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火焰之人〈楔子〉

Fate/Zero衍生小說。
連載,順利的話六月F/Z ONLY會成冊。
基本上算是時臣中心,但麻婆酒(言時)成分非常重。另外會有其他時臣相關CP出沒。
以原作小說為基礎,兼採動畫部分設定。但是私設定也很多,請注意一下。





  闃黑的工房僅有角落的蠟燭照明,父親的身形在微弱光芒下顯得比平常更有壓迫感。高大、成年男子的影子籠住年少的他,時臣站得筆直,望著父親藏在陰影中的面孔。雖然看得並不很明確,但他知道父親臉上的神情是如何嚴肅。

  「伸出你的左臂,時臣。」父親說,聲音平穩低沉。

  時臣左手輕握拳,舉至眼高,襯衫的袖口滑落,露出細細的手腕。手腕依然隱隱刺痛著,剛移植的、肉眼看不見的魔術刻印深埋在血肉之中,刮咬著尚未完全契合的神經。

  「催動魔力。」簡短的指示,意味著要發動什麼樣的魔術都可以。時臣明白父親的目的,集中精神,讓魔力奔騰在體內的魔術回路之中,疼痛與惡寒瞬間竄遍全身。很熟悉的感覺,時臣並沒有為此有一絲動搖,而是注視著自己的左腕,刻印發出炫目的冰藍光芒,劃在皮膚上猶如某種光榮的圖騰。

  這就是傳承予他的刻印──雖然僅有部分。在發動魔力帶來的肉體痛苦之中時臣感受到的是狂喜般的驕傲:自己正確實地、一步一步地成為遠坂家的傳人。每一道刻印都是先人費盡心血的成果,無比珍貴。他雙眼發亮,海藍的眼與刻印的光輝互相呼應。

  「好了。」父親這麼說,於是他停止魔力的驅動。刻印的光芒消失,手腕恢復到先前那毫無異狀的外表,只是依然發疼。

  「你親眼看見了自己所接受的刻印,我希望你明白自己繼承的是何等價值的東西。」

  「是的,父親。」

  「而你親口作出的選擇,也要好好記在心裡。」

  「我會的,父親。」

  「要記住──你所背負的是遠坂家的宿願。你要理解自身的使命,一刻都不能忘懷。」

  「我明白,父親。我身為下任遠坂當家,必不偏離魔術之道,必盡一切所能奪得聖杯。」

  時臣挺起胸膛,堅定地望著父親。自懂事以來便不曾質疑過的目標,在親口回答提問後更是確立了毫不動搖的方向。那雙繼承自遠坂家血統的藍色雙眼在跳動的燭光下閃閃發亮,映照著火的顏色。

  「必定貫徹遠坂之家名。先人之遺憾,就由我來親手撫平。」少年所允下的承諾,沉重得不像是他仍顯單薄的雙肩所能負起的。

  他與父親都十分清楚,鋪展在時臣眼前的是一條多麼艱辛的道路,但時臣對踏上這條路沒有絲毫遲疑。一直以來,他都是獨自舔盡辛酸,以加倍的努力彌補不足的天資,進行嚴苛的訓練。捨棄掉所有軟弱,將自己型塑成魔術師該有的樣子,因此那雙眼睛中有著與年齡不符的早熟。

  而忍受這些的理由很明確,遠坂家的榮耀不但要持續,還要由他推向高峰。

  必須要,得到歷代當家以血渴求的滿願機,然後尋獲「根源之渦」──

  為此,他將付出一切,無論對價相符與否。





To be continued...

每次更長篇都有「醜媳婦也要見公婆」的心情。真的不太會寫長文,總之努力堅持住。

Pichork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