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陽光 Sunshine At Midnight (六)(完)

鋼之鍊金術師衍生小說。BL向,阿爾馮斯 x 愛德華。
全年齡可讀。




  阿爾的手中抱著個顫巍巍的牛皮大紙袋,袋中塞滿各種雜貨,從硬得能繃斷牙的麵包到軟質起司都有。他從紙袋後探頭湊近去看哥哥手上列著購物清單的紙條,問道:

  「還有什麼沒買的嗎?」

  「肉店還沒去。」愛德答道。「還有溫莉說要買潤滑機油……囉囉唆唆地交代了要買哪個牌子的。」

  「接下來的東西我沒辦法拿了喔。」

  「嗯。不知道奶奶平常怎麼搬這麼多東西的啊?」

  「是因為今天是我們兩個去採買,才一次買了這麼多吧?」

  稍早愛德幫奶奶除完草後,奶奶說著要去買一些雜物,愛德自告奮勇要代替她去,並理所當然地拉了原本又在訓練體力的阿爾一起。於是奶奶高高興興地列了清單,交給這兩個男孩子。

  手上的袋子有些沉重,尤其裡面還塞了不少顆蘋果,但阿爾沒有抱怨。去肉店的路上愛德和他講起了盔甲的頭被鳥兒築了巢的事情,阿爾很感興趣,一直說怎麼沒馬上叫他過去看。

  肉店裡漫著一股血腥味,但是小時候在伊茲米店裡待過的兄弟倆毫不在意。愛德在櫃台前向店員唸著單上的項目,阿爾手抱紙袋隨意看著店裡吊掛著的肉品。這時店門被個嬌小的身影推開,一個紮著黃褐色雙辮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走進了店內,一條大大的垂耳狗也跟著鑽進來。小女孩跑到櫃台前,接著愛德後面大聲地說著要買的東西,清脆的童音在小小的店舖裡響起。她所帶來的狗雖然身處充滿誘惑的肉店,卻規規矩矩地坐在小女孩短短的裙擺後等待著,只有尾巴顯露出一點調皮。

  店員似乎和小女孩熟識,笑著寒暄了兩句後到店後面去準備愛德與女孩要的肉品。小女孩靠在櫃檯前,小小白皙的雙手搭在檯面上,以圓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盯著愛德和阿爾,開口:

  「大哥哥們也來買火腿嗎?」

  「嗯,火腿有買啊,還有香腸,也有其他的肉。」愛德隨口應道。

  「你們是雙胞胎嗎?」

  「不是──我們長得不太像吧?」

  「也有長得不像的雙胞胎啊。」小女孩理直氣壯地回答,愛德被逗笑了。這時手腳俐落的店員已經提著包裝好的肉品出現在櫃台後,小女孩把錢往桌上一擱道了聲謝,對他們幾人揮手說再見,然後喊了她的狗一起跑出肉店。愛德也付了錢與阿爾一同離開,去買最後一樣清單上的物品:溫莉要的機油。

  「阿爾,你出了一身冷汗。」愛德說。

  「我知道。」阿爾以疲累的語氣回答。

  愛德很清楚阿爾想起了什麼,因為自己也是。但是覺得心驚的原因與其說是因為想起被合成然後殺死的妮娜以及亞歷山大,不如說是那一瞬間以為他們已恢復原狀的想法更使人覺得恐懼。

  就像是被提醒了自己的無力以及耽溺安逸的軟弱。

  於是他們都沒有再開口,默默地完成了採買的工作,回到洛克貝爾家。

  阿爾覺得,再次踏上旅程的原因似乎一瞬間變得很清晰很清晰。他有把握哥哥心裡也有著同樣的念頭。
其實如果可以,他想要過著平穩的生活,這點和哥哥有所不同。但是也正因為阿爾的軟心腸,想要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於是會選擇踏上旅程,尋求改變的可能性。

  平穩的生活,就等完成目標後再來過好了。阿爾像是要為自己打氣那樣笑了笑。

  *

  天氣很晴朗,但是帶著微微的涼意。比拿可奶奶沏了熱茶,四個人圍在桌邊,電懶洋洋地趴在奶奶腳下,連眼睛都閉上了。剛出爐的蘋果派冒著蒸騰的熱氣,香氣四溢。溫莉一邊用帶著鈍鋸齒的麵包刀切開派,一邊聽著愛德與阿爾談論出遠門的事。

  雖然覺得有些無奈,但這對兄弟就是這樣的個性,彷彿註定了要四處漂泊一樣。因為鍊金術師眼光所望向的是真理吧,於是不會安分地待在同一個地方,在滿足之前都會不斷尋求知識。嘛,這樣也好,不去追求一些野心的男人就太無趣了。

  「……果然還是該去清國吧。」愛德用叉子叉起派,咬了一口。「鍊丹術既然用在醫學上,那麼對於生物和人體的理解一定有獨特之處。」

  「我也覺得清國是一定要去的。」阿爾吹了吹有些燙口的蘋果派,「可是,兩個人一起好像有些浪費時間,不如我們分頭旅行吧。」

  愛德睜大了眼睛很是驚訝,阿爾慢條斯理地嚼著口中的派,吞下去後才開口:「我去清國,哥哥你往西方。反正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呀。」

  「阿爾──你居然想拋下我,我哪裡對不起你了嗎?」愛德誇張地說道,阿爾和奶奶噗哧一聲笑了。溫莉用麵包刀的柄敲在愛德的頭上,說:

  「笨蛋!阿爾是心疼你越過沙漠會很辛苦吧!」

  「痛啊,別拿處理食物的東西打人啦!」愛德用手護住頭,「阿爾,真的是這樣嗎?」

  「被溫莉看穿了。」阿爾溫和地笑著,女孩子真是敏銳呢。「不過算是原因之一吧。這個世界這麼廣大,我們兩人的能力有限,必須要盡量多去一些地方才行。」

  「嗯……不得不說很有道理。」愛德碎唸著。「啊──那就來研究一下西方有哪些國家跟城市值得去吧!」

  比拿可奶奶咬著菸斗,用手支著臉,從老花鏡片後瞇著眼看這兩個猶如她孫子一樣的男孩。

  「多去看看世界總是好的。」奶奶微笑道。「你們不是有想完成的目標嗎?那就為之努力吧。」

  「我們不會空手回來的,奶奶。」阿爾說。

  「你們決定好什麼時候出發的話,記得告訴我啊。」溫莉將臉轉向愛德:「在你出遠門之前,我會再進行一次機械鎧的調整跟更新。」

  「謝謝啦。」愛德難得老實地回應。

  接下來的話題都圍繞在旅行上,到後來幾乎要變成在討論觀光景點了,奶奶感嘆著訴說年輕時想去而沒去成的地方,溫莉則是不斷以機械鎧技師的角度在評斷每一個城鎮。蘋果派很快被掃光了,配上濃茶正好解膩。阿爾發現愛德在談話的空檔不時欲言又止地看向自己,他挑起雙眉以眼神詢問,但愛德終究沒有說出口。

  收拾完下午茶的杯皿,溫莉紮上頭巾又埋首於工作了。奶奶在一旁觀看溫莉的工作情形,電則自行跑出去散步。兄弟倆窩回了寢室,打算翻找和西方國家鍊金術相關的資料。但阿爾發現哥哥有些心不在焉,闔上了書本問道:

  「哥哥,你有話要跟我說嗎?」

  「呃──其實不是很重要啦。」愛德說。阿爾覺得更疑惑了,哥哥極少這樣吞吞吐吐,除非是談到女孩子跟戀愛的話題。有什麼話不能直爽地對我說呢?

  「可是你想講吧,就說吧。」阿爾有耐心地說。

  「嗯,就是啊,你之前是不是說過那個……」愛德不自覺地把手叉上腰,好像這樣可以讓自己有氣勢一點,但目光卻沒有直視阿爾,「說只要和我一起,去哪裡都沒關係之類的。」

  「哦。」忍不住莞爾,對哥哥來說提這個很害臊吧,同時阿爾也沒想到愛德會這麼在意自己說的這句話。

  「所以你是想問我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變得不在乎你了嗎?」阿爾憋著笑意,故意用了尖銳的說法。

  「才不是呢!我只是想說,你不用為了顧慮我要橫越沙漠而違背自己的心意啦!」

  就如阿爾預料地一樣,愛德一急就把心裡想的東西一口氣說了出來。他忍不住笑出聲,到底是哥哥太單純,還是自己太了解他?愛德看弟弟居然大笑了,臉上一熱,有些惱怒地辯解道:

  「你笑什麼啦!你這傢伙老是為了考慮別人而做一些委屈自己的事情,我當然會這麼想啊!你知道你這種個性害我常常為你擔心嗎?」愛德越說越氣,不由得想起阿爾用自己的靈魂換回哥哥手臂的事情。尤其阿爾每次都是那樣坦然且毫無怨懟地做出這些選擇,好像他真的不在乎自己是否會因此犧牲。現在提起阿爾的這種性格,他居然還是笑得很開心,一點反省的意思也沒有,這讓愛德很是氣惱。

  「你再笑我要揍人了喔!」

  「抱歉、抱歉,讓你為我擔心。」阿爾止住笑,可是嘴角還是有著藏不住的笑意。「我一點也不委屈啊,是和哥哥一起去沒錯,就在這裡。」阿爾用拇指戳了戳自己的心口。

  他愉快地看見哥哥臉上泛起明顯的紅暈。

  「……就說了變得很會哄人了啊,怎麼搞的。」愛德喃喃地說,「看來不用擔心你一個人會吃虧了嘛。」

  「哥哥這樣愛操心,好像溫莉唷。」阿爾笑道。

  「胡說八道什麼啊!」愛德揚起拳頭,阿爾趕緊求饒。愛德放下手,有些不服氣地想著,怎麼覺得失落的好像反而是自己。雖然他們都不是孩子了,但分道揚鑣這種事,是在意料之外。

  先前的旅行,他已經很習慣知道夜裡有阿爾在看顧自己了。夜再深,也無須擔心,因為自己並不是孤身一人。但現在看來自己必須要比以前更堅強了。

  阿爾注意到哥哥望向低處的眼神,雙手搭上哥哥肩膀,兩雙金色的眼睛對望,阿爾輕輕說道:

  「剛剛說的話,並不是哄人的喔,哥哥。」阿爾垂下眼瞼,微捲的金黃睫毛小扇一樣蓋了下來。他伸出右手按上愛德鼓動著心音的胸口,「你問問自己就明白了。」

  阿爾的手落下來時,愛德幾乎屏住了呼吸,下一秒他就忍不住吻了阿爾。不只是輕啄,而是像阿爾那晚給過他的吻一樣,差別在於對方沒有推開他。

  *

  「阿爾不知道旅程還順利嗎?已經要冬天了,會不會很辛苦呢?」溫莉坐在矮凳上,絮絮叨叨地說著,手上的動作卻是絲毫不馬虎,調整著愛德的機械鎧。

  「不用擔心他啦,那傢伙沒問題的。」愛德坐在較高的椅子上,左腳下塞了另一張小凳,「別忘了他打架總是贏我,而且這次他還有保鑣耶。」

  在分頭打完招呼後,阿爾就先踏上了往東方的旅程,而愛德則是趕著在出發之前進行最後一次機械鎧的調整。因為這次要去的是跨越亞美斯多利斯的西方,溫莉希望機械鎧能保持在最佳狀態,讓愛德不必為了維修奔波。

  「你倒是很放得下心嘛。也是啦,比起阿爾你才是需要多注意的人吧。」溫莉翻揀著零件,尋找某個已經標上號碼的螺絲,「我會再提醒你保養的方式,給我好好記著!」

  「真囉唆耶,我已經裝了這麼多年的機械鎧,不會忘記怎麼保養的啦。」

  「你是根本沒有記住過吧,我幫你維修的頻率遠超過正常平均耶!像你之前那樣亂來的話,再精良的機械鎧都沒有辦法支撐的。」溫莉看愛德還是沒放在心上,斂眉正色道:「你以後要好好對待機械鎧,這個是阿爾的盔甲打造成的。」

  愛德挺起了腰,有些意外地望著青梅竹馬認真的臉孔。

  「咦,全部都是嗎?」

  「你別管那麼多,只要知道這是由曾經是阿爾的東西做成的,好好珍惜就好了。雖然不是每個零件,但是如果能讓你細心點,你要這麼想也可以。」溫莉戴著粗布手套的手滑過自己一手製作的作品,表情柔和起來:

  「就當作阿爾和你一起旅行吧。」

  愛德忍不住咧開嘴笑了,溫莉果然還是有她貼心的一面。

  「太多此一舉了,阿爾本來就和我一起唷。」他笑著說,溫莉露出不解的表情,「但還是謝啦。非常謝謝妳,溫莉。」

  即使不太明白,但溫莉看愛德開心的模樣,也漾起了笑容答道:

  「不客氣。」

  調整完成後愛德站起身走了走檢視腳的狀況,看著門外的天色,涼涼的微風吹進屋內,他深深吸了口氣,覺得現在的他不管要到哪裡去都沒問題。


-End-


寫完嚕!(拉炮)可以來動手寫番外啦!

Pichorka

2 則留言:

  1. 結束了!好快!意外(?)的很溫馨。期待下一部作品。

    回覆刪除
  2. 是的結束了,因為我真的很不會寫長篇(掩面)。
    接下來應該就寫寫小短篇吧XD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