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It's All Teared〈四〉

美國隊長電影衍生,ABO設定,O!Steve/O!Bucky。
NC-17,互攻。
雖然是Stucky文,但會有涉及Rumlow/Bucky的劇情。







  Steve從來沒有埋怨過自己是個omega。是的,身為omega有許多不方便,但感謝抑制劑的發明,以及有Bucky在一旁幫助他,目前沒有碰上什麼難以解決的問題。他唯一惋惜的就是他不能和Bucky結婚,他們兩個也很可能不會有孩子。但既然這不是他能決定的事,他就會接受它,並多注意事情好的一面,對於自己的omega身份,Steve認為這讓他能更容易感受到這個世界的不友善,進而擁有同理心。

  但在從軍這件事上,他頭一次感受到身為omega的限制與挫敗。

  美國對軸心國宣戰後Steve感覺到他也有義務加入軍隊,但是美軍不收omega士兵。這種情形抑制劑沒有用,首先軍方一定會檢查身份文件,再者健康檢查也包含血液檢查,如果被發現使用了抑制劑──這東西依然是非法流通的──只是罪加一等。

  Bucky不明白這件事為什麼讓Steve這麼沮喪。

  「你知道自己是個omega時,就理解你不可能從軍了吧?」他提出疑問,神情好像Steve是為了太陽居然是從東邊升起而受到打擊。

  「那個時候世界還沒陷入戰爭,Bucky。」Steve心情低落地回答。「我希望自己能為此出力。」

  「那就在後方幫忙,就像那些宣傳海報印的。」Bucky聳肩,街上到處是鼓勵omega走入工廠的海報,國會還十分有效率地將勞工發情期的雇主義務納入法律。

  「那些工作也很重要,但我就是……」Steve思考他要怎麼解釋,「人們在戰場上付出生命,我不認為我該做得比這更少。」

  這句話挑動了Bucky的神經。他不喜歡有任何事會讓Steve犧牲生命這個想法。

  「你從來就不強壯,就算你是個alpha也一樣。」他尖銳地指出。

  「沒錯,但至少我能有個機會不是嗎?」

  「我要是醫生,看到你的病歷就直接叫你回家。說真的你成為軍人能幫上什麼忙?你連在小巷裡的互毆都打不贏。」

  Steve看他的眼神讓Bucky知道自己說得有些過份了,但他並不後悔。好言好語根本不可能動搖Steve的想法。

  「有時候你不一定要打贏才能保護別人,重點在於挺身而出。」Steve堅定地說。看來惡言相向也不能讓他改變主意。Bucky受不了地搖著頭。

  「我看不出挺身而出然後送命有什麼意義。」

  「有能力的人不行動也同樣沒有意義。」Steve也開始不高興了,「軍隊接受beta士兵,你覺得呢,Bucky?」

  他們瞪了對方好一會。Steve是先轉開目光的那個。

  「抱歉,我不應該那麼說。」他低頭看了一眼鞋尖,「我只是想讓你理解,我覺得自己必須加入軍隊。」

  「而我想讓你理解,我不希望你死。」Bucky短促地說道。

  軍方最好永遠都不要更改規定──就讓他們繼續守著omega應該待在家裏相夫教子的老舊觀念吧,Bucky想,就算讓Steve暗地認為他是懦夫也無所謂。

  但從政府開始鼓勵omega投入生產行列就該預見到這一切都會改變,戰爭能剝下許多人類自我發明的規矩,回歸到一翻兩瞪眼的利益衡量。隨著海外戰況越來越慘烈,許多士兵死亡於是需要更多士兵加入,最終政府不顧保守派的反對聲浪,鬆綁了抑制劑的使用規範,開始招募omega入伍。

  這簡直把Bucky害慘了。抑制劑成為軍需品,從原料到成品都被更加嚴格地控管,並且價格飛漲,街上幾乎弄不到抑制劑了,即使有他們也負擔不起。現在要取得抑制劑最容易的方法就是從軍,他聽說有不少omega都是受此吸引加入軍隊。

  但他除了隱藏自己的omega身份以外還有另一個人生任務──照顧Steve。他不知道如果自己去當兵Steve怎麼辦。那傢伙當然去過徵兵所了,看來每個醫生都和Bucky抱持著相同想法。繼續乾耗下去,一週花費兩劑抑制劑,他們的存貨很快就要見底了。

  最後Bucky推開了徵兵所的門。因應招募omega士兵的政策,規定上徵兵所評估志願者身體狀況時必須在隔間中進行。軍方的宣告很明白,部隊中不詢問也不談論士兵的第二性別,這同樣是開始招募omega士兵後才有的規定,他們的omega身份在軍中隱形。

  而隔間對於Bucky決定冒險進行的交涉,同樣也是必要的。

  「好的……Mr. James B. Barnes,」從眼鏡後看著手中文件的男性醫師(聞起來像個beta,順帶一提)點點頭,「我看不出有什麼理由拒絕您入伍,恭喜了,大兵。」他拿起印章往文件上蓋印。

  「謝謝,醫生。」Bucky拿回他的文件,醫生正想請護士喚下一位,抬頭卻看見Bucky還在。

  「還有什麼事嗎?Mr. Barnes?」

  「是這樣的……我聽說omega士兵都有配給抑制劑。」Bucky身子前傾,壓低聲音。

  「我以為您是理解這點才志願入伍的。」醫生挑起一邊眉毛。

  「是的,我想知道的是,如果是已經結合的omega士兵,是不是還會拿到抑制劑。」

  「那是當然的,Mr. Barnes,已經結合的omega士兵還是會發情。一個士兵要能忠實執行任務,就不能有發情期。」

  「那如果他的伴侶……也就是標記他的alpha就在他的身邊呢?他們可以透過性交解決發情期。」

  「戰場上可沒有那個閒工夫啊。抑制劑還是相對保險的。」醫生搖搖頭。

  Bucky皺緊眉頭,咬了咬下唇。

  「醫生,事情是這樣的,我和我的表弟住在一起……他是個omega,身體不太好,不符合入伍資格,而且醫師說他的身體承受不了懷孕跟生產。他有貧血問題,先生。」

  醫生的目光變得銳利,緊盯著Bucky,彷彿要看出說謊的破綻。

  「他在使用抑制劑是嗎?你們兩個都是?」後面那句其實只是半個問句,Barnes的資料寫著omega,聞起來卻幾乎沒有氣味,很顯然是使用抑制劑的結果。徵兵所的人員大多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前來應徵的omega有許多都是這種狀況。

  「是的,他也沒有結合。我不知道我從軍後他怎麼辦,抑制劑這種東西……現在只有軍隊有了。我只是想保住他的命,我們從小就非常親近。」

  「你想把自己的抑制劑給他。」醫生說,好像他已聽過許多類似的故事。Bucky甚至懷疑他連「表弟」這個字所指的真正意思都已看穿。「這是不可能的,部隊寄出的包裹都會檢查,藥劑不可能送出去。」

  Bucky臉色蒼白,他咬下唇咬得如此用力,幾乎都要流血了。

  「一定有什麼辦法……」

  「很抱歉,我無能為力。我不會把今天的談話洩漏出去,但是我幫不了你的家人。也許他該找個能夠照顧他並且願意和他一同避孕的alpha,我能給的建議只有這樣。」

  Bucky呆然站在原地,不願就這樣放棄,卻又不知道還能怎麼辦,直到護士半推半拉地將他請了出去。他看著手上的文件,將那些紙張撕碎的衝動油然而生。Bucky感覺到眼睛周圍有點熱,但這種時候最不需要的就是哭了。從一開始這個計畫就太天真,但他只剩下這麼個天真的計畫。

  並且他決定還是要執行。總是有機會的,他會找到漏洞,拉攏任何需要拉攏的人。他不在乎自己得為此付出多少代價,他只要求自己活著就好,只要活著,抑制劑就會不斷配給下來。

  Bucky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趟酒吧,拒絕了幾個湊上來的beta,喝得半醉才回到他們的公寓。Steve還沒睡,等著他回來。

  「你到底去哪了?」因為夜已深,Steve輕聲問道,「而且還喝酒了?」

  「沒事,遇到幾個老朋友。」Bucky嘀咕。神智不清中他想起要把徵兵文件藏好,上面可是有他的ABO狀態,並且他沒有告訴Steve他今天要去徵兵所。但他想不起來自己放到哪裡去了。

  「我以為你跟學生時代的朋友都沒有聯絡了。」

  「是以前工作時認識的。」Bucky隨口亂謅。手探進外套口袋,摸到皺巴巴的一疊紙,應該就是這個了,他把它捏緊,弄得更皺了。

  「先不管那個了,我有好消息。」Steve興致勃勃地拿出一份細心折好的文件,遞給Bucky:「我通過體檢了!」

  「什……」Bucky努力看清文件上的蓋印,它的顏色和形狀跟他自己的那個一模一樣。「你今天又去徵兵所了?」

  Steve點頭,滿臉笑容。Bucky卻把文件往地上一扔。

  「這簡直是瘋了,他們在害死你!」Bucky大吼,自己都嚇了一跳。他沒想要這麼大聲的。

  Steve馬上彎身去撿他的文件,放到一旁的桌上。他的臉漲紅了。

  「你就是覺得我做不到。」他沒有大吼,這不是Steve的風格,但他的說話方式清楚表現出他發怒了。

  「你就不能好好接受你是誰、然後做你能做的事嗎?」

  「我一直都知道我是誰,做我能做的事,James Barnes!」

  「去他的你知道!一直都是我在保護你,你根本不知道當一個omega真正是什麼樣子!」Bucky的怒氣無法止息。Steve根本不明白,他從第一次發情前就開始用抑制劑,他不知道擔心自己的發情氣味會引來alpha是什麼感覺,不知道被性狩獵的感覺,不知道身為omega被另眼相待的感覺。不知道那種不斷被提醒、分類為弱者的感覺。

  不,或許他知道的,Steve從來沒有強壯過,他一直是弱者。但Bucky更加不懂他為什麼總是不願意放棄了。

  「為什麼你又說得好像你知道當omega是什麼樣子了?」Steve奇怪地問道。瞬間Bucky的氣燄都沒了,他意識到自己差點說溜了嘴。

  「這可是戰爭啊,Steve。」Bucky垂下了肩膀,低著頭,他的眼睛又發熱了,一定是酒精的緣故,「我不想要你死。我想繼續跟你一起像這樣過平庸的日子。如果那不可能,我希望至少還能回來找你。」

  接著他哭了,他拼命忍耐,眼淚還是滑過臉頰。Steve手足無措,他沒想到Bucky會就這樣突然哭起來。

  「Bucky?到底發生什麼事……」Steve捧住他的臉,微微踮起腳尖以能直視他的雙眼,「我不會死,好嗎?我保證。」

  「騙子,你根本不知道。」Bucky像個小孩似地回嘴。

  「那你又知道你一定能回來找我了?」Steve已經猜到他大概也去了徵兵所,而他們沒有理由不要他的。

  「我不知道。」他迷惘地回答,一時Steve覺得有些好笑。「但我會回來,我會。」他的話毫無邏輯,但Steve總覺得理解他的意思。

  「如果你沒來找我,我就去找你,你明白?」

  Bucky搖搖頭,Steve想這時候他怎麼就這麼固執呢,平常固執的總是Steve。

  「我還是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嘿,往好處想,這下不用擔心抑制劑的事了不是嗎?你之前一直叨唸著哪裡都買不到了,現在有免費的可拿。」

  「我真恨你。」

  「不,你不恨。」Steve親了親他。


    ★


  新兵訓練後他們被分派到不同部隊,而Bucky沒來得及知道Steve被選為超級士兵計畫的實驗對象就去了英國。戰事紛亂,他們再也沒有對方的消息。

  沒有人認為Dr. Erskine選擇Steve是明智之舉,尤其Phillips上校,不只因為他瘦弱,更因為他是個omega。但Dr. Erskine已經做出了決定。

  「除非你的血清能讓他的發情期不來。」Phillips上校在爭論時說了這麼一句話。

  「不會,那不是血清的用處,是抑制劑的用處,長官。您的部隊裡有不少omega士兵,您清楚他們的能力。」

  「對,但這是超級士兵計畫,我要最好的士兵,而不是得依賴藥物才能和人一爭長短的應急方案。」

  「超級士兵也依賴血清,他們都靠藥物成為最好的士兵。」

  「超級士兵血清不需要每個禮拜注射一次,Dr. Erskine。」

  「這我可不敢打包票。」Dr. Erskine說。「我已經選他了。不曾擁有優勢的人才會珍惜力量,他們看過世界不友善的一面,知道何謂同理心。」

  「靠善良可贏不了戰爭。」

  「這場戰爭正是欠缺善良的人們所掀起的。」

  超級士兵計畫成功了,又失敗了。Steve的夢想成真了,又落空了。他在各地巡迴時忍不住想或許Bucky會為此感到安慰,販賣國債確實是比上前線不危險一點。

  然後他聽說了107兵團的事,他不需要時間就能做出決定。他答應過了會去找他,因此他去找他。

  Steve隻身踏入敵營,解放被俘虜的盟軍士兵後前往工廠搜尋Bucky。他在走廊上看見了Zola,但無暇追捕,因為他聞見熟悉又陌生的氣味。他往氣味飄散出的房間走去,那聞起來很像Bucky,但他不敢確定,因為那味道非常濃艷而潮濕,充滿了強烈的omega信息素。那是omega發情的氣味。

  他看見被束帶綁在手術檯上的Bucky,急忙跑過去。這確實是Bucky散發出的味道,Steve感到十分混亂,Bucky應該是個beta。但他管不了這些,解開束帶,搖晃雖然睜著雙眼,卻顯然不知人事的Bucky。Bucky在聽見Steve的名字時認出他,眼睛變得明亮並笑了起來。

  「你這是怎麼回事?」Steve試著扶他下手術檯,忍不住問他。

  「我才要問你怎麼回事?」Bucky瞪大眼睛,看著現在比他還高壯的Steve。他沒什麼力氣,倚在Steve身上。他的皮膚發熱。

  「不,我是說,你的味道……」

  「噢。」Bucky痛苦地閉上眼睛,「魔法失靈了,是嗎。他們不給我抑制劑,我在發情。」他睜開眼看Steve的表情,「對,我是omega,Steve,我一直都在騙你。」

  Steve一時說不出話來,接著他作出結論:「我們得出去。」

  「我跑不快,而且味道會引來所有人。」

  「我會帶你出去。」

  Bucky又閉上眼睛,然後打開,他表情堅定得有些瘋狂:「在這裡操我,快。」

  「Bucky──」

  「這是最有效率的方法,我們沒有時間。你說你想過操我無數次的,而且我現在一點猶豫也沒有。」

  「我以為那不應該會是這樣的。」不是在這種地方,不是在這種情況下。

  Bucky摸上他的臉,在他嘴上親了一下,「等我們出去後,就照你認為應該的方法做。現在,專心拯救我。」他將自己的褲子褪到膝蓋,轉身兩手撐在金屬手術檯上,回頭看Steve。

  沒有人能拒絕這種事。Steve將他畫著星條旗的盾放到Bucky身旁,慌亂而笨拙地解開褲頭。光是Bucky趴在那兒等他上的樣子就讓他硬了,他真的太久沒見到他。他擼動了一下自己的陰莖確保它完全硬起,然後就直接塞進了Bucky濕答答的後穴。Bucky呻吟了一聲。

  「我以為你應該更小一些?」

  「不要挑撥我,Bucky。」Steve揮汗說道。他感到有些緊張,對這樣簡單粗暴的性愛心裡也有點疙瘩,但他理解自己必須這麼做。Bucky那沒使用過的地方緊咬住他,Steve開始前後擺動腰。他看見Bucky整個身體貼在手術檯上,彷彿手臂已經沒有力氣將自己撐起,隨著Steve往他裡面頂發出一陣陣被強壓下去的聲音。Steve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雖然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做得和Bucky一樣好,但他以某個角度插Bucky時他腰腿一陣抖動。Steve往那裡用力頂了十來下,Bucky就射了,裡面痙攣著收緊裹住Steve的陰莖,持續了好幾秒,那感覺真是絕妙。

  Steve抽出陰莖,收回褲中。他還沒發洩,但他不想浪費時間。他彎身看Bucky的臉,後者維持著趴在手術檯上的姿勢輕喘。

  「你還好嗎?」

  「天,不能再好了。」他說,朝他微笑,讓這聽起來像是黃色笑話。他直起身,收拾自己,Steve一手攬住他的肩膀。「走吧。」

  Bucky的氣味還是引起很多注意,但至少他能夠拿槍,跟上Steve的速度。他們遭遇了紅骷髏,成功逃出正在爆炸的工廠,和其他士兵一起回到營隊。

  這件事對Steve當然是個轉捩點,對Bucky而言某程度也是,但卻沒那麼歡欣鼓舞(除去他們總算又見到彼此這點)。這下許多人都知道他是omega了,包括和他一起回營的士兵,而其中有些人成為咆哮突擊隊的成員,和他一樣,這讓Bucky感到不太自在。

  「我是說,他們都是好人。是群白痴,絕對值得交付性命。但這之前沒人知道我是omega。」他們坐在酒吧裡時,Bucky向Steve吐露他的憂慮。

  「他們不會拿這說事,Bucky。」Steve穿著一身整齊的軍裝,看著Bucky。他想不是只有他變得強壯,Bucky經過軍隊訓練及戰爭的洗禮,變得更結實、更成熟。

  他是有些氣Bucky連他都瞞沒錯,但加入軍隊後他經歷了一些事,他能理解Bucky對隱瞞性別的執著。他想Bucky也許經歷過一些更糟的事,這麼做是出於自我防衛,沒能讓他放下防衛,是自己的責任。

  「啊,我知道,『不問不說』對嗎?你如果是個待在軍隊裡的omega就知道這是狗屁,只有omega適用『不問不說』,alpha們整天都放著信息素、談論omega的類型。Beta也和他們一樣有事沒事就聊打砲,有時彼此取笑的方式就是說對方其實是個omega。『不問不說』個屁。」他喝了一口酒。在軍隊待這一年多,Bucky說話變得更加粗魯了,但Steve聽來卻不覺得討厭。

  「你在軍中的表現可沒話說,我們從九頭蛇據點逃出來那時你甚至在發情,他們都看到你做了什麼。」

  「你是指後來我就躺在坦克裡面昏睡到抵達義大利嗎?」Bucky虛弱地笑了一下,然後垂下嘴角。「他們也許不說,但可都看在眼裡,Steve。我的成績再好,他們都記得我是omega,甚至記得我發情時是什麼味道。」

  Steve握住Bucky放在酒杯旁的手。現在的他可以包覆住Bucky的手。

  「對,你是omega,你會發情,這些都是你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他的手指在Bucky掌心輕輕滑動,「接受你是誰,做你能做的事,這可是你跟我說的。」

  「我真是酒後失言啊。」Bucky笑了笑,反握住Steve的手指。

  「你知道軍方對外宣稱美國隊長是個alpha嗎?」Steve想認真談這件事,所以他沒有隨著Bucky打鬧,「當然他們沒有掛個布條寫上『他是個alpha!』,但他們弄了一種味道很怪異的香水要求我公開場合使用,文件也都處理了。我報效國家,國家卻否認我的性別,我本來想抗議,但最後妥協了,這省去一些麻煩,但我心裡知道我是omega。也許等我們贏得戰爭,回到和平的日子後,人們會有時間慢慢學著去承認omega也有力量保護國家,保護他們愛的人。我會告訴所有人我是omega,他們就會知道omega也可以是英雄。」

  「Steve……」Bucky垂下眼瞼,睫毛輕撲了一下,「他們會說那是血清的力量,不是omega的。」

  「那也許你能讓他們了解普通的omega士兵是多麼出色。」

  Bucky嘆了口氣,笑了:「我從來就講不贏你。」

  Steve兩手握住Bucky的手摩挲。這時有人過來,他們放開了對方,轉頭看見是Carter探員。她穿著一套紅色禮服,非常搶眼美麗,行經之處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她來告訴Steve關於裝備的事,Bucky目光在她和Steve兩人身上逡巡。她走了之後Bucky說:

  「老天,沒見過那麼優雅的alpha。」

  「真的,她非常好。有她幫忙我才能到奧地利去救你。」

  Peggy Carter確實氣質非凡,她的味道就和她的英國口音一樣,有些高傲但不帶侵略性,和緩而難以忽略地散發著。

  「她喜歡你。」

  「我不知道……也許?」

  「得了吧,她看都不看我一眼,還有她跟你說話的樣子。」Bucky笑著。奇怪的是他覺得有點安心,高興有個值得信任的alpha願意照顧Steve。

  「我真的不知道,她和Howard Stark關係也很好。」

  「Stark也是alpha,他們兩個沒戲。」

  Steve以有趣的目光看他,「那我們兩個也沒戲?」

  「這個……這個不一樣。」Bucky吞吞吐吐,然後撇了撇嘴:「別提這件事,你的第二性別也要保密吧。」

  「想想看,我如果公開說要娶你,他們也沒辦法跳出來說不行,官方上我可是個alpha。」

  「我才不想結個婚還要上報紙呢。」Bucky翻了翻白眼。

  他們談論著以前的事,未來的事,Bucky在軍中遇到的鳥事,Steve巡迴遇到的趣事,結束戰爭後要做的事。他們偷偷在Steve的臥室中做愛,Bucky依照約定讓Steve照他想要的方式操他,被弄得筋疲力竭,打定主意下次要報復回來,卻輸給了超級士兵的四倍體力。他有些懷念以前那個一隻手就能抱過來的小個子了。

  當他們站在被雪覆蓋的懸崖上時Bucky想起Steve的那個生日,那該死的旋風飛車。他還是討厭高,但這已經無法嚇倒一個士兵了。

  因此當他掉下去時他看著Steve,伸出手,心裡想的是Steve可不應該親眼看到這個。他會很難過的。


To be continued…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