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It's All Teared〈二〉

美國隊長電影衍生,ABO設定,O!Steve/O!Bucky。
NC-17,互攻。
雖然是Stucky文,但會有涉及Rumlow/Bucky的劇情。








  掌心在冒汗,更要命的是下腹的灼熱感覺一點一點冒上來。

  照理說應該下週才會來的──但年輕的omega週期亂也不是什麼新鮮事。Bucky詛咒自己的身體,覺得它在和自己作對,如果早幾個小時出現徵兆,他就會乾脆地不去學校。

  他藏不了自己是個omega,但他可以在發情期時藏好自己。每學年開始的身體檢查也包含抽血ABO檢驗,那時Bucky還沒有轉換,但血液檢驗只是方法之一,轉換後每個性成熟的人都能聞出他是omega。他的人際關係開始出現變化,某些朋友開始想引誘他上床,某些人開始覺得他柔弱,另一些人則認為以一個omega來說,他有些太強壯太有控制性。Alpha們想支配他,omega們擅自認定他是同類,beta們則聳聳肩可惜這個漂亮男孩終有一天要屬於某個alpha。

  Bucky痛恨這一切。他還是可以在交際中佔據核心,讓每個人都高興,這是他天生就做得好的事,但他越來越覺得這只是在扮演某個他沒興趣的角色。

  只有在Steve面前他能感到放鬆。Steve對他的態度沒有任何改變,因為他還聞不出來,因為他們的朋友圈沒有重疊(事實上,Steve的朋友可能只有Bucky一個),他們甚至不在同一個年級。Steve的同學們幾乎都還沒有顯現第二性別,這些圍繞著性的追逐和分類在他們之中並不是話題。

  他想就算Steve是個alpha,也不會像那些人一樣每句話中都要夾上一兩個性暗示的。但不是每個人都像Steve。

  Bucky隱藏自己發情期的方法是有些極端了,他連讓別人推算可能週期的機會都不想給──並不是他自我意識過剩,事實是像他這樣外表迷人、卻又誰都沒追求成功過的omega會有許多alpha想要找機會征服他的,而沒有比發情期更好下手的時機了。如果他每次發情期就從學校消失,別人就會知道他的發情時間,所以James Barnes經常且隨意地蹺課、請假,沒人知道他是跑去鬼混還是躲在家裡。

  但現在他在廁所裡,漸漸散發出發情的氣味。Bucky知道他不能待在廁所,下課鈴一響人就會流進來。離開學校也不可能,他不能就這樣搭巴士。他得去醫務室,即使他不想被任何人知道他發情,但他別無選擇。

  Bucky正要從隔間出去時卻聽見有人進來。那人的腳步聲匆忙而粗魯,好像一邊在口袋中翻找著香菸還是什麼,發出許多細碎的聲音,但接著那個人停下腳步。Bucky知道他聞到自己了,因為對方的alpha氣息突然變得濃烈起來。他可以聽見對方逐個踹開隔間門,興奮地低吼:「你真好聞,寶貝,快到爸爸這兒來。」

  Bucky拿出放在口袋裡的一柄折疊小刀,打開刀片,握在手中。他將握刀的手壓在嘴唇上,就像古代騎士親吻劍柄,閉著眼,彷彿這是一種儀式。他感覺到心臟狂跳,alpha的氣味讓他的發情徵兆毫無保留,內褲漸漸被染濕,性器在褲襠中脹起,內臟發熱。他的身體在尖叫要他臣服,但他的靈魂以同等的激烈程度拒絕。

  門閂搖動了幾下,在幾次強烈的衝擊後,Bucky面前的門板被踹開。那個女孩甩著頭髮,露齒而笑,但她還來不及將嘴提到該有的弧度,小刀就往她的喉嚨刺來。

  「操!瘋婊子!」她反射性抬起手臂去擋,成功格開了刀子的路徑,但在下手臂劃開一條深長的傷口,血馬上滴到了地上。她的口中冒出許多髒話,這沒有阻止Bucky再次將小刀揮向她。她往後閃躲,給了那個omega機會撒腿逃開。

  女性alpha發出怒吼,她的alpha信息素猖狂地從周身釋放,像是要全世界都知道她的憤怒及性慾高漲。那個omega溜得很快,但她能追上他,發情期omega軟綿綿的身體怎麼贏得過被性慾驅動的alpha?

  她撕開上衣,纏住流血的手臂,用牙齒打了個結,然後沿著那個omega的氣味追出去。她猜想他要到醫務室去,她會在那之前先逮到他,將他拖進某個空教室或另一間廁所,狠狠操他,讓他知道誰才是話事者。

  到了開放空間氣味有些被流動的空氣沖淡,但也只花了她一點時間辨認出方向。轉了兩個彎後她發現這似乎不是朝醫務室前進,那個omega大概是嚇得腦子都糊塗了。她的肌肉愉快地賁起,想像對方在身下打開腿的模樣。

  「嘿,」

  某個不識趣的傢伙擋在她面前,她皺起眉看這個金髮男孩,停下腳步。那傢伙看起來像個一年級生,身上沒有任何味道,抓著一個橘色藥罐,只到她的肩膀高。好笑的是他居然露出擔心的表情。

  「妳的手在流血。」

  她翻了翻白眼,「多謝提醒,我都沒注意到呢。」

  「這血量很多,妳得到醫務室去。Mrs. Smith在。」

  「拜託,少管閒事。」她失去了耐心──從一開始她就不該有耐心,「我有更重要的事得做,首先就是去教訓那個劃傷我的omega小婊子。」

  這句話讓對方的藍眼睛露出警戒之色,他把手中拿著的藥罐塞進口袋,顯示他認為有必要空出兩手。

  「呃,抱歉,也許我誤會妳的意思了,妳不是在說要強迫某個omega──」

  「噢當然不是,他會又緊又濕地歡迎我的,哪個發情omega不是這樣。」

  這次男孩的臉上明顯出現了憤怒之色,拳頭握起。

  「妳知道那是強暴吧?」

  「滾開。」她朝男孩揮出拳頭,嬌小的男孩彎下身向前撲,擒抱她的腰。

  他們扭打成一團,並且很快地演變成男孩被騎在下面,alpha的怒火和未能發洩的性慾化成一個又一個的拳頭砸在他臉上,馬上就見了紅。alpha手臂上的血和男孩臉上的血,隨著揮舞的拳頭濺出一朵朵花。她揍得正起勁,突然間受傷的那隻手臂被細瘦的手咬住,並用力撕扯裂口處。Alpha發出慘叫,從男孩身上翻下來,朝他脇下猛力踢了一腳,男孩滑出幾呎遠,痛得縮成一團。

  此時下課鈴響,他們兩個都嚇了一跳。alpha女孩護著手臂搖搖晃晃站起來,朝他啐了一口:「白痴小鼻涕蟲。」然後邁開步伐走了。

  Steve勉強撐起身體,坐起來。他氣得要命,不只是因為那是個對未轉換者的蔑稱,不只是因為被痛揍了一頓,他說不上來,但就是亂七八糟地生著氣。

  有些離開教室的學生走下樓來注意到Steve,發出驚呼。Steve站起身,用衣袖擦著冒血的鼻子,對試圖遞手帕給他的人咕噥道:「沒事,我只是又得去醫護室了。」


    ★


  Bucky從廁所逃開後,慌亂之中一度跑錯了方向──這很可能會害了他,和性慾勃發的alpha打延長賽勝算並不大,他的機會在於在被逮到之前找到醫護室。但不知為什麼那個alpha沒追上來。他跌跌撞撞地推開醫護室的門,坐在裡面的中年女人站起身,低呼道:「我的天。」向前攙扶這個omega男孩。Bucky比她高上一個頭,卻摟住她不斷發抖。

  「沒事了,親愛的。」她以令人安心的方式輕拍他的手背,看見男孩張開嘴,卻只是顫抖著嘴唇,「什麼都不用說。我會幫你。你不會受到傷害的。」

  Mrs. Smith將他帶進了醫護室後面的隔間,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醫護室裡有這種地方。隔間裡面排著幾張和外面相同的病床,唯一的差別是上面有帶著釦環的皮帶。她讓Bucky坐在其中一張床上,給了他一片鎮靜劑與一杯水,Bucky聽話地吞下藥片。Mrs. Smith像個母親般撫摸他的頭髮,注意到他的衣襟上沾著點點血跡,但她不打算多問什麼。

  「親愛的,你需要約束衣嗎?就是那種會把你雙手固定住的東西?」她溫柔地問他。

  Bucky搖搖頭,然後又想起什麼地問道:「這會困擾妳嗎?」

  「噢,不會,親愛的,完全不會。」

  事實上依照規定是要穿的,校方出於人道義務保護發情的omega學生,但可不願意默許他們在醫護室中自瀆,因此他們必須穿上精神病患用的約束衣,並以皮帶綁在床上。然而Mrs. Smith對這種思維感到不以為然。這些孩子又傷害不了別人,況且也沒犯任何錯。

  「但是也許你會想把褲子除下來,以便之後還能穿著回家。」她又拍拍他的手,「放心,我不會看的。」她俏皮地眨眼。

  「妳要離開?」Bucky有些緊張地說。

  「我就在外面,親愛的,有任何問題按床頭的鈴。」

  他看著她走到門口,手放在門把上,回頭朝他微微一笑,然後關上了門。這房間只有在靠近天花板處開了個氣窗,猶如囚室。Bucky聽從建議脫下褲子和內褲,厭惡地看見後者濕成一團,然後躺上白色的病床,蜷曲起身子。他感覺鼻腔裡還殘留著剛剛那個alpha的氣味。

  「……再這樣下去我總有一天會殺了人的……」他喃喃自語。

  Mrs. Smith帶上門時順道從裡面反鎖,這是為了不讓別人輕易闖入那個房間,需要的話她則可以用鑰匙打開。有這孩子在她今天得在這裡過夜了,心想等一下要打個電話回家。還沒來得及坐下緩口氣,醫護室的門又被敲響,這次進來的是十五分鐘前才剛離開的另一個男孩。

  「我的天。」看見他的臉時Mrs. Smith再度驚呼。「發生什麼事了,Steve?」

  「我又肚子痛了,Mrs. Smith。」Steve想微笑,但馬上牽動裂開的嘴角而變得面容扭曲。

  「坐下。頭往後仰。」她命令道,一邊打開急救箱。Steve坐了下來,仰著頭等鼻血止住,同時Mrs. Smith幫他清理傷口。她看見Steve的領子上有點點血跡,不像是從臉上滴下來的,但她依然沒有多問。

  「我說過你該離麻煩遠點,打架不是你的長處。」她絮絮叨叨。

  「這次真的不是我的錯,Mrs. Smith。」Steve想到另一個也會對他說這種話的人,泛起苦笑,並再次因為嘴角的傷而硬是收了回去。

  「是是是,從來不是你的錯。」

  「我是說真的……」Steve試圖解釋,但想到剛才那個alpha的嘴臉,就感到一陣噁心。「Mrs. Smith,為什麼alpha都這麼混帳?」

  「別這麼說,我丈夫也是alpha,他是個好人。雖然有時也挺混帳的。而且你也可能是個alpha,不是嗎?」

  「我有點希望我不是了。」

  「這可不是你決定的。但你可以決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親愛的。」

  「嗯。」Steve點點頭。這讓他心情好一些了,他知道自己做了對的事情。也許因為他那麼做了,那個omega男孩有成功逃掉也說不定。想到這裡,他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的傷了。


To be continued…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