成一團,而Eames身上的襯衫解開了扣子,胸腹敞著。皮帶猶如一條黑蛇蜿蜒在白色床單上。

  Eames聽見開門聲,從雜誌中抬起頭來,對Arthur露出微笑。擱下了八卦雜誌,張開手臂:「Arthur!I've been waiting!」

  Arthur也微微一笑。「How was Mombasa?」

  聽見自己說出這句話、意識到臉上的笑容,Arthur突然感到心慌。為什麼說出這句話?他早已在心中想過無數遍開場白,沒有一句是如此友善、無關緊要,而臉上也不該掛著該死的微笑。為什麼在親眼看到對方的瞬間,之前的想法全都被拋到了天外,他像是跑動著程式的電腦被突然重新開機,反射性地顯示出歡迎語?

  「啊、還不賴,說老實話我挺喜歡非洲的。我有去野生動物園區看大象喔。」Eames跳下了床,像個孩子似地。Arthur帶上房門,Eames迎了上來,光著腳。

  太近了。Arthur心想。不該這麼近的。和原本的設想不同。

  而且也不該接吻。

  但是自己真的沒有料想到Eames會吻他嗎?Arthur感受著Eames箝住他雙臂的手掌力道以及醉人的深吻,一邊攻矸著自己。不,才不是,Arthur,你這懦夫。你很清楚他會怎麼做,也很清楚自己連那難辨真假的淺笑都無法抗拒。

  「Eames,」Arthur終於抓到空隙開口喚他,中斷了這個吻。

  「嗯?」Eames看著他,眼睛因滿足的笑意而微微瞇著。

  但他卻說不出話來。他在心裡演練過的話完全不是為這個氣氛而打造。他心裡有個聲音悄聲告訴他剛剛不該打斷那個吻的,他們該就這樣吻著,上床去。

  「……沒什麼。」最後還是只能吐出如此無力的話語。

  「我在蒙巴薩很想你,親愛的。」Eames說。

  然後他又吻他。撫摸他。是的,Arthur,他在心底喊著,你知道你們一見面就會上床,沒有機會讓你表達對他跑去蒙巴薩一事的不滿。你知道那些演練都是徒勞,事情在Cobb轉達他下榻的房間號碼時就已成定局。

  他想起Cobb對他提起要去找Eames時,那種猶如石子投入湖心的感覺。好的心靈竊賊多得是,他對Cobb說,暗示著即使不找Eames也可以。我們不只需要小偷,我們需要一個forger,Cobb是這麼回答的。就是這樣,forger。既然他們需要forger,Cobb當然第一個就會想到他。當然。而Eames當然也會答應:有工作找上門,而且同事裡有他。

  當時他可以輕易拋下他到蒙巴薩去,現在當然也可以輕易來到巴黎跟他上床。

  「Arthur,怎麼了?」Eames彷彿察覺他的異狀。「你不想要嗎?」

  Arthur的唇動了動,似是想說話,但是沒有一個音從喉嚨發出。因為他害怕一旦說話,那個聲音就會宣賓奪主地用他的嘴大喊:「想要!Eames,我想要!把我拖上床。」於是他選擇親吻Eames的耳鬢,一邊拉開Eames的襯衫。

  Eames沒再發問,他將Arthur攔腰抱起,放上床,靠在鬆軟的潔白枕頭上。巨大的床對比Arthur單薄的身體,像幅為了視覺效果而誇大比例的攝影作品。而Eames像是一頭獅子要啃噬他。他也的確在啃噬他,Eames的舌技好得令人發狂,Arthur扭曲著表情,兩手放在Eames的頭上,不知道該推開他或是將他更用力按向自己。褲子被拉下一半,褲頭卡在大腿上,這樣不上不下的裸露程度讓Arthur格外覺得難為情。

  他知道Eames一邊舔他一邊瞄他的表情,卻仍忍不住發出難以分辨是痛苦還是歡愉的壓抑呻吟。Eames不是第一次這樣舔吻他,是許多次,次數多得足以讓他完全掌握Arthur喜好的方式。舔陰囊的後面,他會馬上勃起;一路往上然後親吻露出的前端,只要吻一下他就會溢出呻吟;張口含住,越深越好,配合舌頭吞吐,他很快會喘著氣射精。

  Eames總會吞下口裡的精液,儘管Arthur從沒這樣要求過他,但不得不承認身為一個男人看到對方這樣的舉動會心裡有快感。或許Eames正是知道這點才這麼做的。Arthur解開西裝外套、領帶、襯衫、內穿的無袖上衣,扔在床沿,Eames也拉下了Arthur下半身所有的衣物。
  
  「真漂亮。」Eames輕輕吻著Arthur的鎖骨。剛高潮過的他似乎每一吋肌膚都透著紅色,陰莖依然是半勃起狀態,胸頸薄薄滲著一層汗水,在柔和的室內燈光下閃著細微的光輝。Eames左手拇指擦過敏感的乳尖,來回撫弄,右手摟上Arthur的腰,捏了一下腰窩,如預期地感覺到他一陣顫抖。Arthur一手環上Eames後頸,另一手撫過他的背,像是要記憶他肌肉的起伏,一邊用自己習慣的方式親吻Eames的肩膀及頸。Eames將手指插進Arthur體內,屈起,聽見他小聲呻吟。

  Eames探手到枕頭下摸索,Arthur看到他拿出了潤滑劑。「Eames。」他叫道,聲音發著抖,「我要你戴套。」

  「保險套?為什麼,Arthur。」Eames不解,但是沒有停下手邊的動作:他將潤滑液擠在手上,再一次將手指插入,塗抹翻動著。「我們可以做完後馬上泡澡,我會幫你洗乾淨,肚子不會不舒服的。」

  「安全考量。」

  Eames楞了一下。再次開口時顯得有些不高興「親愛的,我想你知道我在遇到你之前都有在戴套,也許青少年時代還不懂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記得我們討論過這件事?」

  「那是在你去蒙巴薩之前。」他說了。感覺像是終於取回主導權,而不是被情慾凌駕了理性,這才比較像他自己。

  「你認為我在蒙巴薩亂搞?」

  「以你而言,我認為是合理的推斷。」

  氣氛弄僵了,Eames顯然不能接受這樣的指控。他的眼神中閃著怒氣,Arthur也開始不高興起來。但另一方面卻又有點懊悔,如果不提這些舒舒服服做一場愛不是挺輕鬆的嗎?不,為什麼是我在後悔。Arthur的憤怒似乎被點燃了。是Eames的錯,是他一聲不響就去了蒙巴薩,自己打電話過去時也只是一派輕鬆地說他去那工作。在蒙巴薩很想念他?才怪,就連電話都不曾打來一通。

  「就算我在蒙巴薩亂搞,我也都會戴套。」Eames的口氣變得很冷漠,他用力擴張Arthur的後穴,動作粗暴。Arthur才剛吃痛,就被Eames粗魯放倒在床上,兩腿掰開,挺了進去。Eames一手抓住Arthur的陰莖揉著,另一手抵在Arthur左大腿根部,讓腿大大張開,猛力抽插。Arthur喊叫著,因為有塗潤滑並不是非常痛,但是非常恐懼:Eames從來沒有這樣對待他,他覺得自己好像是被陌生人強暴。

  「Eames,don't!」聲音裡的害怕和痛苦猶如迎面潑來的冰水,Eames意識到自己正在傷害Arthur。他停下動作,Arthur猛力掙脫,朝Eames鼻子上打了一拳,鮮血流出來。Eames摸摸熱辣辣的鼻子,看見Arthur蒼白的臉色,張著嘴說不出話。

  Arthur緊緊倚在床頭那些蓬鬆潔白的枕頭上,感覺到有潤滑液及體液從兩腿間慢慢流下,心跳猶未恢復。Eames強暴我,而我打了他。他看著Eames,感覺他們兩個之間似乎玩完了。為什麼?是什麼原因?因為那個小小的該死的蒙巴薩嗎?只因為他氣他沒有主動跟他聯絡?只因為這樣他們就要結束了嗎?

  「Arthur,」Eames開口,聲音想努力維持鎮定,卻發著抖。他也覺得我們之間完了嗎?Arthur絕望地想著「I apologize.我傷害了你,我不該失去控制,對不起。」直率的發言,以他那低沈的、深情的嗓音表達,Arthur一直很喜歡這個聲音,尤其是說著溫柔話語時。Eames試探地向床頭靠近,看見Arthur沒有逃開的意思,便將對方攬在懷裡「可是我真的很生氣,親愛的,你不該那樣質疑我。我為自己的失控道歉,但是我想你也該為你的行為負點責任。」

  Arthur點點頭,他知道自己剛剛那樣是太過火了。Eames總是什麼話都敢說,他們的戀情才不致於因溝通不良而早夭。不會就這麼容易結束的,這太蠢了,去他的蒙巴薩。他必須相信Eames心中有他,不要讓自己的多疑破壞這段關係。他還想珍惜這段關係久一點,至少不是現在放棄。

  「之前那句話是氣話,我沒有在蒙巴薩亂搞。」Eames吻他,像是希望藉由親吻使Arthur的嘴唇回復血色。

  「我知道。」

  「我在蒙巴薩真的想你。」

  亞瑟抿緊嘴唇,過一會兒才吐出話語:「那,為什麼不跟我聯絡?」

  「你後來就去了日本,去工作。」Eamesr緊挨在他耳邊「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結束工作,然後你又在逃亡……你知道你很難聯絡的。」

  Arthur有些氣惱。其實他知道的,做這行不像一般行業,可以輕易和他人保持聯繫,否則Cobb也不必特地飛去蒙巴薩只為了將Eames找來。有時他還真希望能像普通人一樣,想打電話給情人就打電話。雖然他還是覺得Eames沒事先知會就飛去蒙巴薩很不體貼,但是因為工作性質他們跑遍全球簡直是家常便飯,也許Eames覺得不必特別說他也會了解……Eames就是這樣的人,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嗎?這樣看來反而是自己不夠成熟了。

  如果你愛他,你就該更相信他,Arthur。他在心裡喃喃自語,撫上Eames的臉頰,捧著他的臉親吻,鬍渣刺人。

  「我想你這副邋遢樣也沒有女人要你。」他說。儘管知道這不是真的,但他決定不再質疑。

  「那麼男人呢?我只要叫Arthur的那個男人要我就可以了。」Eames如釋重負地笑了,將Arthur按倒在枕頭上,故做淘氣地將耳朵貼在Arthur胸口,聽他的心跳聲。

  「要。我要。」Arthur輕輕說,手指梳理著Eames的髮「就算你全身臭泥巴我也要。」



-To be continued……

  其實原本不打算發表,直接放在合本中。不過後來決定就以宣傳的目的放上來吧!

  寫到中間一度心情很糟,覺得自己寫了爛東西,不過後來看看好像沒那麼無可挽回,就繼續接下去完成了。題名也花了許多時間去想,基本上我想寫的就是這個感覺,希望能成功表達給讀者。寫完這篇我要先跳去寫SC,邪神Eames別來亂啦!!!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