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奴

ZONE-00衍生文。慈童x紅緒。幾乎就是篇純肉來著。
偽娘有失禁有毒癮有,就ZONE-00咩……




  慈童雙臂交叉在胸前,倚在牆邊以其一貫的沉默望著那雙手高綁、腳上纏足般高跟鞋搖搖晃晃,有如在跳著詭異芭蕾舞戲碼的嬌小身子。冷漠潔白的空間讓一身古銅肌膚、黑髮黑眼的慈童顯得格外醒目,但倒是很襯金髮、皮膚白皙的八咫鴉。甚至這種背德研究室的氣氛,也像是為了因口枷只能發出微弱低鳴、渾身冷汗的紅緒所打造的一樣。

  紅緒看起來很痛苦,雖然漂亮的金色大眼被皮製眼罩遮住看不見表情,但小小的嘴將口枷咬得死緊。臉頰起著潮紅,從頸子到大腿都覆著薄薄的汗珠,在慘白的燈光下像是珠光材質那樣發亮,腹部和大腿上的巨大疤痕此時看起來格外刺目,好像會再次滲出血一般。他抖索著身子,像是因為手被綁縛著才沒有倒下。

  大概又作著被人類砍下雙腳分食的惡夢了吧。

  救了他以讓他在這裡受苦。慈童不發一語地想著。這樣必須以ZONE-00維持、同時又受藥物侵蝕的身體已經沒有修復的方法了,死亡是對這個小小的八咫鴉唯一的慈悲。自己從黑薔薇憐兒及千兩手中救下他,是出於自私的片面不忍,也或許紅緒寧可死在毘沙門手中,讓最心愛的哥哥親手送走他。
  
  但是毘沙門──

  紅緒發出特別急促的嗚咽聲,打斷慈童的思緒。他看見紅緒抖著圓潤光滑的大腿,似乎想要夾緊腿,但在那之前溫熱的黃色液體已經從緊身短褲中滲出,滴答在腿間,並沿著那雙讓人想要掐捏的腿流下,大腿上的青鳥刺青因為發抖而閃動著。紅緒低頭張著腿,顫抖著,尿液在鮮紅色的綁繩高跟鞋中間集成小小的水灘,往外流淌。

  慈童沒有感到驚訝,只是悄悄地走開去取了水盆和毛巾。紅緒已經夠狼狽的了,雖然他或許不會記得,但沒必要讓毘沙門看到他這個樣子。

  黑皮膚的鴉天狗用左手把木製的臉盆抵在腰間,走向前,俯身看著紅緒,單手捧起小而精緻、有如瓷偶般的臉龐。可以聞到淡淡的麝香味,然而那氣味又混雜了長期使用、融入血肉的ZONE-00藥味,以及失禁造成的尿騷味。紅緒顯然以為過來的人是毘沙門,小狗擺尾那樣地興奮著,但或許那僅是因為禁斷症狀帶來的不由自主。慈童輕輕將水盆擺在地上,單膝跪地,打溼柔軟的白色毛巾,動作輕緩地往紅緒鼠蹊部擦去。紅緒在冰涼的毛巾觸上大腿內側時煽情地抖著,慈童擦乾淨大腿上的尿液,仔細地在皮褲與腿接縫觸擦拭著。

  紅緒口中發出含混的聲音,無法控制似地將臀翹起,隔著極緊的短褲能清楚看見性器的位置,情色地在腿間隆起一個小包。慈童眨眨眼睛,遲疑了一會兒,然後大手用力地捏向那個位置,跨間的弧線就像為了配合虎口線條而存在一般,他的手感覺到紅緒睪丸的觸感,紅緒則抖得更厲害了。

  雖然從頭到腳看起來都像個可愛的少女,獨獨腿間明顯宣示著性徵,這樣的反差混雜著墮落以及情色。而處於禁斷症狀發作狀態的紅緒,更像是化為只剩下本能的獸,不存在任何羞恥心與理性。

  慈童維持著跪姿,解開紅緒褲頭的粗大皮帶,拉下緊緊包覆著小巧臀部的、被尿液浸濕了的黑色皮褲以及淺色丁字褲。紅緒的性器與身材相稱地小,但陰莖已經挺起、跳動著,淡金色的恥毛因為被沾濕而有些凌亂。慈童再次將毛巾浸入水盆中,然後擰乾擦著紅緒的性器,以及肛門與睪丸之間的區塊,也探進股溝徹底清潔著。

  紅緒發出不滿的聲音,陰莖挺得更高,前端充血已成可愛的粉紅色。慈童放下手中的毛巾,兩手放上紅緒的腰,揉捏他的臀部。明明是個男孩子,卻有著這樣線條美麗而充滿彈性的臀。他知道紅緒喜歡這樣的愛撫,果然紅緒更用力地翹起了臀部,迎合搓揉的動作輕擺起腰。小小的陰莖頂端開始滲著透明液體,離慈童的鼻尖不過幾吋,太過誘人,慈童張口含住紅緒的陰莖,紅緒瞬間瑟縮了一下。

  慈童兩手扣住那纖細的腰,親吮著紅緒的性器,以溫熱柔軟的舌來回擦過鈴口。紅緒還是滿身冷汗,體溫摸起來很低,不像八咫鴉反而像蛟的溫度,但從喉嚨發出了舒服的低吟聲。慈童一邊舔著,右手手指伸進兩股之間,輕撫穴口的皺摺處,紅緒顫抖了一下。對紅緒而言粗大的手指插入窄穴,他咬著口枷發出混濁的聲音,慈童一邊推進手指,一邊用力吸著紅緒硬挺的陰莖。紅緒的腰腿都失去力氣,勉強支撐著,很快射在慈童溫暖的口腔裡。

  慈童將精液吐在地上,和尚未清理的尿液混在一起。他的手指繼續深入腸道,並以畫圓的方式四處探著,接著塞進第二根手指,撐開後穴。紅緒大大打開了雙腿,喘著氣,慈童抽出手指,從水盆裡掬起水,濕潤那個窄緊的小穴。剛才擴張時紅緒的體內就不斷收縮像在吸著慈童的手指一樣,他忍不住想要進去。

  他站起身,打開紅緒的腿,毘沙門居然能如此完美地重製這雙觸感柔軟、形狀美麗的腿,他感到一絲厭惡。但這雙腿也像紅緒其他部份一樣,充滿淫邪感卻正如其腰後所刺的彼岸花一般有著墮落的吸引力。紅緒的腰軟趴趴地無甚力氣,任慈童肌肉強健的雙臂輕易抬起,背抵上牆作為支撐,汗溼的雙腿M字型打開,皮褲與內褲在兩腿間被拉開,彷彿要撕破了,並能看到菊穴淫亂地收張著。慈童咬著下唇,掏出已經硬挺多時的陰莖,捅進紅緒雙腿間的窄穴。紅緒發出有點痛苦的聲音,小小的舌尖頂著綁在雙唇間的棒狀口枷,好像想擺脫束縛。

  紅緒身材是有點太小了,體內緊得簡直讓人有些不舒服。剛射精過的陰莖又隨著慈童的進入而翹起,慈童不留情地將自己粗大的肉莖完全塞入紅緒體內。紅緒的頭像斷線的懸絲傀儡一般歪斜著掉在胸前,豐滿的嘴唇微開,不斷發出急促的呻吟,唾液從嘴角溢出,經過唇邊的痣慢慢滑下。堅硬的紅色高跟鞋抵上慈童的背,兩腿夾上慈童腰間,承受著他猛力的抽插撞擊。慈童想以這樣的姿勢紅緒的背應該會在牆上磨得很不舒服,但卻無暇顧及這些了。紅緒起伏的胸口和喘氣張開的櫻桃小嘴,蒙上的雙眼和綁起的雙手,以及他隨著抽插擺動的纖腰,都一層層剝下慈童的理性和溫柔,他只想用力地、狠狠地、幾乎要弄壞他地幹眼前這個精細美麗的淫蕩奴隸。

  但至少在射精前一刻還是想到要把陰莖拔出來,大量白濁濃稠的液體噴在紅緒股間,沾染上他香檳色的陰毛。慈童用厚厚的大手握住紅緒的陰莖,上下套弄,讓他再次射在自己掌中。紅緒輕喘著,全身的重量都放在慈童手臂上,冷汗依然沒停,藥物禁斷症狀抽光紅緒的思考能力。慈童知道紅緒不會記得這些事,心中同時湧起卑劣感與酸疼感。

  他輕柔地讓紅緒踩回地面,扶著他站穩後,再次清理紅緒的身體以及地板上的污濁。他靈巧地替紅緒扣好褲頭皮帶,手指沿著肚臍下的晨星刺青以及腹部縫合的痕跡向上滑過,按住紅緒的右胸,感受那位置異常的心臟如何紊亂且瘋狂地跳動。紅緒金色的髮絲凌亂地散在臉旁,小小的臉蛋彷彿可一手捏碎。

  明明是這麼可愛的孩子,卻全身是破壞修復的痕跡。從肉體到心智,都受到ZONE-00的污染,看起來美麗實際上已經從內部開始腐壞。既不會痛也不會死,紅緒把這些歸功於毘沙門,但那實際上是詛咒一般的東西不是嗎?就是因為使用了ZONE-00,才不斷重新歷經雙腿被砍下的痛苦不是嗎?

  慈童抓住紅緒的小臉,低下頭,想用唇輕觸那雙咬著口枷的嘴,但遲疑了一會後放棄了。紅緒並不想要這樣的東西,而自己這麼做也不過是偽善而已。他收拾好水盆及髒污的毛巾,踩著腳下的木屐離開。

  他向毘沙門要求讓紅緒解脫時對方的笑帶著輕蔑與嘲弄。毘沙門什麼都知道,知道他心疼紅緒,知道他有過多而無用的溫柔,有時讓他顯得軟弱。知道慈童不忍讓紅緒慘死在戰鬥中,於是出言譏諷。這個人有著神的外表,實際上卻包著惡魔的心,同時高高在上地看著他們在自己掌控之中受苦且聽令。

  況且,是紅自己選擇活下來的唷。在為紅緒注射藥物後毘沙門的眼神彷彿這麼說,眼鏡後的金色瞳孔閃著惡意的光芒。就如同是你選擇要救回紅緒一樣,自己的選擇還有什麼好不滿的呢?

  注射了足量藥物的紅緒平靜下來,表情柔和得像是甜甜地睡著了,長睫毛扇般覆在眼下。慈童解開他捆綁住的纖細雙腕,抱起柔軟輕盈的身子,像是懷著會隨時飄走的羽毛一般小心地將疲累的紅緒送回寢室。被鬆軟絨被包裹熟睡的紅緒呈現著純粹的甜美,像是個未經世事、一塵不染的無暇少女。

  慈童輕輕撫摸那香檳淡金的柔軟頭髮,好像太過用力會戳破現在這個華美的假象。至少紅緒現在在這邊,在他觸手可及之處靜靜熟睡,讓人感到一種虛浮的滿足。

  他替紅緒關上房門,決定明天不要叫他起床。

-End-


呃呃就是篇發洩文來著,我只是想寫肉。ZONE-00裡的角色我最喜歡紅緒,也很喜歡慈童。因為不怎麼喜歡毘沙門,所以喜歡上的是慈童和紅緒這個配對,就算慈童是個有些影薄的角色,但他光是膚色就大加分。我實在很喜歡這種忠犬又有照顧人特質的角色,紅緒那樣理所當然地撒嬌說睡過頭是因為慈童沒叫他起床,真是狠狠戳中萌點,家政夫慈童萬歲!

寫不出紅緒那種敗壞的性感實在無奈,贏不過九条啊XDDDD 偽娘什麼的對我來說完全ok,紅緒這種踩破我各種底線的角色更是最喜歡了~~

再來就是本來沒有要做完全套的,中途忍不住了(禽獸),紅緒狗咩哪賽~~下次換紅緒清醒的時候吧(夠了)。

放尿什麼的,自從看過《活受罪》後好像就沒問題了……哎呀。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