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月蝕的假面


做得很棒的官方網站:http://www.nintendo.co.jp/wii/r4zj/index.html

並不是最近才開始玩的遊戲,事實上因為是在朋友家玩的,已經拉很長時間囉XD


但是直到最近才來認真研究裡面的劇情,加上前兩天破完了第二輪,來稍微發表一下對這款遊戲的感想。

基本上我非常喜歡這款遊戲,從氣氛、劇情到人物都很喜歡,是非常值得一玩的作品。零系列在恐怖作品中是非常受歡迎的遊戲這個應該不用多說了,但是因為主機的關係直至目前我也只玩過出在wii平台上的這款月蝕的假面。

我不是一個很敢看恐怖作品的人,一開始玩這款遊戲實在是皮皮挫XD 仗恃著身邊一堆朋友一起玩,還是只要拿到搖桿就倍感壓力。這款遊戲在恐怖氣氛上是非常到位的,無論是場景、音效,以及嚇人的點,它非常擅長從一些小細節塑造讓人不舒服的感覺,比方說鼓起的床單、包裹成人形的不明物體,以及在本遊戲中不斷出現的假面每次看都覺得很噁心。尤其最可怕的是,主人公不管哪個走路都超級慢啊啊啊……女孩子走小碎步也就算了,男主人公霧島長四郎明明腿長得要命卻也還是走很慢,就算按了[Z]鍵成「跑步」(明明還是小碎步)模式,還是會一直被旁觀的人質疑「真的有在跑嗎」。

但是玩久了也感覺比較不怕就是,畢竟有些驚嚇點是很刻意的,比方說拿取道具時伸出來的鬼手,多碰幾次實在是沒什麼感覺了XDDD 打怨靈更不用說,遊戲打怪大家懂的。

遊戲本身的劇情我很喜歡,零系列是走純正的日系恐怖風格,故事內容大多脫不了神道教的神秘感,系列故事大概都是以傳統祭典/儀式的失敗造成某村落/地區居民大量死亡、進而被廢棄,主人公因為切身相關的理由而重回廢棄之地探訪真相這樣的模式進行。單以月蝕的假面來說,三個來到朧月島的女主人公小時候都居住在此島,因為其他兩個同樣來自這個島的同齡女孩離奇死亡,她們認為這和她們共同的經歷有關,但是卻又沒有幼時的記憶,因此回到島上來找出真相,以試圖避免和另外兩個女孩一樣死亡的命運。

說喜歡這個故事,其實就是喜歡其中展現出來的人性。整個事件的起因在朧月島的特殊風土病--月幽病,患者會漸漸失去自己的記憶,因此許多患者到了末期會選擇自殺。記憶和一個人的人格是緊密相連的,當失去了記憶,自我也就變得不完整。當然在這款遊戲中,月幽病還具有許多其他和月的圓缺、黃泉、根源相關的關聯,但是單就故事中患上月幽病的人們以及其親人面對病症的反應,以及記憶之於人類構成的重要性,我個人覺得相當具有華美悲悽的氣氛。

而故事中,各個角色所流露的情感也是我很喜歡的部份。比方說灰原耀為了姊姊所實行的犯罪、灰原重人因為妻女皆受月幽病所苦而為了找到根治方法不惜一切手段、小夜歌守護女兒流歌的想法、霧島長四郎出於對小夜歌的一生單戀而為流歌所做的努力……以及,海咲與朔夜的情誼、朔夜保留住自我的方法。這些都是我很喜歡的部份,其實每個角色多少都有點身不由己,就連本作BOSS朔夜,其實無論得病、引發無苦之日最後成為強大怨靈,這些都不是她自身能夠選擇的。甚至就海咲的隱藏結局而言,很多人都認為朔夜其實保護了海咲,因為她們曾是在那令人恐懼的醫院和療程中互相依靠的朋友。同時我也很喜歡,流歌最後憶起了父親雖然總是埋首工作、無暇照顧自己,但其實父親望著自己時是會露出笑容的。流歌取回的不只是記憶,更是對家人的依存感。

並且結局其實是將原本被視為禁忌的儀式歸來迎藉由真正的月蝕假面和月守之歌來使它成功--並不是阻止儀式,而是使其完美,這其實是對朔夜的「幫助」。如果放任朔夜不管,歸來迎將會失敗,而朔夜的怨靈狀態以及「咲」也無法解除,只會不斷擴大,繼續以這樣的形式留存在現世中。將歸來迎完整舉行,打開黃泉之門,使得島上所有居民包括朔夜的靈魂都得以回歸,是這個故事的最終結局。在發生過許多悲劇後,得來的是最終的救贖,我非常喜歡這樣的結局。

說說遊戲設計本身,我很喜歡紙娃娃系統……就是達成特定條件後可以取得主人公的新服裝,下次破關時就能讓主人公穿上走來走去,在有動畫的部份更能清楚看到新的服裝和配件。零系列的女主角都是身材姣好的美少女,浴衣超級萌啊!而本作男主人公長四郎我也超溺愛他的,取得他刑警時代的西裝和眼鏡後簡直了無憾恨。再來是遊戲攻略本身並不算困難,我們從Easy模式一路玩下去,配合升級系統其實還滿能應付難度得增加,解謎也不太會卡關,只是蒐集靈體照片跟鬼燈人形比較費工夫……是款難易適中的遊戲,並且可以一玩再玩。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