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ing Time〈三〉

Fate/Zero衍生小說,BL向,配對是綺禮x時臣。





  「喔呀綺禮,」男人從書本中抬起頭,眼鏡鏡片閃動了一下,「又見面了呢。」

  綺禮沒有回答,挺直身體沉默地看著對方。四周比他們上一次會面時明亮潔淨許多──應該說正因為過於窗明几淨而顯得不真實,像是把所有顏色都刷淡了一般。地點也改變了,自稱為聖杯意識的男子端正地坐在遠坂時臣書房內的椅上,瞇眼笑著,臉上戴著副很適合他、或者說適合遠坂時臣的眼鏡。細緻的金屬鍊從鏡框兩端垂掛下來,搖晃時在光線中一閃一閃。

  「……能不能別那麼叫我。」綺禮莫名覺得暈眩起來。男人攤開雙手。

  「因為我借用的是遠坂時臣的人格,所以不經意地就會這麼稱呼你呢,可愛的綺禮。」

  「夠了。」

  男人將指尖交叉起來,紅眼睛透過鏡片望著立在桌前的綺禮,嘴角帶起一抹狡獪的笑。

  「對於剛才的禮物,感到不滿意?」

  「誰都不會覺得滿意的吧。」綺禮以有些粗魯的聲調回應道。

  「真是奇怪,明明選擇了符合你希望的劇本不是嗎?」

  「那種事……」綺禮停頓了一下,「說到底那個真的可以稱為時臣師嗎?完全就是不同的東西吧?就好比你一樣,只是徒具有外表的假貨。既然你提到了劇本,難道一切不是由你捏造的嗎?我只不過是,經歷了一場逼真的幻覺罷了。」

  男人將雙手抬起,示意他停下。

  「並不是這樣的喔,我就為了你解說一下這整件事是怎麼運作的吧。從你最關心的部份說起,那個遠坂時臣的確是真的喔、無論名字是否相同,都是『同一存在的人物』。他是存在『另一個世界線』的遠坂時臣,綺禮有沒有聽說過平行世界呢?就是那樣的概念。如果把各個平行世界看作橫線,那麼『同一存在的人物』就是橫線之間縱向的關聯,只是在一般狀態這些縱向的聯繫是被隔開的,彼此無法感知存在。而我所做的事,僅僅是利用聖杯之力讓你的意識得以跳脫原本所處的世界線、也就是將特定的縱線連繫起來而已,除此之外並沒有去干涉什麼。

  所以說,不管我有沒有這麼做,在你剛剛所經歷的那個世界中,言峰綺禮與遠坂時臣都是以那個形式相遇的,而最後會以什麼方式收尾,你的想法也是眾多影響因素之一,既沒有特別被束縛住也沒有特別自由,這點不管在哪個時空都是一樣的喔,很令人安心吧?」

  男人身後的窗透進來明亮的光線,好像現在正是陽光充足的午後,然而綺禮記得實際上老師的書房並沒有西曬的問題。並且無論光線色調再怎麼溫暖,對方慘白的膚色還是給人屍體一般的印象。

  「那、為什麼偏偏是『那一個』世界線?在那樣的情況下相遇、根本不會有什麼和善的結局出現……」綺禮像是買到瑕疵品那樣帶著不滿說道。

  「我不是說了嗎,選擇哪一個『劇本』是根據你的希望。我覺得有某件事必須要澄清一下啊,不管是故事的開始或結局如何,決定權都在身上,請不要說得好像一切都是我害的好嗎?」男人抱怨著。「願望會如何實現,從一開始就是取決於本人喔,如果連你都不知道實現的方法我又怎麼會知道呢?事實上人類根本不會許下自己不知道該怎麼達成的願望,頂多是自己沒辦法達成的願望。而爭奪聖杯的意義就在於藉由強大的力量去實現原本做不到的事,只是這樣而已!在你向我質問『事情為什麼會這樣』以前,請先問問自己吧!」

  綺禮看著說得有些激動起來的男人,一時之間無法接話。男人深吸一口氣,然後推推眼鏡,恢復本來那有些造作的冷靜態度,並對綺禮業務性地笑了笑。

  「抱歉,有些急起來了呢,因為覺得被誤解了的緣故。總之,決定時臣是淫魔而綺禮是神父、而且你們從一開始就很想殺掉對方的,並不是我喔。綺禮的祈禱內容是『和遠坂時臣永遠在一起』,為了達成這個願望我讓綺禮能夠到別的世界線去,然後依照綺禮內心深處的希望,在無限多個平行時空中選出符合的。一切都很完美啊、不明白你為什麼還是不滿意呢。」

  「如果真的是由我來選擇,一開始就不會是那樣的相遇形式。你如果不是在說謊,那就是對我有什麼誤解。」綺禮不客氣地回答。

  依照剛才的「劇本」,綺禮所能想到的只有三個發展可能。

  第一是他殺死身為魅魔的遠坂時臣、就像他已經做了的那樣。第二是時臣在恢復力量的瞬間挖出神父的心臟、拍著翅膀離開。第三是他用鍊銬住對方,與無法理解人類情感的魅魔維持著不完全的性關係直到其中一方再也不願意忍受。

  不管哪一個都不是令人滿意的結果吧。

  「聖杯的意識」歪了歪頭,「我並沒有說謊。而至於誤解,我也覺得沒有,說不定是你對於自己有誤解吧?你是一個冀求童話式幸福美好結局的人嗎?你想像著你們共同生活、彼此瞭解、一起老死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請更仔細地祈禱吧,因為我所理解到的只不過是,你認為在一個沒有聖杯戰爭、遠坂時臣也不是魔術師的世界會得到你想要的。這也是為什麼我沒有選擇將遠坂時臣復活,因為你覺得這個時臣就算復活也沒辦法達成你的期望。」

  說著,男人揚起嘴角,笑容帶著惡意與嘲弄。

  「而且你要求一個『相像』的遠坂時臣,不也給你了嗎?可以感受到你的慾望卻無法瞭解和重視你的情感、對你表現出來的善意本質上是利益權衡的結果,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喔,現在你還要向我質疑『那個不是遠坂時臣』嗎?」

  隨著那與時臣聲音相似、但口吻卻毫不相同的話語流動,綺禮的眉頭漸漸扭緊。

  「時臣師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評斷的人。」綺禮以堅定的語氣說道。男人揚了揚右手,表示認同。

  「人類很複雜,有很多層面,不管怎麼理解透徹都會有出乎意料的時候。可是那個不重要,遠坂時臣實際上是怎麼樣的人並不重要。許願的是你,所以我所謂的相像就是『與言峰綺禮所理解的遠坂時臣相像』。而且就算你理解那個人有許多層面,其中有特定的部份對你而言格外鮮明於是在你的意識中放大了。這麼說吧,你明白他某程度上是真心地關愛你,但因為太在意他把你當棋子使用了,所以把他的關愛全部簡單地歸咎為利益交換的結果了。哎呀?好像有些說遠了,總之我認為那個遠坂時臣是為綺禮的願望量身打造的呀,但既然綺禮覺得不滿意、我們就按照一開始約定好的換一個吧。」男人從善如流地說道,彷彿接受退換貨的客服人員般無機的口吻使得綺禮覺得說不出地不愉快。但除了接受綺禮別無選擇,因為他渴切希望能有下一個機會。

  「換一個……是指再重複一次類似的事的意思嗎?」

  男人點頭。

  「同樣地,好好想清楚你要的到底是什麼喔。要是最後又來找我投訴,可是會讓人傷腦筋的啊。」

  「這次該不會又是浪費時間吧?」綺禮抿嘴。

  男人愣了愣,像是一瞬間沒有明白他的意思,接著笑起來。

  「不必擔心這個喔,我們現在在世界線以外,沒有所謂時間的規則,從你進到聖杯內側就是如此了。」

  一邊說著,男人以交疊的雙手抵在下巴上,充滿興味地看著綺禮。

  「而且剛才那個也不算浪費時間吧,我覺得非常有意思。你啊、就像是把錯都怪到遠坂時臣身上一般,無意識地選擇了那個世界呢。『惡魔與受到誘惑的神父』嗎?呼呼。」

  綺禮瞪了他一眼,但對方仍是輕鬆自若的態度。綺禮明白對這樣的存在抱持敵意並沒有用,真正值得他花費心思的是下一個回合該做出什麼選擇、也就是釐清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他是不會承認適才那段「經歷」中的時臣是和他所理解的相像的,應該說即便性格上確有相似之處,但兩人所處的地位及相處模式都相差太多,幾乎感受不到與現世的連結。

  他的確是還不夠理解自己。雖然在參與聖杯戰爭的過程中漸漸看清了自己以往不去正視的一面,但仍帶著一絲不確定感。而當牽扯上遠坂時臣,那連自己都無法整理、紛亂的感受更加強烈。

  要怎麼樣才能達到自己想要的結局。

  或者、反過來思考,為什麼最初無法達成理想的結局,然後把那些因素排除。

  綺禮不自覺握緊胸前垂掛的十字架,閉上眼睛。只要更用心祈禱就好了吧,是他從孩提時代就一直在做的事,不會再出錯的。

  這次、一定可以──

To be continued...



其實聖杯臣就是個類似Q比的東西啦(喂)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