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It's All Teared〈三〉

美國隊長電影衍生,ABO設定,O!Steve/O!Bucky。
NC-17,互攻。
雖然是Stucky文,但會有涉及Rumlow/Bucky的劇情。








  「老天啊,Steve,你已經夠帥了,快點出來。」Bucky朝浴室喊道,聲音聽起來像是他尿急似的。

  「我又不是你!」Steve打開門,臉上有著淡淡的紅色。「我只是搞不定這個釦子,你知道對著鏡子縫有多難?」他襯衫最上面的釦子掉了,低頭看不見,但Steve又堅持要現在就將它縫回去。那是他最好的一件襯衫。

  「不用脫了,我幫你縫。」看Steve伸手去扯吊帶,已經迫不及待想出門的Bucky伸手奪過他抓著的針線,站到Steve跟前,把掉下來的釦子按在它該待的位置上,準備將針穿過釦孔。

  「不要縫得太難看。」Steve小聲嘟囔,看著Bucky低頭專心在他的領口上。Bucky對這種精細的工作並不在行,但他努力縫著那釦子,無意識地伸出了粉紅的舌頭咬在齒間。這個習慣從小到現在都改不掉。Steve不只一次說過他這個樣子很傻,但卻沒告訴過他同時也很可愛。

  Bucky彎下身,嘴靠在Steve鎖骨上,用牙齒咬斷線。大功告成,Bucky看來對自己的手藝很滿意,堆著笑理了理Steve的領子,然後伸手攬住他的肩膀:

  「走吧,整個美國都在慶祝你的生日呢。」

  Steve摸摸那顆釦子,至少是縫得夠牢靠。

  「是啊我可是把那些英國佬都擊退了。」

  「說錯了,是因為你要在這天出生,美國才在這一天獨立的。」

  這調笑有點過火了,但Steve還是笑了。反正這裡只有他們兩個人。

  他們要到康尼島去,那個人造娛樂的代名詞,上面有一切你想得到的墮落的和不那麼墮落的樂趣可供購買。當然他們沒有太多錢,只買得起不那麼墮落的那些。

  「Steve,你坐過旋風飛車嗎?」

  Steve搖了搖頭。那東西剛建成時很轟動,就算到現在也非常受歡迎,但他好像連親眼看過都沒有。說起來這是他第一次到康尼島去。

  「那我們去搭吧。」

  「哈……」Steve不置可否,Bucky就當他答應了,一到康尼島就拉著他去排隊。人龍非常長,就像是全布魯克林的人都跑來了。Steve抬頭望著高高低低、某些部份還捲成螺旋狀的軌道。這東西大得超乎想像,列車在軌道上狂飆,伴隨不時傳來的尖叫聲,人們舉在半空中的手臂遠看就像車子長了某種絨毛。

  「什麼樣的人會想到要建這種東西啊。」Steve咋舌。

  「來嘛,這會很好玩的。」Bucky推推他的肩膀。

  他們在七月的陽光下等了一小會,Bucky提議插隊,Steve只是看了他一眼,Bucky聳聳肩。Bucky東張西望,看見冰淇淋車,問Steve要不要吃,Steve點了頭,一邊掏口袋,Bucky制止了他:

  「我請客呢,壽星。」

  「要檸檬口味的。」

  「遵命,先生。」Bucky笑著跑開。回來時他拿著兩支甜筒,其中一支上面有兩球冰淇淋。

  「老闆多送我一球。」他解釋。Steve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

  「你買什麼口味?」

  「香草。」

  「我要吃一口。」

  Bucky將只有一球的那支遞到Steve面前,他咬了一口,然後Bucky將Steve的檸檬冰淇淋拿給他,一邊舔已經被咬過的那支。Steve吃著他的雙份冰淇淋,和Bucky聊著一些無邊無際的話,直到輪到他們搭上那見鬼的飛車。

  「你可別嚇得冰淇淋從鼻子噴出來。」飛車的安全橫桿壓下來時,Bucky取笑他,Steve挑了挑眉毛,像在說等著瞧吧。

  隨著車子慢慢往上爬,Bucky開始感覺到不那麼自在。他發現自己其實還挺怕高的,頭皮有些發麻,他看了一眼Steve,後者挑戰地回望。混蛋。Bucky轉頭望著前面,車子像要翻過來似地繼續沿著軌道上升。

  等他們到了第一個頂點,Bucky以為他會感到後悔,但事實上他嚇壞了而什麼都感覺不到。要命,真要命,這個字不斷在他腦中來回撞著,在他來得及有任何其他想法前他們就往下衝,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在胸中爆開。他聽見粗口,花了點時間才發現那是從自己口中發出來的。

  一切結束後Bucky覺得腦袋發白,幽魂似地下了車,然後才慢慢清醒過來。嘿,其實也沒那麼糟,他想,但如果Steve說要再搭一次他要找藉口推托。他這才想到轉頭看Steve,發現他臉色蒼白,腳步虛浮。

  「Steve,你還──」他想去扶他卻被推開,Steve撲向旁邊設置的水槽,嘩啦啦地嘔吐起來。剛剛吞下去的檸檬香草冰淇淋和著胃酸全都倒出來了。

  吐完後Steve趴在水槽邊喘氣,液體從他還闔不攏的嘴唇往下滴,抬眼看Bucky。Bucky突然有種怪異的被撩起性慾的感覺,但也就是一瞬間,他掏出手帕沾濕,幫Steve擦乾淨。

  「如果你想要再坐一次……」Steve說,他的喉嚨因為胃酸的關係還有點灼痛,「我突然想到爐子上還在煮東西。」

  Bucky沒良心地哈哈大笑。

  下午Bucky參加了一場十分愚蠢的比賽:某家熱狗店正舉辦一年一度的熱狗大胃王競賽,這倒不失為一個慶祝獨立紀念日的好方法,但用來慶祝Steve Rogers的生日就沒那麼適合了。饒是如此,Bucky依然覺得有趣而在Steve鄙夷的目光下報了名。有趣和愚蠢畢竟只有一線之隔。

  「你會吃壞肚子的,Buck。」

  「如果贏了,接下來一年吃熱狗都免費耶!」

  「但看看報名的都是些什麼人……」Steve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那些肚子巨大、彷彿準備好裝下更多熱狗的人。

  「重點在參加,這很好玩嘛。」Bucky滿不在乎地說。

  比賽開始前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圍觀,Steve盡可能站在最前面。參加者們於長桌後一字排開,在主持人唱名、底下觀眾拍手歡呼時擺出勢在必得的姿勢。桌上堆著夾在麵包中的熱狗以及飲料,每人後面則站著一個計分員。Bucky對Steve眨眼,像在說「祝我好運」。

  哨音響起,長桌後的所有人開始瘋狂地往嘴裡塞熱狗堡,他們擠壓、揉捏著熱狗堡以能更快吃下,前一個還沒完全吞進就急著咬下一個。Steve忍不住覺得這場面比想像的看起來還令人不舒服,但他還是關注著Bucky,他的吃相和其他人比已經算是優雅了,至少有試著嚼食,只是那原本就豐潤的臉頰更是塞得鼓鼓的。然而隨著比賽氣氛越來越熱烈,他好像感受到群眾壓力一樣,和其他參賽者一起吃得越來越猙獰──而且老實說,速度還挺快的。漸漸地Steve開始覺得他能贏,心情不由得緊張起來,一年份的免費熱狗!其他的觀眾也注意到他,有些人為他加油吶喊起來,周遭充滿「Barnes!上啊!」的叫喊聲。

  就在這個時候Bucky吐了。他的最後一個熱狗堡才吞到一半,就香檳塞似地噴了出來,然後一發不可收拾。他急忙退後以免吐在還沒吃的熱狗上,撞倒了他的計分員。觀眾們先是驚呼,隨即響起嘲笑聲及噓聲。Bucky眼神驚駭地看著Steve,手試圖掩住嘴,但他還沒止住嘔吐。

  Steve紅著臉,急急忙忙繞過長桌,跑到Bucky身旁,一邊拿出不知能幫上什麼忙的手帕。他恨恨地想著要那些人別再笑了,參加比賽果真是個錯誤,但接著他看見總算吐完的Bucky爆笑出聲,並且完全停不下來。他一邊笑著,一邊拍打Steve肩膀,笑得彎下腰。他的笑聲改變了整個氣氛,突然之間,同樣是群眾的笑聲,惡意卻稀釋得幾乎聽不出。

  「Steve──」他笑得簡直沒辦法睜開眼睛看他,「我們專程來康尼島──吐給所有人看!我的天──」

  Steve花了一秒才理解他覺得哪裡好笑,然後他也忍不住笑出來,他們把手搭在對方肩膀上,笑得渾身發抖,笑得擠出眼淚。然後他們就這樣離開比賽,也不在乎最後是誰得了冠軍,能夠享受那一年的免費熱狗。一直到他們坐在沙灘上晚餐時,提及今天發生的事,還是會為此笑出來。

  Steve問Bucky晚餐要吃什麼時他一臉嚴肅地思考著,然後沉聲道:「你知道嗎,伙計,我事實上在考慮來個熱狗堡。」接著他們同時笑出聲。最後他們買了很多辣雞翅和兩瓶啤酒。

  他們脫了鞋子,把襪子放在皮鞋裡,赤腳踩在沙上,然後坐下來吃辣雞翅。Bucky為他示範了一種能一口氣將骨頭抽出來的雞翅吃法,Steve試著模仿,一開始卻不得要領,Bucky嘰嘰喳喳地給意見,Steve嫌他煩,兩人打打鬧鬧地吃掉了大部分的雞翅,灌下啤酒,脹起氣來。

  他們看著海,沙灘上多是情侶,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小世界,而他們也有自己的。Bucky枕著手臂仰躺下來,打了個嗝。Steve手在身後撐著,肩膀往後斜,望著幾乎完全沉入海面的夕陽。

  Steve覺得他的這個生日棒透了。即使還沒出門就掉了鈕扣、搭第一個遊樂設施就吐得半死、Bucky還不聽勸告報名了讓他大出糗的比賽,這天還是棒透了。是Bucky讓一切都這麼棒,就算除了鈕扣以外的事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他發出嘆息,Bucky警覺地坐起身,「怎麼啦?」

  「我愛你,Buck。」

  Bucky愣了一下,接著用手蓋住臉,發出呻吟。為什麼這種台詞總是由Steve先說出來,從「標記我」到「我愛你」。Bucky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沒對Steve說過這句話,發現似乎確實如此。他是個膽小鬼,直到現在都覺得自己竊佔了Steve。

  「你非得這麼做不可嗎,我上一秒還在享受這一切……」Bucky的聲音從手掌下傳來,「現在我已經不想待在這見鬼的海灘上了,我想跟你回到我們的破爛公寓,做一切下流的事。」

  「那我們還等什麼?」Bucky感覺到Steve彎下身,他拿開放在臉上的手以讓Steve吻他。他們兩個嚐起來都像辣雞翅。

  「我不知道,等太陽完全淹死?」他靠著他的嘴唇說。

  「已經淹死了,我的日子我說了算。」

  「是喔。」Bucky笑了。

  搭地鐵回去的一路上他們都緊緊牽著手,Bucky感覺到Steve輕捏他的手。看來他的心情真的很好,這讓Bucky沉醉在成就感之中。回到房間裡後他們吻成一團,滾到了床上,Steve將Bucky按在身下,朝他笑。他的瀏海有一綹垂了下來。

  Bucky感覺到自己的心跳,一半因為Steve那樣看他,一半因為他接下來要說的話。

  「嘿,Steve……」他的唇微微翹起,看起來非常適合親吻,「你想上我一次試試嗎?」

  Steve眨眨眼,臉上的笑容帶上了驚訝。

  「不,你不是真的在說……」

  「我是。」

  他想Steve不會知道說那句話對他而言有多麼瘋狂──beta無論插人或被插,都理所當然(沒有人在乎)。他盡可能讓語氣聽起來像是一時興起,只有他知道那句話承載了多少的秘密與恐懼。

  然後他看見Steve笑著搖了搖頭。這讓他感到有點受傷。

  「我不會那麼做,Bucky──別弄錯了,我絕對想要,你不會想知道這念頭在我腦中出現過多少次。但你不是真的想要這樣,對嗎?你在猶豫,還有一點點害怕。你不用為了讓我高興而做這些。」

  「噢。」Bucky說,他感到熱氣往臉上竄。Steve說得沒錯,他是在猶豫,不是因為Steve不值得信任,而是他還過不去自己這一關。他想Steve也許能推他一把,但Steve從不勉強任何人。「我得說我還挺想知道這念頭在你腦中出現過多少次的……」

  Steve大笑。

  「無數次,伙計。」

  Steve趴在Bucky身上,他們淺淺地接吻,好像捨不得讓這次親熱太早結束。Bucky解開他早上才縫好的釦子,以及其他顆,輕輕吻他的乳頭。Steve不由得抱住Bucky的頭,後者埋首於那單薄的胸前,吻得忘我。

  Bucky坐起身,Steve還掛在他肩膀上。他輕拍Steve的腰,示意Steve鬆手,然後將他放倒在棉被上。Steve胸口朝下,感覺到Bucky的手解開他褲子,往後拉扯,他順著Bucky的動作移動腿,讓他能順利幫他脫下。

  Steve窄小的臀部展示在Bucky眼前,Bucky彎身吻它。他掰開Steve的臀瓣,露出那粉紅色、微濕的穴口。察覺他想做什麼的Steve有些緊張地僵直了腰,Bucky將臉埋進他腿間,伸舌輕舔。他們兩個都持續在使用抑制劑,因此Steve沒有他們第一次做愛時那麼濕,但被Bucky舔得相差無幾。Steve咬著自己的拳頭,Bucky溫暖柔軟的舌頭滑溜溜而色情地在嬌嫩的那處遊走,伸進穴中時Steve忍不住拱起背,但Bucky按住他的腰不讓他溜走。溫熱的舌來回擦過黏膜,舒服得難以置信。

  「這太過了,Bucky……」Steve的腰已經沒有力氣了,覺得快被羞恥感壓垮,他怎麼可以舔那種地方?

  「我說過我想做下流的事。」Bucky在他臀縫內側親了一下。他將Steve的腰抬高,向下舔到會陰,然後是充血發硬的陰囊。Steve忍不住發出含混的呻吟。

  「我寧願你直接進來。」他喃喃說道。

  「當心你許的願望,壽星。」Bucky從身後覆蓋住他,拉開自己的褲頭,發脹的陰莖總算得以紓解,在Steve的腿間磨蹭。「因為它們都會實現。」

  Bucky頂進去時Steve低聲叫了出來,Bucky慢慢推著,一點一點把Steve的裡面撐成他的形狀。Steve溫熱地包裹擠壓他,這舒服的感覺怎麼樣都不會厭膩。

  「說來我都還沒許生日願望呢。」Steve一邊放鬆身體讓Bucky能完全進來,一邊自言自語道,聲音些微發顫。他感覺到Bucky填滿了他,脹得有些難受。

  「現在還來得及。」Bucky將他抱在懷裡,親了親他發紅的耳朵,然後動起腰。懷裡的男孩抖了一下,像以往一樣承受著他緩慢深入的抽插,如同要Steve好好感受肉棒在體內的摩擦般,抽出到只留龜頭,再用力頂入到根部。

  「……現在一個也想不到。」

  「我們有一整晚呢?」Bucky以氣音在他耳邊呢喃。

  結果過了午夜Steve依然沒來得及許願。當然他們沒有做那麼多小時的愛,但也膩乎在一起,例如花很多時間幫對方洗澡。在這種情況下Steve很難想到他還有什麼額外的願望。

  他們關了燈擠在床上,準備睡覺時Bucky在黑暗中叫他:「Steve。」

  「嗯?」說老實話,一整天在外面跑來跑去加上性愛,Steve已經覺得睏了。

  「我一直想問問你……跟我上床感覺好嗎?」

  Steve可以想像他說這話的表情,像個第一次搭訕的小男孩。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看起來像是在演戲?」

  「不是!」Bucky急忙否認,「我是說,比較上的。」

  Steve嘆了口氣,他其實知道Bucky在問什麼,只是他覺得這蠢透了。

  「Bucky,我沒跟其他人在一起過,不管是alpha或beta甚至omega,我沒得比較。我知道大家都說alpha的陰莖比較大,但我懷疑真的有人統計過,再者那真的沒那麼重要。我是個omega,我知道那沒那麼重要。」

  他將臉更加往Bucky胸口上靠,「我不認為有誰和我做愛能比你更舒服……我們的默契很好,Buck。而且我們關心彼此。這才是重要的。」

  Bucky安靜了好一會,才慢慢說:

  「我感覺自己是個傻瓜。」

  「你是。現在乖乖閉嘴睡覺。」Steve打了個哈欠。



To be continued…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